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等国媒体近日报道了一对中国“被关押维权律师夫妇”之子的离奇遭遇。那些报道称,男孩名叫包卓轩,年仅16岁,其父母包龙军、王宇已被关押3个多月,包卓轩遭受牵连,被持续骚扰、恐吓,护照被没收,原定赴澳大利亚留学计划无法继续。

接下来的故事是,男孩在两名维权人士的护送下从云南越境进入缅北,试图从那里取道泰国,由1989年出逃人士周锋锁负责接应,再去美国旧金山。然而该男孩和护送人10月6日在勐拉一家宾馆被缅甸警方带走,此后下落不明。

在香港的一些人已经联署要求中国政府调查并确认3人在缅甸的失踪状况,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同时保障包卓轩作为未成年人享有的一切合法权益。

然而外媒的所有报道都主要来自周锋锁的单方面描述,他提供的情节多少有点像好莱坞拍的大片。目前缅甸政府表示不了解此事,于是香港和西方舆论又联想起出事地点是缅北“民地武”控制地区,那里同中国“关系密切”,接下来的情节似乎在自动生成。

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中国法律人士指出,16岁的孩子还是未成年人,受中国法律保护,在父母被依法关押后对这样的孩子进行骚扰和恐吓,严重违反法律。当这样的描述出自境外反中国政府人士的口时,其真实性尤其让人怀疑。

父母涉嫌犯罪,孩子应当保持自由,出国留学不受影响。如果中间有什么麻烦,今天的社会已有条件让孩子的亲属通过正当途径捍卫他的权益,关心孩子的社会维权力量也应首先做此选择。

很难理解境外的力量为何要直接把孩子带到缅北动荡地区,让他走这样的惊险一步。我们不了解细节,但从逻辑上说,可以认为孩子是被“骗”到缅北的,被作为成人政治的一个筹码。带孩子越境前往动荡地的合法性,孩子对事情的知情和自愿程度,都应受到高度质疑。

现在孩子和护送人“失踪”了,但他们的遭遇迅速走上西方媒体,在香港“维权界”引起震动,造成浓浓的悲情。我们不知道这种悲情是否是国外一些力量更希望要的。

除非负案在身、走正常出国途径会被扣押的人,普通中国人如今出国很容易,即使因为特殊原因一时出国受限,情况也会随时间而变化。包卓轩的父母虽然吃了官司,但这一问题看不出能对他出国留学构成决定性障碍。即使地方具体办案人员存在侵权,问题并非不能纠正。重要的是,如果这个孩子是你的亲人,你是会选择帮他争取正当出国权益,还是带他越境去一个兵荒马乱之地,像重犯一样外逃呢?

中国这些年抓了那么多贪官,舆论场从没听说一起他们的亲属越境取道动荡国家外逃的事情。今年司法部门依法拘押了若干名“”,马上就出了如此悲怆的未成年孩子外逃故事。这是不是挺蹊跷的?

缅北的那座宾馆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人们尚无从知道细节。但边界另一侧的中国正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它的真实法治面貌不会像上述故事所描述和隐喻的那样有理没处伸张。当一个人的正当权益被侵犯时,要坚决依法维权。司法侵权如今在中国社会里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当有人继续告诉你它是不受制约的吃人老虎时,那么很可能这是在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