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识网 | 为什么中国人会在马里恐怖袭击中遇害?

作者:刘敏

原载于《三联生活周刊》

高呼着“真主伟大”的恐怖分子们劫持了140名旅客和30名员工,其中有30名能背诵古兰经的人质被释放。有躲在房间内的中国旅客向媒体发送微信,告知已经立刻关灯关窗,并用床和桌子抵住门。走廊和房间内出现烟味儿,网络时断时续,前台电话无人接听,能听见清楚

马里至今是联合国公布的世界25个最贫穷国家之一,在一家国企工作的陈先生2014年被派到了马里工作,最早落脚是在首都巴马科。

Screen Shot 2015-11-21 at 下午7.08.38

“首都很落后,连国内的三线城市都不如,照明的电都缺乏,当地人全都住在土房子里面。” 陈先生的公司主营蔗糖,在马里雇佣当地人种植甘蔗后榨糖。当地劳动力价格低廉,每天只工作半天,工人日薪合人民币14元到20元不等。

马里的工业极其落后,例如全国棉花年产量达80万吨,但本国仅能加工2%,马里畜牧业发达,牲畜存栏量超过4000万头,但动物皮革却不能转化为皮鞋生产。几位采访对象都表示,中国在马里的投资,多多少少都戴着援建性质。近年来,中国已经是马里的主要出口国和进口国之一。据外交部网站,2012年中国与马里双边贸易额为6.2亿美元,已经超过了马里与其原来的殖民宗主国法国3.03亿欧元的双边贸易额。中国主要向马里出口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和茶叶,进口的是棉花、芝麻等农产品。

马里的杰内大清真寺是世界上最大的粘土建筑

  王先生是一家央企的员工,曾负责过公司对马里的业务,在王先生看来,相对于东非、南非,马里的中资企业并不算多。两国经贸更多的是基于几十年的传统友谊:”毕竟这里是周总理出访非洲十国中的一站,至今还有中国四五十年前援建的糖厂,纺织厂在运转。”基于这个原因,马里的民众普遍对中国人非常友好,日常生活中,当地华人很少担心自身的安全问题。

2011年前后,王先生多次到马里出短差,当时的马里政局还很稳定,“相对于中东地区,马里人算是温和派穆斯林,待人也很和善。”但北部的游牧民族图阿雷格人,始终与黑人存在龃龉,多年来一直在寻求独立。

在卡扎菲倒台后,很多跟随卡扎菲作战的图阿雷格人带着武器撤回了马里,2012年,北部的图阿雷格反叛分子武装叛乱,间接导致马里政变。图阿雷格人在北部宣称建立“阿扎瓦德独立国”,其中部分分支与博科圣地,基地组织合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012年底已经警告,马里北部“面临成为恐怖分子永久天堂的危险”。

陈先生来马里之前,就听说在2012年的政变中,自己的同事们集体从外地撤到了巴马科,”差点没回国”。战事最后是依靠法国部队彻底解围。当陈先生到马里时,巴马科基本上每个重要的路口,都一直会看到两三个马里的大兵驻守,北部地区零星的交火新闻已经屡见不鲜。

首都巴马科街头

  作为普通工作人员,陈先生出国前没有专门上过保险,也从来没想过这件事情。在马里,中国人越来越多,“有中铁、中建的员工,还有做零售生意、开酒店饭馆的都有,过来做色情行业的中国人也有。”几乎每年都有法国人在马里北部地区被绑架,但是中国人从来不是恐怖分子的目标。

王先生近年没有再来过马里,公司驻非洲的代表处承担了大部分的出差任务。王先生告诉我们,一般在危险的国家,欧美发达国家会让企业“通过自身安保力量,私人武装保卫,武装军事力量等形成全方位体系”,中国企业在伊拉克等国也会借鉴这种经验。

但是在马里,大家都没做什么特殊的准备。“可能最近不光是欧美,中国也没有发布什么恐怖袭击提示,这次事发太突然了。”

 清晨的枪声

丽笙酒店(Radisson)是巴马科最好的酒店,这是一个全球连锁的五星级酒店,酒店位于巴马科西部,许多马里政府机关部门也设在这里。很多中国企事业单位高管来马里出差,都会在这里下榻。丽笙酒店也是法国航空公司、土耳其航空公司的倒班宿舍,在11月20日这一天,酒店里至少住了14个国家的旅客。

丽笙酒店是巴马科最好的酒店

  当地时间约上午5点,7名手持AK47步枪的袭击者乘坐外交牌照车辆进入丽笙酒店,进门后开始扫射,幸存者看到,有的袭击者穿着蓝色裤子和衬衫,戴着棒球帽子,乍看上去并无特别。马里官方语言是法语,民众通用的是班巴拉语,但有恐怖分子互相用英语交谈,也许来自国外。

高呼着“真主伟大”的恐怖分子们劫持了140名旅客和30名员工,其中有30名能背诵古兰经的人质被释放。有躲在房间内的中国旅客向媒体发送微信,告知已经立刻关灯关窗,并用床和桌子抵住门。走廊和房间内出现烟味儿,网络时断时续,前台电话无人接听,能听见清楚的枪声。

马里本国军队和联合国维和部队很快强行攻入酒店,在首都的法国和美国特种部队也加入了搜捕。在经过激烈的交火之后,20日下午4时许,马里官方表示,巴马科市中心丽笙酒店人质劫持事件结束。

酒店内一角

  至少22人在酒店袭击事件中死亡。当天共有7名中国人在酒店入住,其中4人组建了微信群,互相知会避险情况,但有3人始终无法联络上。

在恐怖分子冲进酒店时,这三名中国人正在餐厅就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射杀身亡。同行的翻译迟到了一会儿,刚下电梯就看到大厅里有人端着枪,立即返回客房才躲过了一劫。

不幸遇难的三名中国人都来自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此行是与马里交通部洽谈合作项目。他们是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总经理周天想、中国铁建国际集团副总经理王选尚,和中国铁建国际集团西非公司总经理常学辉。

 “走出去”的风险

袭击事件发生后,恐怖组织“纳赛尔主义独立运动”在推特上发布消息宣称制造了这起袭击事件。该组织曾在马里多次发动恐怖袭击,今年3月7日曾在马里首都一家餐厅制造枪击事件,至少5人在枪击事件中死亡。

马里官员准备处理遇难者遗体

  诸多证据表明,这次袭击并非针对中国人,恐怖分子试图在外国游客聚集的酒店无差别袭击,以扩大事件影响。

三位遇害的中国员工,都是中国铁建国际集团的高管,常年在非洲工作: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总经理周天想,曾代表中土集团在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见证下签署俄罗斯铁路项目;中国铁建国际副总经理王选尚,在国内曾主动要求参加青藏铁路格建设,在海拔5010米的高原坚持工作过3年,负责郭安哥拉罗安达铁路的建设项目,受到过安哥拉政府部门的好评。中国铁建国际西非公司总经理常学辉,自2013年之后曾赴喀麦隆、刚果布、塞内加尔、多哥等多国非洲国家进行工程建设。

在网上很容易查到这三名中国高管的优秀事迹,克服非洲交通不稳定性,在饮食不适、生活单调的环境下,甚至感染疟疾后顶着40℃高烧坚持工作。同事评价他们“吃苦耐劳”、“工作能力极强”。

左一为中铁集团总经理周天想

  高管们所在的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成立于2013年,业务范围遍及亚洲、非洲、南美洲、大洋洲和中东欧等区域的多个国家和地区。周天想、王选尚、常学辉的工作轨迹,尤以非洲居多。

就像十几年前中兴、华为的海外战略一样,大量的中国国企正在“走出去”。王先生从事的正是相关的跨国投资工作,整个行业都在面对着海外投资的风险和安全问题:“我个人觉得,风险是在中国企业和中国人走向世界的过程中必然存在的,也是必定要承受的。往大了说,中国的复兴,离不开世界。往小了说,企业的发展离不开世界。西方人的大航海时代,广东福建人的下南洋,不都是历史上的例证吗?”

从当下的趋势看,未来中国海外投资的战线只会越拉越长。“可以看下中国企业的发展历程,国内竞争的压力,和海外业务的前景都使得企业更多的走向海外”王先生觉得,这造成不管是在亚非,还是在欧洲,凡是重大的公共安全事件,都可能会有中国人遭受损失。除了加强投入和保障,保证人员安全之外:“我们也希望大家对走出去的人有更多的理解,也有更多的尊重”。

2015年11月21日, 6:56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