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环球时报 | “孔子和平奖”并非中国主流社会之声

20151028012000859

津巴布韦总统发言人确认,穆加贝拒绝领受公信力不足、饱受争议的“”。

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9月底获中国一机构颁发的“孔子和平奖”,引起西方舆论的较大争议,中国国内也有很多人表达了不同意见。有津巴布韦媒体传出消息称,穆加贝的发言人北京时间26日表示,穆加贝不承认并拒绝领取该奖。到27日,津驻华使馆未能证实这一消息的真实性,但传闻已让颁发“孔子和平奖”的机构陷入尴尬。

“孔子和平奖”2010年设立,首次颁发给台湾政治家连战。2011年颁给普京,去年颁给古巴前领导人卡斯特罗。不难看出,获奖者大多是西方不喜欢的政治人物。2010年诺贝尔委员会将和平奖颁给在中国监狱服刑的刘晓波,“孔子和平奖”的价值取向迥异,给人印象深刻。

设立“孔子和平奖”与中国政府无关,这一点完全可以确定。它目前由在香港注册的“中国国际和平研究中心”评奖并颁发,实际是一些讨厌西方政治做派的文化人士在运作。第二届“孔子和平奖”举行发布会借用了文化部一下属机构的名义,致使该机构被取消,官方与该和平奖的切割态度十分明确。

至于“孔子和平奖”与中国社会是一种什么关系,可谓一言难尽。首先,抵触诺贝尔和平奖的政治倾向,这在中国很普遍。愿意看到有人搞出一个与之不同、甚至能与之抗衡的和平奖,在中国大概也有一部分人。但是也有很多人对此持现实主义的态度,认为搞一个有影响力的和平奖需要软实力的支持,而中国社会现在缺这个能力。

“孔子和平奖”迄今的运作应当说不算成功,今年的“穆加贝风波”增加了人们的这一感受。该奖不断受到严重争议,这对一个尚不成熟的奖项来说,总体上弊大于利。由于种种原因,该奖在中国主流社会中获得的认同度也不够高。

看来这个奖只能看成中国一批有鲜明价值观的人所做的尝试,如果一定要用大众性和小众性对照它的话,它显然更属于后者。

然而我们想说,小众性的东西未必就没有存在的权利。“孔子和平奖”代表了一部分中国人的想法和态度,它同时承受了包括来自主流社会内部的诸多质疑。它要延续下去,就需首先争取更多国人的支持,进而争取国际社会的更多认同,这会导致它的自我调整。

中国社会不能铁板板地只有一种声音,所有发声者都向着政府发言人看齐、“对表”。那不真实,会自绝社会的活力和弹性。只要不违反中国法律,不挑战中国根本政治制度,不与中国核心价值观成心作对,制造混乱,那些不太整齐、相对小众的声音就应有权利发出,参与到社会的大合唱中。

“孔子和平奖”有人喜欢,有人觉得它“不入流”,让它自己去承担众声喧哗带来的酸甜苦辣好了。国家没有义务为它的挫折埋单,主流社会也有权利与它保持距离,它就是它自己。在西方也有各种各样的奖项,它们未必都有西方主流社会的背景,但它们参与了对西方社会多元面貌的表现。

2015年10月27日, 10:56 上午
编辑: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