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今天,北京开了一个会,这个会的阵容有点意思。

领衔的是:

中央网信办副主任(不久前从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任上调入中央);

姜军:中央网信办网络新闻信息传播局局长;

马利: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不久前从人民网董事长岗位转任)。

与会的阵容:

阿里巴巴、小米、滴滴出行、蚂蚁金服、乐视网、众筹网、今日头条、新华网、人民网、光明网、央广网、中国网、中国新闻网、中国日报网、中青在线、中国西藏网、中国台湾网、新浪、搜狐网、搜狐视频、网易、凤凰网、百度、爱奇艺、优酷网、中国广告协会、北京市网信办、无界传媒。

这些机构,调性很不搭!就好像,五岳剑派、少林、武当、丐帮、灵鹫宫、天龙寺、昆仑派、峨眉派,乃至桃花岛、侠客岛、古墓派……都来了。

把这几批人整到一起,到底要干什么?

答案还是网信办楼下那句习近平组长的批示——让网络空间清朗起来。

怎么清朗起来呢?“”。“”从哪里来呢?这就是问题。也是今天这个“互联网公益动员会”的问题起点。

会议希望正能量从公益来。局长姜军透露了一个数据:2014年中国慈善公益事业金额1000亿左右,但是网上募集资金不到10亿。这10亿还主要来自三大平台——新浪微公益、腾讯公益、支付宝、淘宝公益店,三者合计4.28亿元。“还有很大空间”(也就是说还做得远远不够)。

姜军说:互联网不但是信息集散地,也是知识集散地,也越来越多地成为商品和服务的集散地,同时,它也是大众情绪集散地,这其中,就有戾气、怨气。怎样平复呢?比如,可以通过公益活动,“让网民存善念、发善贴、行善事、助善行,有的国外的网站仅仅是转发一个善行的帖子就奖励,转发就会给予补贴。”

转发帖子就有补贴?不用出门、动动手指头就能赚钱?这种国外网站的做法,实在令我脑洞大开。

姜军说:

我们要打扶贫攻坚战,现在网民有多少呢?有6亿多,没有脱贫的人有七千多万,比例差不多是九个网民对一个穷人,我们希望理想的结果是:让九个网民来帮助一个穷人。我相信,这场攻坚战借助互联网的方式、互联网的技术,利用互联网的思维,能够打赢!一定能够如期实现全面小康的目标。

“七千万贫困人口怎样脱贫”这样级别的议题稍大,大家还是和我回到“转正能量帖子有补贴”这个议题上来。

我关注到了阿里巴巴集团公益开放平台总监张银生在会上的发言:

阿里巴巴就有一个项目——“天天正能量”,由阿里巴巴公益联合100多家媒体共同发起,成立于2013年7月。“已累计奖励正能量人物1200余人,发放正能量奖金1700多万元。天天正能量官方微博已聚拢了44万忠实粉丝,长期占据着新浪微博“公益账号影响力排行榜”榜首位置。随手转发传递善行、发现正能量线索随手@天天正能量,成为粉丝的网络习惯。

发放正能量奖金1700多万,“天天正能量”是个怎样的存在?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

上海有个网友发了一条微博:“一号线车厢里不知谁扔了满地西瓜。坐在我旁边的女士站起来,耐心地把西瓜一块块捡起来装进一个塑料袋里,然后把塑料袋扎起来放到角落。擦了擦手,站到了车厢门口去(原来的位子已经被人占了)。全车厢的人都一起目不转睛地看完了整个过程。不知别人怎么想,反正我脸红了。”“脸红”的网友还在微博上附了阿姨座位被占后倚在地铁扶手边的照片。“天天正能量”的编辑发现后随即在微博上发起了“寻找地铁阿姨”的活动,表示:“勿以善小而不为,求扩散寻找这位美丽阿姨!每转发一次我们就奖她一块钱,2万封顶! ”两天后,这条寻人的微博被转发了四万多次,开鞋店的陈阿姨最终被发现。“奖励”就是直接给钱。项目组马上联系陈阿姨,要其提供银行卡号,“陈阿姨根本不接受,说我就捡个西瓜皮,不要给我钱,也不接受媒体采访。”张银生说,还有的人在接到项目组电话时直接挂断,以为对方是骗子。“不相信,觉得凭什么给我送钱啊,还要我卡号身份证号。”

张银生:“‘天天正能量’的公益理念是马云提出来的。他认为现在负面新闻充斥媒体,很多真、善、美的东西报道不出来。但其实美好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就想用一种方法来唤醒人心中积极向善的一面。”

2014年,因为124亿的捐款额和国际视野的公益方式,马云成为了新一届的“中国首善”。马云宴请盖茨谈公益慈善的新闻也颇受瞩目。

而我关心的是:现在,这么多真金白银已经发出来了,什么时候,会有什么样的互联网创新,实现“转正能量帖子就能得到补贴”呢?

正如中央网信办副主任徐麟在会议的最后所说:“互联网公益的概念不应该是玄虚的,应该通过一个个鲜活的案例来引导我们。”

噢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