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说新语│红朝见闻录(一)(二)

撰稿│费卫东

【安南是湖州人】

1.乡帮文化,地方宣传部门都弄成“乡愿”文化。前几年当地有一行走宣传部门文化红人,能把什么名人都能和湖州扯上关系:香港特首董建华是湖州人,说是外婆的外婆南浔出生;澳门特首何厚铧是湖州人,小时候奶妈是双林人;最后竟然又考据出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祖上也是湖州人,世居菱湖安澜桥堍云云。

【时差还没倒过来】

2.昔年一茶友,有一阵每次茶罢都要说:“好困,先走了。最近出了趟国,时差还没倒过来。”如是者半年余。有一次临散场又复述前言,座中另一友说:“你就跟单位同事去了趟济洲岛,哪有时差半年没倒过来的?”举座哄然……昨夜打车路过南山路,见美院门口的大屏幕仍在滚动播放很久前许江院长和朱军在CCTV谈“艺术人生”,遂想起这件旧事。

【二十八日别找我】

3.文人好以性甘淡泊不求闻达自相标榜,其实最是瞎三话四。某年我市新来一书记,拟邀各界人士开一座谈会,某文士幸在被邀之列。接通知后,四处电话各种多年不联系友朋,云“二十八日千万不要找我”。问其故,答曰:“我等村野山夫,平时惟以读书为乐,性惟求静。最近新来书记也真够烦的,一定要请我二十八日去吃饭。”

【邑人谭建丞】

4.因为认知的差异,书画的真假,从笔墨角度其实很难与多数人讲清楚。一老板,高价买得一张我乡前辈画人谭澄园先生红衣达摩图,张之办公室。告之曰:“假!”问:“为什么?”答曰,此画落款“邑人谭建丞敬绘”,邑人者,同乡之谓也;达摩印度人,绘者中国人,岂能以邑人相称耶?遂信。盖此画原从当地一寺院描摹而来,制假者略去了“道场山万寿禅寺供养”上款。

【八雄装八雌装】

5.十年前,朋友在太湖庙港租数百亩水面养蟹。我先期为其设计一包装盒,分为“八雄装”和“八雌装”两种,盒子统一印“湖蟹社会”四大字。未几遭工商部门警告,言影射“八荣八耻”和“和谐社会”。只好将印好的盒子拆开,贴满蟹塘边看蟹人小屋,成庙港渔村一道风景。

【社会学名著《夜航船》】

6.日前被叫去一饭局。一社会学硕士经济学博士的学者型官员被延在首座,听其谈郎咸平,吴晓波经济学,中国政治之必须向威权政治转型,美国和西方制度的缺失,社会主义制度如何集中力量办大事,量子佛学,易经的当代科学,洋洋二小时。忍不住问:“张岱的社会学名著《夜航船》看过吗?”答:“没有。”那好,我就先伸伸脚,开溜……

【长林丰草】

7.一体制内旧识,退休已七八年,今年搬到一依山邻水、环境佳胜之小区。蒙屡邀喝茶,盛情不可却,得暇往访。见其园中居中置一大石,刻“长林丰草”四字,顿觉哑然,盖此四字后还有“禽兽所居”一句。犹豫良久,还是不好意思当面说穿。

——————————————

【组织的规矩】

1.下午路过一国有商场,见四五个人正在为商品质量问题投诉,主管态度极差,讲话也前后矛盾,把投诉者惹得几欲动拳脚。我实在看不过,指着主管办公桌上的“党员示范岗”牌子对投诉者说:“原谅他吧!这个是组织的规矩。”众人也算拎得淸,遂散去。

【还记得与早忘了】

2.二十八年前那局棋,聂卫平还清晰记得,武宫正树说他全忘了,而且早忘了。聂卫平对武宫说,那盘棋他赢了,邓小平请他吃饭,因此邓也知道有个日本棋手叫武宫正树。三十年过去,中国围棋在技术上可能已经超越了日本,但在境界上似乎又远远落后于日本。我们的国手,内心还没有挣脱“弄臣”的范畴。

【污衣帮与净衣帮】

3.把那些朋友戏分为两类:“净衣帮”受教育程度高,生活优越,认知不凡,是思想启蒙的主要力量,然自视亦高,普遍很自恋,天性懦弱,执行力极差;“污衣帮”就是行动派,生活在社会底层,行事决绝勇敢,动辄呼群抱团,惜认知常出问题,有司也多视其为乌合之众。这两类朋友,近期都不会对中国社会的变革起决定作用,我到是觉得,还是那些今天让股市暴跌暴涨,明天又强拆十字架的人,才是推动中国社会变革的最大力量。

【褪鸭毛】

4.《聊斋志异》有一个故事,说一无赖偷吃了邻翁养的鸭子,结果第二天长了一身鸭毛,奇痒难忍。梦中有人告诉他,这是对他偷鸭的惩罚,需要让失主痛骂一顿才能痊愈。天亮去找邻翁骂,邻翁开始不肯,认为骂人丧德,无奈只得以实情相告,老翁才肯骂一通,鸭毛果然褪去了。蒲松龄说这是“为善有术,是以骂行其慈者”。今天看到朋友圈这么多长鸭毛的把头像换成国旗,我也痛骂一通,看看明天他们身上的鸭毛褪了还是不褪。

【和尚作诗】

5.南京水月庵和尚镜澄能作诗,自己并不当回事。一位嘉兴叫吴淡川的朋友,把镜澄的诗给大文豪袁随园先生看,袁先生极欣赏之。吴淡川便对镜澄和尚说:“你可以趁此机会去拜访下随园先生。”镜澄说:“和尚自作诗不求先生知,先生自爱和尚诗并不一定喜欢和尚。”就这样拒绝了一番美意。这是《两般秋雨盦随笔》中记的一个故事,如此懂经的和尚,现在是没有了。

【翻脸】

6.“九·一三”那年,我十三岁。一天傍晚,一位大我几岁的邻居哥哥把我们几个带到远离村子的一处桑园内,偷偷跟我们讲林副统帅要害伟大领导不成,坐飞机摔死了。当时年纪小,也不明什么所以。几十年过去,发现一个规律:红朝庙堂之上,凡亲密战友,没有不翻脸的。毛刘如此,毛林如此,连薄王也如此。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将来也一定如此。

【附缸之蛆】

7.“迎奥运、反X独书法展”,“纪念建X多少周年书法展”,“祝贺XX届X中全会胜利闭幕书法展”,“X主席引用古代名言书法展”……热衷于策划这种展览的人,连“自干五”也称不上,只能算是一条附缸之蛆。他们离不开那个赖以生存的粪缸,对粪缸充满了深深的感情。

【垂死一击】

8.今天朋友圈被刷屏的画商和范扬的官司,从原告代理人吴法天的起诉书看,更像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炒作。这个画商能把范扬的画从六千一平尺炒到十余万一平尺,炒作手法自非泛泛。如今经济下行,上下肃贪,非但再吹大这个泡泡不易,一半价格出货也是至难。不惜出此奇招,作垂死一击。三十余年中国画坛,范氏叔侄技艺上虽不入流,但市场炒作绝对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