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在日记中评价林彪“幼稚可叹”,大约正是这种不耐烦情绪的自然流露。不过,蒋所不了解的是,在苏联的近四年时间里林获益匪浅,政治手腕已不同于一般将领。

据国民党的会谈记录,这次蒋林会谈,主要是林彪讲、蒋介石听

1942年秋,刚从苏联归国的林彪,曾赴重庆面见蒋介石。事后,蒋在日记中如此描述这次会谈的感受:“林彪奉其共党之命来见,幼稚可叹。”①那么,蒋、林这次谈话,究竟说了些什么呢?

林彪之所以前去见蒋,缘起于1942年8月蒋主动约毛泽东在西安相见,以解决两党关系。周恩来认为蒋此举虽然“在态度上还看不出有何恶意”,但“其目的不可测”,遂建议“毛泽东称病,以林彪为代表到西安见蒋介石”。②毛泽东虽然认为“我去见蒋有益无害”,一再主张“蒋到西安时,决先派林彪见蒋,然后我去见他”③,但最终还是以周恩来的意见为准,决定先让林见蒋,视蒋的态度“再定毛是否出来”。④不过,因陕北山洪暴发,道路中断,蒋9月份逗留西安期间,并未等到林彪。直到10月13日午后5时,蒋才在重庆曾家岩官邸见到林。

此次会谈,据林彪回忆,由张治中作陪,时长约为四十五分钟。具体谈话内容,国民党方面留存有近5000字的会谈记录,基本上是林彪在汇报,蒋介石发言仅三次。一次是见面即问:“汝此次来渝,毛润之先生有何意见转告余否?”其后是林彪长达近5000言的汇报。然后蒋再问:“汝在重庆尚有几日勾留?”林回答后,蒋又说:“在汝离渝以前,余再定期召汝谈话。”谈话至此结束,蒋的言辞不足50字。⑤

概略而言,据该会谈记录,林彪的汇报大致谈了这么几个主要问题:1、从国际格局分析抗战为何已经必胜。2、谈抗战胜利后“要建设何种之国家”。林的答案是:“无疑的,乃是要建设一三民主义之国家”,至于“苏俄式国家”,因“我国条件之不如人,时机尚未成熟”。3、两党合作,如何处理党义上的分歧。林谈到,“我党名称虽为共产党,实际即为救国之党”,“我党共产主义之目的,在救中国;与三民主义为救国主义,理论上毫无二致”。林还声称:“现在许多青年学生之要求加入共党,其根本动机,亦复如是(救国)。此辈皆系知识分子,并非无产阶级——中国现在尚无大规模之工厂,纯粹之无产阶级尚不多见——即不能以无产阶级革命党目之。”关于社会主义,林也请蒋介石不必担忧,理由是:第一,孙中山曾说过,“民生主义,即社会主义”;第二,中国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救国,没有发生社会革命的土壤,“倘在此时一味效仿苏联,实行共产主义,则必归于失败”。4、目前有发生内战的危险,为救国不能内战。其中,第三项是重点,所占篇幅过半。⑥

蒋评价林彪“幼稚”,其实林此时已深得“”精髓

据林彪事后给延安的报告,其见蒋时的谈话内容,事先得到过周恩来的指示。除上述四点外,林还向蒋剖白“我党拥蒋为民族领袖确是诚意”,要求蒋“彻底实行三停(停军事进攻、停政治进攻、停新闻压迫),并力求二编(编两个集团军)”,并请蒋“发点药品给我们”。蒋的回应是:1、统一团结问题,国民党也是有诚意的。2、“只要他一天活着,解决问题与问题解决后,总会更合乎公道的,不让我们吃亏的,他死了就管不了。中共是爱国的,有思想的,是国家的人才,国家是爱惜人才的,不会偏私的,一视同仁的。”3、答应发给药品。⑦蒋的这些回应,国民党方面的会议记录没有保存。

此外,据林说:“我在向蒋报告时,我提到新四军三字时,他即插言说:‘你们既然拥护政府、委员长,而又提新四军,在报纸上、文章中皆是新四军。承认新四军等于不承认政府。今后切勿再提新四军。’再提他是不听的。面红耳赤的唧唧说了这一遍。说完了才让我继续发言。他说我是他的学生,所以他才告诉我这话,他还未向别人说过此话。”⑧这些话,国民党的会议记录也没有保存。

见蒋后,林将详情向周恩来汇报。据周稍后给毛泽东的电报,“(一)林第一次见蒋即提毛甚愿见蒋,惟适患伤风未来,蒋即问毛好,未及其他。

(二)后隔三日张治中又约林与我往谈,张首先表示林对蒋谈话前数段甚好,蒋甚有兴趣听,后一段提到内战危险,蒋不能耐,数看手表……”⑨由此可知:1、林的级别不够,蒋林会谈,其大致情状,确如国民党的会议记录所呈现的那般,主要是蒋听林汇报,主动的意见不多,“未及其他”。2、据旁听的张治中反馈,蒋对林的汇报中的四个问题的前三个,“甚有兴趣听”,对涉及内战危险的第四个问题,则感到不耐烦。

蒋在日记中评价林彪“幼稚可叹”,大约正是这种不耐烦情绪的自然流露。不过,蒋所不了解的是,在苏联的近四年时间里林获益匪浅,政治手腕已不同于一般将领。皖南事变期间,林曾两次致信共产国际领导人季米特洛夫,就局势提出自己的判断和看法。这些判断和看法,极富洞见,而多被共产国际所采纳。林不但深入分析了导致事变发生的国、共两方面的因素(尤其重点分析了后者),且明确表示,倘若国共最终决裂,他也反对延安提出的“打倒国民政府”的口号,而主张用“打倒蒋介石”的口号,并主张保留八路军、新四军的“国民革命军”称号,保留“国民政府”的名义,以改组政府而不是推翻政府的方式,才能团结“民族统一战线”,彻底瓦解和消灭蒋介石的力量。⑩归国途中,林获周恩来激赞“在新疆、兰州、西安进行的统战活动‘影响极好’”(11),进而被周指定为代替毛泽东与蒋会晤的“先锋”,并非幸致。其对蒋所谈四点,其实深得“统一战线”运作的精髓。这次蒋、林会谈,也正是林彪军事生涯之外,政治生涯的开端。事实上,直到1943年7月返回延安,林一直在周的指示下,处于国共谈判的第一线。

ninja144577859519998

1942年,林彪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