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2015,10,27)
五角大楼作出美军在24小时入侵我领海的决定时,我正在五中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半小时后,解放军卫星雷达发现美军一艘名叫拉森号的宙斯盾舰正驶入我南海人工岛礁周边12海哩内。解放军总参谋部马上向我报告,请求下达攻击命令。

我担心出事,把自毛主席开始下的一盘大棋毁了,急忙离开五中全会会场,赶赴中央军委总参谋部召开临时紧急会议。李克强等六常委关心询问,要不要一起讨论?我说军事方面你们是外行,少给我添堵已经谢天谢地了。张德江刘云山不买账,说党指挥枪。我说我代表党去指挥,够资格吧。他们只好无语问苍天,垂泪悼江湖。

来到总参谋部马上开会。

新任军委副主席刘源急于立功,说打他娘的。我说他娘在美国本土,用什么打,海浪二号潜射导弹?再说,他儿子犯我领海与他娘有啥关系,你干嘛打他娘?第三,他儿子打不打,是只打他娘不打儿子,还是儿子和他娘一起打?刘源低头不语。

军委参谋张召忠提议,渔船包围。放他进来不让他走。我说留他吃饭怎的?还有军舰要油。咱还要管他吃油。张召忠涨红了脸赶紧摆弄衣角。

另一参谋罗援献计,化悲痛为力量,把悲剧唱成喜剧。我问怎么唱法?没想到罗张口就唱:若是那美舰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我问,啥时解放军配备猎枪了?罗援说可以赶紧造。我说有猎枪之后开不开火?罗援说开火,为什么不开?反正打不到。我夸奖罗援,此计甚妙。对老百姓有交代,咱们动手了。对解放军也有交代,咱开火了。对美军也有交代,自由航行不受侵犯。

我征求意见说,罗援将军的战略计划,各位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刘源见罗援立功于心不甘,要鸡蛋里挑骨头。他问罗援,要是猎枪造好了,发给海军还是陆军还是空军?罗援支支吾吾答不上来。我替罗援解围道:发给海军,舰对舰猎枪;发给空军,空对舰猎枪;发给陆军,岸对舰猎枪。遇见我这个军事天才,刘源没招了。

张召忠插一杠子。他问罗援,等猎枪造好,他美舰早就溜了。他会等着你造猎枪,造完猎枪从海陆空三方面同时开火?你傻啊!罗援又支支吾吾。我二度拍马解围。我说,我与美国总统奥巴马有热线,猎枪造好后,先演习几次,等条件成熟的时候,我打电话给奥总,请他帮帮忙,派军舰再来一次。张召忠无话可说。

没想到把罗援搞兴奋了。

他激动地向我请求道:“请习总好人做到底。”

我被搞糊涂了:“你还想干嘛?”

他喜形于色道:“请奥总派一艘航母过来。”

我被气死了。

我调侃道:“这个么,动静有点大。不过根据我与奥巴马的交情不是不可能。只是费用可能要我方负担。”

罗援高兴得跳起来了。

另一位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一直忍着,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报告习主席,我还没说话。”

我安慰道:“你请。”

范长龙道:“美舰犯我领海好比小三怀孕,到底打不打?打有打的问题,不打有不打的问题。”

我感觉奇怪,怎么和小三怀孕联系起来。

范长龙继续讲道:“打,有违人道。毕竟与生命有关。不打,今后怎么办?两难啊!”

最后我决定,造猎枪。同时指示中宣部在所有媒体上反复播放丽媛版《一条大河波浪宽》。顷刻间,“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的歌声响彻五湖四海,回荡神州大地。

102715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