谁违背了经济规律,谁将受到经济规律的严惩,这是铁律,任何人都不会例外,在经济规律面前,不会有中国特例。

中国上世纪50年代末期,曾有过大跃进运动,结果饿死3000万人;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最近几年又开始了新的经济大跃进运动,与50年代的大跃进相比,共同特点都是违背经济规律。

50年代大跃进的口号是“赶英超美”,如今新大跃进的口号不再是“赶英”,而是“超美”,要在短期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实现中国梦。

在这一口号激励下,同时也是在经济危机来临之际,妄图通过人为的举措而不是深化改革来摆脱危机,在最近几年,发动了如下经济大跃进:

1.。高铁不仅要遍布全国,而且要走出世界,南穿越东南亚,与新加坡接通;北穿过西伯利亚,与莫斯科连接;西穿越诸斯坦国家,与西欧相连。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抉择,高铁成本高效率低。实践证明,短途交通来说,自家车比铁路更方便,长途交通而言,飞机比铁路更快捷。国内的高铁大部分亏损,如何能走出国内?

2.地铁大跃进。本来受到严格管控的城市地铁,在经济危机面前,被彻底放开,成了拉动国家GDP的利器。地铁也成了各个城市首长拉动GDP,提高政绩,带动房价上涨的工具。至于地铁建成后,收益如何,是否严重亏损,无人考虑。

3. 一带一路大跃进。所谓的一带一路,不过是赔本赚吆喝的买卖,为了能把国内滞销的基建出口,为了出口高铁,也是拼了,不惜一切代价。一带一路,所经过的地区 大多为经济落后政治极不稳定地区,一带一路投资效益低,资金回收周期长,风险却极大,搞这样的项目,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

4.人 民币国际化大跃进。一个国家的货币国际化,是有条件的,而不是无条件的。货币国际化的第一个条件是该国货币发行体制能独立于政府,而且发行与监管体制透明 化;第二个条件是独立的司法体制与健全的金融体制;第三个条件是强大的经济实力,这个实力不是靠出卖血汗与污染环境,而是靠高科技与发达的教育体制。

中国的人民币国际化条件根本就不成熟,属于一厢情愿的中国梦,除了在国际上被人当成凯子耍,收获不了什么,因为世界上没人是傻子。

5. 新京津冀一体化大跃进。北京的最大问题是,这么一个靠近沙漠的干旱地区,根本不适合作为中国的首都。而中国的政治体制又决定了,作为首都的北京掌握着最多 的资源。结果,最多只能承载1000万人口的北京,承载了超过2000万的人口。造成的恶果是交通拥堵,空气污染严重,生存环境恶化。

最 好的解决方案是迁都,这是顺应自然规律与经济规律的最佳选择。然而,肉食者们却搞出一个新京津冀一体化大跃进方案,妄图通过该地区经济发展的均等化,来分 散北京的人口压力。最终结果将是,不但北京的人口没有疏散,整个新京津冀地区将吸引全国更多的人口加入,加剧严重干旱的该地区人与自然的紧张关系。

6.股市大跃进。在经济基本面每况愈下的情况下,居然想通过人为制造股市牛市来为经济贴金,就像一个丑极了的老女人,通过化浓妆抹重粉来掩饰自己的老丑,结果只能是,一笑就掉粉。

在经济危机面前,有人妄图另辟捷径,妄想通过人为的经济大跃进,来扭转颓势,并且顺势超越美国。结果,汇率贬值,宣告人民币国际化的梦想破灭;股市泡沫破灭,股市牛市大跃进也宣告失败;一带一路,新京津冀一体化,都成了纸上谈兵;国外出口高铁,也遇到严重挫折。

总之,中国的新经济大跃进已宣告彻底失败,没人能逆经济规律而行。中国除了政治体制改革以外,经济已经是别无出路。任何脱离实际违背经济规律的幻想,各种梦,最终都将破灭。

大潮退去,方知谁在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