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慰年:李嘉诚“跑路” 守住资本的战略高度

香港地产商李嘉诚,是中国地产“跑路党”的带头大哥。2013年7月,李嘉诚高调宣布出售广州百佳连锁超市;2014年11月10日,李嘉诚抛售39亿元重庆大都会。在短短一年多时间,李嘉诚成功套现超过700亿港元。于此同时,李嘉诚次子李泽楷也于2014年4月8日,以9.28亿美元(约72亿人民币)售出旗下的盈大地产的北京盈科中心,李嘉诚在大陆房地产泡沫最顶峰退出大陆市场。李嘉诚撤离中国大陆楼市后,大陆的房地产就开始走下坡。

民间有一种说法,说超人李嘉诚,是把握风声的能人,他集中抛售香港和大陆数百亿资产,是因为他“看空中国”,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彻底失望。中国财经网站《金融界》曾就李嘉诚抛售内陆资产作为话题,讨论“首富李嘉诚为何变心”?认为“除中国经济下滑、房地产泡沫将崩盘等因素外,李嘉诚作为商人一向政治嗅觉敏锐,内地的政商环境急剧恶化亦是他‘出走’的重要原因。”

针对李嘉诚“跑路”,9月12日,“瞭望智库”也刊发了一篇题为“别让李嘉诚跑了”文章。文章指责李嘉诚“不顾念官方此前对其在基础设施、港口、地产等领域的大力扶持,在中国经济遭遇危机的敏感时刻,不停抛售,造成悲观情绪在部分群体中蔓延,其道义的高点,已经失守。”又说,“在中国,地产行业与权力走的很近,没有权力资源,是无法做地产生意的。由此,地产的财富,并非完全来自彻底的市场经济。恐怕不宜想走就走。” “瞭望智库”这篇文章点醒那些对中国经济“半国家主义“性质还没有清醒认识的外来投资者。到中国投资,不是想走就走得掉的。

很多投资者,看清了中国经济的本质,并不准备在中国扎根。他们甚至在李嘉诚从中国撤资之前,就把资金从中国转移到更安全和回报跟更高的地方。这是资本逐利的本性使然。美国华盛顿全球金融诚信组织( GFI ) 的一份报告指出,从2000年至2011年的11年间,从中国逃出去的资金3.8万亿美元。3.8万亿美元是现在中国在外国的外汇储备的全部。

学者程木兰曾在《中国地产投资涌向海外,宅房项目飙增80%》一文中引论了一系列投资海外的数据:仅就房地产而言,2014年中国房地产商往海外投放的资金异常暴增。第一季中国房地产商海外住宅房和商业地产市场总投资额较去年暴增25%,至21亿美元;其中住宅房开发项目支出飙升至11亿美元,较去年同期暴增80%!商业地产投资今年恐破百亿美元。投资地以美国、英国、澳洲为主。

中国企业家到海外个人购买房屋或投资移民的就更多。在投资移民中美国投资移民中国人占绝大多数。显然,中国也遇到开放的经济制度与封闭的政治制度的死结。如果这个死结不打开,在开放移民和旅行的今天,资本家中产阶层都可以用脚投票。不光中国的资金会大量外流,随着资金外流,一批商业精英、知识精英也会流失。

美国福布斯网站报道,美国国务院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3年,美国发给中国人的EB-5投资签证达6895人,占该项目总数的80%。2011年,获得美国EB-5投资签证的中国人不足2500人。2年之间,增加了3倍的比率。

贝恩公司和招商银行的研究报告则发现,中国有27%的富人已经移民,另有47%的人正在考虑移民。超级富人高达74%的移民比例,真是一个惊人的世界纪录。从中国富豪用脚投票,可以看到中国富豪们对社会的信心与中国的经济增长成反比。离开中国的富豪,都是人中精英。这些人尚且要逃离中国,看来他们对所谓的“”并不感兴趣。

胡润2013全球富豪榜显示,中国10亿美元的超级富豪数量达到212人,美国为211人。中国超越了美国,成为全球富豪最多的国家。看到中国的富人富的流油,国际投资机构和一些国家把眼光瞄准这些富人。为了吸引中国人投资美国,美国移民局给予在美国一般地区投资100万美元或在高失业率的农村地区投资50万美元的外国人移民身份。越来越多富有的中国人选择生活在美国。中国富人移民数量,连俄罗斯或者中东国家也望尘莫及。2014年6月6日《胡润中国投资移民白皮书》发布称:2013年已经移民、正在申请移民和正考虑移民的富豪比例加起来,比2012年上升了6.7%达到64%。

大量财富涌入美国,中国富人正在前仆后继地走向移民的道路。学者冯相军曾在文章“美国那么“坏”,富人为何趋之若鹜?”里面抛出了这样一个疑问?回答这个问题,要回到中国近40年甚至改革开放的历史中寻找答案。

今天中国“崛起”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历史的必然延续。造成中国“崛起”的改革,是文革的继续 —-“改革”和“文革”,是一个硬币的两面。用这个视角看文革,可以称之为“改革前时代”;同样,用这个视角看改革,你也可以称今天为“文革后时代”。文革并没有结束,文革一直延续到今天。只不过换了一套戏服,经过御用文人化妆,又重新粉末登场。后文革时代,在文革的制度架构中,唱出不同内容的剧目,但曲调没有变化。这种思路也表现在对国际资本在中国进出的态度。

从1978年至今,是“半国家主义半资本主义时代”。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也分为四个阶段。1978-1988的头一个10年,是把资本主义嫁接到计划经济模式形成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试验阶段;1988-1998,第二个10年是探索半国家主义半资本主义阶段;1998-2008,第三个10年,是半国家主义半资本主义形成的阶段;2008以后,是国家主义复辟的阶段。国家主义复辟,中国试图回到国有经济占主导的改革开放前的经济形态,民营企业和资本的外逃,“跑路”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发生的。

一段时间,中国经济运作介于国家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充分发挥了两种制度的劣势。国家为主导的经济把国民财富集中到国家手上,造成“国富民穷”;资本主义则充分发掘了利用民众的财富欲望,通过破坏环境和掠夺资源发展经济。有人认为,中国经济发展依赖以下四个条件:1,巨大的环境代价。当政者鼠目寸光与和经济行为者的不择手段, 对生态环境严重破坏、对自然资源杀鸡取卵、为子孙后代欠下不可收拾的隐型债务;2,技术上拿来山寨。从农业经济进化到工业经济再进入信息经济,两步并作一步,在技术上、Know-how上不是搭别人便车,就是抄袭剽窃山寨,甚至动用国家军情机构某取商业利益;3,低人权红利。从早期的日本无息或低息贷款和潮水般涌入的港资、台资,到后期的大跨国公司和华尔街的积极介入,大数额的外资乘以超廉价的劳动力和工会的缺位。4,模糊的数字管理。层层加水吹出来的连总理都不信的虚假数字和巨大的房地产泡沫,构成“”的虚幻境况。

目前中国经济的泡沫已经开始破裂。中国大陆经济正面临史上最艰难的如何应对房地产泡沫和金融泡沫破裂,实行经济转型的“执行问题”。房地产泡沫一旦戳破,以房地产为经济发展的成长趋势会急剧下滑。这种趋势,早被一些聪明的地产商看出,并付诸逃离中国地产的行动。许多人看到中国房地产泡沫,越吹越大,迟早要破,为了防患于未然,到海外买房保值;先知先觉者们看到了泡沫破裂的异像,开始外逃,是资本的本性使然。李嘉诚“跑路”,其道义的高点,是否失守,并不重要,守住资本的战略高度,是成功的资本家的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