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多瑞剧本观察|全勇先:其实我们坚持自己就好了

“雁渡寒潭,怀柔论剑”创作峰会的探讨已经引起业内极大关注,不少公众媒体和业内新媒体都先后发布了本次会议的发言精华,本公众号作为会议发起者,将持续发布本次大会的全部发言完整版本,供大家体会原滋原味。

以下是编剧全勇先在会议上的发言:

(全勇先,著名编剧,主要作品包括《悬崖》《母亲》、《雪狼》、《岁月》等。)

因为我也不想重复大家的观点,我现在讲一讲我个人的困惑。

我自己在写作的时候,比如说现在想写一个现实题材,我写什么?怎么写?这个东西能不能写?我觉得这个挺关键。

有时候看法制时空,看一些新闻媒体报道的事件,它们鲜活,真实,充满了现实感,把这些事件改好了,都是具有这个时代鲜明烙印的好电视剧,它能揭示当下社会深刻的矛盾,展示我们当代人的喜怒哀乐,人生悲喜。

中国现在是个最复杂的时代,充满了各种对抗和冲突。但是你说这个东西能写吗?我们每个人真实的心态,道德和情感的危机,各种尖锐的社会矛盾。这样的东西能通过吗?

这些年来我们所谓的原创电视剧,一直在回避矛盾,一直在造假。大家迫不得已只能粉饰太平,写大家都不痛不痒的事,肤浅,庸俗,脑残,格调低下,三观不正,变成了主流。你尖锐一点,触碰禁忌,又面临生存危机。

我觉得大IP的兴起,跟原创萎缩是有一定关系的。我不知道大家如何,我自己有时候也没有坚持到底,有时候也在妥协和退让。我们恐惧戴着镣铐跳舞,在写作前就完成了精神上的自我阉割。这个有不得已的成份,也有我们自身的妥协有关。

现在面临的危机,可能不只是哪个环节的问题,是各个环节都有问题,从电视台、审片机构,创作者,一直到我们的观众、长时间积累了一些不好的东西。到现在形成了这样一个恶果。

就说前一段那些个抗日神剧来,大家为什么要去写?因为它省事,没有麻烦,不费脑子,没有风险。

可是现在你要真正的想一个抗日时期的那种非常真实的、震撼人心的作品。写真实的,悲壮的抗战,写我们这个民族蒙受的巨大耻辱和苦难,写抗联那些人,明知道是一场赢不了的战争,还在进行着顽强的抵抗,写这个国家大敌当前时,内部就先分裂的血淋淋的事实。写真实的人,写那些同是血肉之躯的军人,写他们的坚持,写他们内心的恐惧,写他们的困境,他们的绝望和抗争。你敢不敢玩真的?

可是这样写,通过起来是不是很麻烦?很吃力?很不讨巧?有的时候其实原创的萎缩,导致了这种不太正常的大IP概念的兴起?这中间,我们退让了多少,坚持了多少?

年轻人不买帐。虚假的东西吸引不住他们,他们想同样是假的,我何不去搞个玄幻的,离奇的,天马行空自由自在的。年轻一代需要审美的引导,需要我们这些有了一定人生经验的人去帮助他们完成精神上的成长。但我们出手就是假的,俗的,贱的,不负责任的,他们当然不睬我们。这些年来我们给他们提供了多少有营养的,有含金量的作品?

我对这个所谓的大IP,并不感到恐慌。

艺术是有情感、情怀的,包括有创作者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认识,有你的人生智慧在里边。就像一个好的小提琴演奏家,他拉出的曲子那么悦耳、动听,是因为它带着演奏者自己对音乐的理解,有他的情感倾注在里边,他的音乐是有呼吸的,不是冷冰冰的机器。你用电子编程编的曲子,永远无法和它相比。它不是一个数字化的东西,不是一个单靠点击率就能成就的东西。前一段山东的大葱、大蒜都炒成天价,最后还不是回归了原来的价值吗?

精神产品有它自己独特的属性。完全迎合和妥协的人,并不一定是笑到最后的人。人只要有情感在,有对美丽,真诚,善良的向往。就一定会有人站到你的身边。

原创不会消亡的,大IP的作法也不会独揽天下,这个时候如何能坚持自己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也不要去与这个大势做一个你死我活的对抗,非要一个你对我错的什么说法。其实我们坚持自己就好了。在我们现有的能力范围内,能够发自内心地写,表达你真正想要表达的情感,分享你对世界人生的看法,这种东西一定是有价值的。

我觉得这个怎么说?这是所谓大IP所忽略和不具有的东西。如果现在中国的大IP模式真要做出像现在美剧那样特别精彩的东西,我也真心佩服。可是怎么可能做到呢?从来没听说过美国的资本,放弃艺术规律去疯狂追捧一个什么概念。我不太相信这种做法能够走多远。因为精神产品最重要的因素是人而不是概念。精神产品的价值,不是大数据和点击率能码出来的。我就说到这,感谢大家。

2015年11月26日, 9:55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