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5日——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的这一天——的中午,我按原定旅行日程来到厦门大学参观。厦门大学是创立于1921年的一所国内一流大学,一直号称“南方之强”,校园据山望海,秀美无比,民国以来就是中国南方的人文荟萃之地。厦大也早就跻身官方订立的“985工程”及“211工程”。

我通常在旅行时,一定会去当地的大学参观游赏,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因为一地之大学,相当程度代表一地之人文涵养及文化底蕴。我记得1995年在一本学生杂志上看到厦大的介绍,歆羨之余,便想以后一定要去看看。我的朋友中也有好几个毕业于厦大,也听过看过不少厦大的掌故轶闻。谁料,当我抱着欣喜之情站在厦大门口时,却被拒之门外了。

厦门大学

【二十块,跟我来】

原来厦门大学在工作日限制外部人员参观人数,在下午17时半之前,只能在12时与14时之间放入1000人入内参观,凭身份证刷证入校,其中大南校门700人,群贤门300人。我到的时候大约12时许,大南校门700人名额却已用完,门口聚集了一大堆天南海北到此的游人,大家纷纷批评这种限流政策,却又无可奈何。保安摆出一副公事公办无能为力的表情跟我说,只能晚上再来。

正在此时,一个约莫40多岁的妇人,趋前低声语我:“给我20块,带你进校门。”我先是愣了一下,心下却在冷笑:原来进大学校门都变成一门生意了,搞教育产业化还真是无孔不入。我遂答道,二十块太贵了,能否便宜些?她说,十块可以,但不能走校门进入,要爬梯子。我回说,那是翻墙进去吗?她神秘的点点头:很容易的,就三个梯级。陪我的当地朋友知我进校心切,就打算给钱了。而保安就站在我们边上熟视无睹。

旁边一对约六十多岁的老先生、老太太,也凑前来说:四十块带我们四个人走校门进去行不行?妇人一脸难办的样子说,四十不行,只能带你们翻墙了。我开始对“翻墙”这个行为感兴趣,也想看看这个走法,就附和说,我们愿意十块翻墙走。那两位老者遂说,我们一起吧。于是我们四人跟着妇人走到大南校门二十米开外的公交站牌后面,看到一排铁艺栅栏。我回头看看,几个保安也看得到我们。

不知何时,有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出现了,她扛了一个铝合金人字梯,一边架在栅栏内侧,一边架在外侧,转头说,翻过去就是厦门大学了!我差点笑场,说,这么简单啊?于是我们鱼贯翻墙而入。妇人在栅栏外说,走左手就是校园。我一边翻梯子一边在想,我去过几百所国内外的大学,这是第一次以“非法”手段翻墙进入一所大学——一所中国一流大学。

厦门大学

进去后,面前是一个正在建设的办公楼,后门大开。我们以为从前门可以出去,于是穿过遍地是钢筋、水泥、管材的过道和大厅,结果五六个出口都从外面锁起来了。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天,两位老者是亲兄妹,安徽人,从不同的地方赶来厦门见面,均已六十开外,在暗无天日的楼道里走得满头大汗。我让他们别动,我找了好几个门,均无法打开。我只好先让他们到外面。最后,我们在楼外找了好久,又爬了一次较高的一截台阶和矮墙,才从一条窄胡同进入校园,总共费时二十多分钟。大家挥汗如雨地告别,颇有依依不舍之态,像一起战斗多年的战友要复员。

故事并未结束。我立即给上世纪八十年代负笈厦门大学的朋友李朝晖发微信,向他吐槽此事,并恶心他说:母校虽然以你为荣,你一定要以母校为耻。李先生一向自诩“老子是吓(厦)大的”。他回复我说,八十年代,厦大并无围墙,二十四小时随便出入,也无门禁。那个时代的大学,已是绝唱——既已进去,随便看看就行了。

【查证的大学想一流?别逗了】

好,厦大的故事讲完了,但这并非孤立事件。几年前我去北京大学邱德拔体育馆打羽毛球,在北大东门被强行要求登记身份证。后来我就再也不去北大打球了,清华是不要登记的,那就去清华打球好了。我极其反对大学凭证登记进入,我坚定地认为这种所谓的管理严重违背了大学精神,是对大学的戕害——虽然也被戕害得差不多了。

且不论国立大学乃是“全民所有”,这论证起来略费事,而是仅仅因为是“大学”,就应该对公众开放。或者说,,就是“大学”的应有之义。大学不是监狱,不是军事基地,不是私人宅邸,大学的属性之中就包括了“公共性”与“开放性”。具备这样的属性,才配称之为“大学”,“”是一个大学最为根本的姿态与精神。

而我们的许多大学,围墙高耸,门禁森严,学生教师出入查证,校外人员要么不让进,要么登记身份证。这种类似集中营的管理模式始自北京的非典期间的封校,后来当作常态被继承下来。我当然知道,一些著名高校尤其是风景优美的高校比如北大、武大、厦大这样的,校外人员把校园当公园,给学校的管理乃至教学带来了一定困扰,但真的只有限流登记这种管理手段吗?

这种问题并非中国的大学独有。哈佛、牛津、斯坦福、普林斯顿这些世界一流高校,照样游人如织,照样有旅行团将其作为景点,可是为什么它们这些学校没有封校呢?如果他们也要登记护照、身份证,想想看,会有什么后果?我想最大的后果就是承担“有损大学开放精神”的指责。而这些学校,是把维护大学精神当作极为重要的原则。

远的不说,近在眼前的香港,大学校园是完全没有围墙的,不过只是有个象征性的大门,比如香港大学在般咸道的正门,就是一个石头牌坊。中文大学在大埔路上的正门,就是一方石刻和两根柱子,都没有设置保安或者是拒马一样的隔离装置。值得称道的是,地铁出口均修在大学校园之内,港大出口乘电梯上楼就是校园,中文大学出了地铁口就是操场。市民可以随意出入大学。我在港大边上居住的时候,还经常在学校食堂吃饭。这在大陆高校是不可想象的。

北京的地铁四号线上,人大以及北大的地铁出口离校门有相当距离。其实在设计之时,完全可以更人性化,把地铁出口设置在校园里面。我以为这是一种管理上的不自信和粗放,比如涉及维护等问题,地铁公司和大学可能都认为这是一种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怎么不方便就怎么来好了。但这其中,有着“闭门办大学”的长期误区。

作为大学来说,不仅是文明传承的载体,也需要给社会各界提供复杂问题的解决方案。可是,连游客与市民的参观游览这种小问题都不能解决,连地铁出口入校这种方案都拿不出来,我们还能指望大学干什么呢?一间有围墙的大学,一间出入要查证件的大学,是没有希望成为一流大学的。我们的大学常常以为开放是对外国的,无非是搞几个跨国联合项目或者是研究中心之类,殊不知,开放首先是对周围的人开放。

再比如,香港大学和中文大学乃至全港高校的图书馆,都是对市民开放借阅的。只要有公共图书馆系统的借书卡,甚至可以网上预约调取图书到最近的社区图书馆,再拿回家看。这种开放举措,我不知道大陆有几家大学可以做到,但我有相反的经验。几年前因为查阅一种希见资料,只有北大图书馆有,但北大图书馆明确告知只有博士以上的校内人员才能借阅。这本质上是对知识的一种垄断。

那个时候我还能进入北大图书馆问询,而现在,假如我没有带身份证,我连图书馆都看不见。这已经不是对知识的垄断了,而是对公共资源的垄断。记得某年南理工大学的二月兰惨遭蜂拥而至的游客践踏,但校方坚决认为不能对社会公众收大学门票,而是组织了志愿者来宣传疏导,收效亦佳。

拿厦大来说,为什么八十年代可以不设门禁,而现在却限流,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种限流的效果也极为有限——保安熟视无睹,游客照样可以翻墙或者走大门进去,那么这个政策的执行是无力的,形同虚设。

【中国的一流跟世界的一流是一回事吗?】

我查了厦大“南方之强”的来源,出自《中庸》。原文是:子路问强。子曰:南方之强与?北方之强与?抑而强与?宽柔以教,不报无道,南方之强也,君子居之。换句话说,厦大的“南方之强”的精神,根源于中庸之道的宽容、大度。可是我们看不到这种宽容或者大度。北大就更不用说了,什么“兼容并包、思想自由”就只是写在校史上而已。百年校庆时,北大百岁人瑞陈翰笙说,“祝北大今后办得像老北大一样好。”

这说明什么问题?老人们说大学不如民国,孩子们说大学不如国外。到底我们的大学怎么了?

大概就是北大百年校庆之后,国内的其他大学如南京大学、复旦大学、兰州大学、清华大学先后也都迎来百年校庆,过去十年,大学精神在中国大陆被广泛讨论,还有出了专著评职称的,也有办了网站搞大学排名赚钱的,但始终没能弄清楚,我们的大学为什么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那么大?或者说,根本没有搞明白,大学到底应该怎么办?即便刨去那些明显不可讨论的政治因素,中国大学改革的空间仍然很大。

最近因为身处大学校园,我有机会跟多位大学老师讨论了大学的诸多问题,颇感失望,因为追赶英美老牌高校,绝非一朝一夕可以达成,在各个环节都存在短期无法修正的缺陷,可谓沉疴难起。我这里无法展开谈,只想讨论一个标准问题。从历年世界各著名媒体发布的全球大学排行,我们是能够明显看到,好的大学是有标准的。虽然中国大学的排名也在慢慢提升,但仔细看细部数字就知道,提升的部分是投入与捐赠的部分。

我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第一次改革开放期间,我们所有的标准都是跟西方发达国家比。不论是工业产品还是高科技,《新闻联播》总会说“达到了西方国家xx年代的水平”,或者说“达到了西方国家的先进水平”,不论如何,那个时候的西方总还是一面镜子,能够让我们看到自身的不足,追赶起来也有个方向——比如毛泽东的“赶英超美”,那是把西方当作一个潜在的对比对象,暗含了西方国家的科技水平是先进的,是正确的。

而现在,在很多领域,一些中国人已经不屑于跟西方国家比这些了。什么都是我最大、我最强、我最好、我最牛,连扬州炒饭都能炒出四吨来,更不要说那种重建世界秩序的雄心了。“崛起”之后的心态变化,让我担心在许多领域,中国不再把西方当成一个标准,而是建立起自己的标准或者说“有中国特色”的标准。我现在隐隐有这种担心。我们的大学校园大,学生多,投入高,拿这几项比,很多国际一流大学根本不配跟我们比对不对?

或者说,我们跟论文少的但诺贝尔奖多的学校比论文,论文多的我们比校园面积,面积大的我们比学生人数,学生人数多的我们比校友捐赠,比到最后总能比出一个类似扬州炒饭这样的第一来。归根结底,我担心一旦提出“有中国特色”的一流大学标准,那么会变得没有真正的标准。因为中国特色是不能对外比的。举例说,中国之外的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一流大学图书馆编目或者馆藏上架排在“A”字母下的是马列原著。这是中国特色,改还是不改呢?

现在中国大约只有在大学评价方面还比较虚心——换句话说,在学术上还是比较自卑。这种态度是对的,但是一旦提出中国自己的一流大学标准,可能要永远自卑下去。大学最重要的功能是提供真理,而真理是没有国界的。除非我们认为真理有两种:真理以及中国真理。我是真心希望,中国的大学能够有一点点自省的精神,能够为全人类的进步贡献一点点什么东西出来。如果做不到,能不能先把围墙拆了,就当自己是个花园也好。

厦门大学

编辑注:贾葭此文发布后,以不少厦门学子为主体的网友对此文发表批评,并在微博发起 # #贾葭滚出专栏界 活动。传送门

贾葭滚出专栏界

贾葭滚出专栏界2

部分代表观点:

作者举了很多例子说国外高校如何如何,但是请不要忘了一个重要的前提,他们的国民素质远比我国国民高,因而他们敢,我们不敢。不说其他,游客在校园内制造的垃圾、噪音,还有在芙蓉隧道胡乱涂鸦,以及混乱中不断丢失的财物……这些种种,让我们不敢。进校登记和实名制也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一定程度上可以保护大家的安全。厦大没有错,请不要将所有帽子全都扣在厦大的头上,厦大是不是一流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再次,郑重地,要求你,向所有被你中伤的厦大人,道歉。

——《请你道歉,向所有被你中伤的厦大人——致那个写厦门大学不配一流的名叫贾葭的“资深媒体人”》

追求自由的理念当然是对的,但是理念毕竟不等于现实。任意地从理念出发来推测世界,而不顾事情本身的约束条件,我觉得这是一种危险的倾向。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以学为本,尽量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发表观点。如果超过自己的专业领域,那就要格外谨慎,至少要尽量保持学术上的严谨,第一是讲逻辑,第二是讲证据,第三是注意理论的边界。如果这篇文章再写长一点,我很想讽刺一下南方系,算了。如果我现在有比较前卫、敏感的文章,我根本不考虑南方系,他们已经“蔫”了。别说我没写过敏感文章,去网上搜索一下就知道。批评别人也需要资格和勇气。

——《厦大事件与公知打脸》

高校是否一流,并不是由一个违规定,购黄牛,行不法的人所能定论的。我所看到的厦大,是一所绝对开放与包容的学校。它给了学生自由发展的空间,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向自己所喜欢的方向发展。它给了学生犯错误的空间,让每个人都有勇气去尝试。它给了学生发表观点的空间,让大家的思想能有充分的交流……窃以为这才是一所大学的开放与包容之精髓所在——大学的开放性应该体现在学术的开放,而不是“开放校园给你看”这种肤浅的开放。

—— 《你说的“花20块钱进门的大学” 一定不是我们的厦大》

其后,贾葭针对部分网友评论做出几点回应:

本不想做这个回应,许多朋友说我原文中有些地方也没有讲清楚,那就简单说几句吧。

1、原文标题《给我二十块,带你进厦门大学——兼论中国大学距离一流有多远?》,现标题《花20块进门的大学永远不配一流》为编辑所改,这是钦定的,我以为基于传播的理由,并无不可。

2、开放与否是评价大学的最低标准,我也不认为这是唯一标准,但只有最低标准达成后,才能谈其他标准,诸如学术评价、投入评价、校友评价等。

3、目前形同虚设的政策是失效的。疏导游客的办法,应该由学校调研后出台,这并非游客的义务。作为公共服务的提供者,校方应该研议诸如分区管理、路线导览、人流疏导、增加公共设施等有效的办法。尊重基本法嘛。

4、在大学,首先是学做一个理性的、有是非、价值判断的人,如果有闲时间,谈谈恋爱,泡泡图书馆,打打游戏就好了。有时间多爱女朋友、男朋友,爱校不是大学生的必须。人生道路漫长,大学只是一瞬,大学对一个人的影响没那么重要。

5、我不是南方系的。批评前,搞清事实。中国有句古话叫“闷声发大财”,看到你们这样热情啊,我一句话不说也不好。

6、此文的重点是后三段,即对中国特色的担心。如果此文能引起大家对大学精神的讨论,则我所乐见,excited!即便真的滚出专栏界,我也无所谓。

7、我不是新闻工作者,我今天只是跟你们分享一点人生的经验。我以为态度及观点已经很清楚了,以后不会再做任何回应。衷心感谢关心此事的学生及读者。谢谢。

另附:

布谷岛 | 专访贾葭:对游客问题,大学应该包容而不是封堵

2015年11月7日,腾讯“大家”栏目发表知名专栏作家贾葭的《花20块钱进门的大学永远不配一流》一文。文章中,贾葭写了自己在厦门大学游览时遭遇限游,于是通过“黄牛”翻墙入校的经历,并指出,开放是一所大学具有公共属性、可以称之为一流的标准之一。文章发表后,迅速引起了包括不少厦大学生在内的网友的批评。

今天下午,贾葭接受了谷河传媒记者的专访,对网友的批评作出回应。贾葭坚持自己的观点,并指出,厦大应反思限游政策,提高管理水平;面对游客素质问题,大学应该更加包容,而不是采取对立的封堵措施。以下为对话实录。

谷河传媒:文章发出来之前,你有没有想到,会引起网友这么强烈的反应呢?

:我有想过。这篇文章的原标题是《给我二十块,带我进厦门的大学——兼论中国大学距离一流有多远?》,现在这个标题是编辑取的。原来是一个叙述性的标题,编辑把它改成一个判断性的标题。这个标题我是看过的,从传播效果上来看是合适的,从内容上来看有以偏概全之嫌。

谷河传媒:听说你上了热门微博“滚出专栏界”,网友批判你的时候,你怎么想?

贾葭:我一点都不介意。网友这就是精神胜利法,你说我滚出专栏界我就会滚出专栏界吗。另外,我觉得这篇文章引发群情激奋的现象挺好的,有助于大家对这个事件进行讨论,让大家关注到这个事情,我并不介意被贴标签和被骂。但是讨论是有规则的,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要希望大家保持理性,能提出问题,然后加以分析。

谷河传媒:“开放”是评判一流大学的唯一标准吗?

贾葭:开放是一所大学成为一流的标准之一,但不是唯一标准,是最低标准,是最短的那块板,开放了之后我们再用别的标准去衡量。公立大学必须开放,图书馆也必须开放,但也是看要以什么样的方式。图书馆开放是全球图书馆协议里提出来的,不是我提出的,不过它没有什么约束性。其实,图书馆的开放可以做到在细节上既服务公众,又服务学生。在功能上一定要把公众的需求考虑进去,因为大学图书馆是公立的。公众服务机构要思考如何满足公众需求,而不是如何削减公众需求。

谷河传媒:作为一个游客,你了解厦大吗?如果不了解厦大师生的感受,如何理解限游政策的前因后果?

贾葭:作为游客,我为什么要去在意他们的感受?我在厦门大学的经历说明了厦大的限流是形同虚设的,所以厦大应该去反思这种制度,它并没有起到实际的作用。有网友问我学校该怎么办,我觉得这是学校该思考的问题,游客没有这个义务。如果非要我提出建议,那就是增加公共设施,设置游览路线,最大程度地满足游客需求。学校在教学、研究、公众服务之间应该做好平衡,而不是把学生和公众对立起来,这是可以共赢的。很重要的一点是,开放首先要开放的是心胸,其次才是校门。

谷河传媒:你在文章中将国内的大学与国外进行比较,也拿厦大八十年代的情况作对比,有人觉得没有可比性。

贾葭:我举个例子,剑桥大学的国王学院是文物所以它收费,但是它把学院进行了一些很好的隔离。而我们国内大学没有做这些,是因为管理水平的低下。很多学生回应说游客多会打扰上课,食堂会没有饭吃,这些东西在现有的条件下是可以解决的,比如规定好校外游人的参观路线,单独给他们设立食堂或者饭馆。学校不愿意做这些事情,并不是说学校不可以做这些事情,而是说明了学校的管理水平低下。

我认为一流大学必须按照西方的标准来建设。现代的大学是西化的产物,我们要与世界上一些先进的标准进行比较。我知道有人会有批判我西化言论,但是事实上中西之争是一个伪命题,它用中国和西方这种地理概念掩饰了在时间上的先后概念,其实中西只是现代跟传统、现代跟保守之间的区别。我们要警惕这种把它变成中西区别的思维。毕竟,真理是没有国界的,我们要思考的是我们的大学应该要怎样实现现代化,而现代化也是不分国界的。

八十年代的时候厦大人流量少,恰好说明它现在没有与时俱进。游客越多,学校应该采取更多的措施,例如增加公厕、增加垃圾桶。作为一个拨款建立的公众服务机构,学校应当做出这些努力。

谷河传媒:考虑到游客流量和游客素质的问题,如果将大学作为景点全面开放,会不会直接影响到大学的教学?

贾葭:从国情来看,中国是有特殊性,但是特殊性不能回避一切问题。没做你怎么知道做不到呢,可以学习香港那样全开放。港大也会有借书不还,乱涂乱画的现象,这种状况很难避免,国内的大学应该去学习它们处理这些问题的经验,而不是闭目塞听。此外,大学越不开放,越封闭,就很难跟游客互动,很难感染他们。在这样的文化机构里面,正常的人都会把声音放低,蹑手蹑脚地走,比如在博物馆里面,这样的环境会给你一个约束感。在海外的很多场合能看到很多中国游客跟在国内的反应是不一样的,因为在一个有认同感的环境里,他会遵守当地的规则。

我本人也很讨厌游客素质低的行为,但我觉得恰恰是这样,大学应该拿出更包容的心态,然后才能够让他们遵守这样的规则,而不是采取一种对立的封堵的措施。国外和国内的游客虽然说性质上不一样,但是对于国内而言,国内的大学面对的就是这种游客,你只能自身做调整,而不可能对游客提出要求。

谷河传媒:对于部分厦大学生的激烈反应,你怎么看?

贾葭:在大学期间,人首先应该做一个理性的、有是非判断的人。学生爱校护校是一种普遍的现象,但人一辈子是很长的,大学一瞬间是很短的,爱校是一件很空虚的事情。你有在网上发帖的时间,还不如多爱爱自己的男朋友女朋友。我对大学的感情就在于,那个时候我的青春在那里,我最好的年华在那里,对我来说这是唯一的意义。我不会把它作为我身份认同的一种标准。

延伸阅读:国外部分高校开放情况一览

▲哈佛大学:哈佛大学规定,针对旅游团的开放时间是上午8时到下午5时,游客必须尊重教学楼和教室内的学生隐私,不得隔着窗户拍摄教室和宿舍;哈佛还在官网上设置了visitors栏目,为访客提供了地图、路线、景点介绍、交通方式、标明开放时间的校历、游览资源和问答等丰富的指引内容。

▲斯坦福大学:所有旅游巴士和非学校组织的9人以上参观者(不包括学生和家长)必须提前在线注册,获得许可后才能在特定时段内进入学校。入校后,游客只能使用指定卫生间,未经允许,禁止进入教学楼。不过,游客可以在访客中心参加免费的导游活动,导游都是斯坦福的学生志愿者。

▲耶鲁大学:耶鲁大学设立了米德(Mead)游客中心,以接待来自各地的参观者。学校向普通游客开放,但10人或10人以上的团地游客,必须提前预约。学校规定,每个团队最多为25人,且学校将为团队提供一名学生导游,游客要向导游支付40美元的费用。在学校的官方网站,游客可以下载自助游览耶鲁校园的资料,其中包括各种语言的MP3导游音频。

▲麻省理工大学:除非特定日期外,学校对所有人开放,但参观者必须提交申请。申请后,每周一到周五,上午11点到下午3点,学校均会安排游客参加有学生导游的游览。对于10人以上的团体参观者,则需提前两至六周提交申请。学校主页提供地图、校历,以及导游软件MIT App等资源。

▲哥伦比亚大学:任何人都可以免费参观学校,但除非持有ID卡,游客不能进入除low图书馆之外的任何建筑;学校设有游客中心,每周一到周五,上午9点到下午5点为游客提供服务。学校还规定,10人以上的团体游客需要提前3周提交参观申请。

▲剑桥大学:剑桥大学同样对游客开放,几所主要学院都位于市中心,相互距离不远,游客步行游览十分方便,但参观部分学院时需要交费。为了不给教职员及学生造成不便,学校建议游客根据学院的参观路线提示来游览。剑桥校内,国王大道、桥街等地上有多家餐厅,提供传统的英国美食等,价格亲民。

以下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紫檀檀檀:能不能不带人身攻击,大学都白读了!反驳就好好反驳,拿出论点论证,这样撕有什么意思呢。

fategears:简直跟华科泼水节事件一模一样。一攻击学校,各种各样的人就会跳出来。怎么大学生的鱼就那么好钓?

Zly哈小栗子:对比的话,我觉得贾葭说的还是有道理的。

楚莫言3166:开放,,海纳百川方为大,这是高校缺经费,要靠门票来创收入么?告诉我,我会捐五毛。世上顶尖大学连围墙都没有?

伊然慕离:大学是公共资源,开放才是她应有的态度,管理秩序方面中国确实缺乏经验,但不能因为缺乏经验就不去探索,就闭门谢客。

孔子的仆人:怎么批都改不了现在所谓大学的私有化。

韩舟:其实这个贾书记也没多大恶意,就是有些情况不太了解,有点理想化,考虑不够周全。鹭岛吴彦祖…这名字略二…反驳得有理,但辩风有待商榷。怎么现在辩论非得放辣椒?非要唇枪舌剑才牛逼?一副你强你有理的架势。

J克克酱S:谁说的剑桥三一,国王什么都得买票才能进好吧,还有康河上好几家撑船公司的小哥各种揽客,不要太商业啊

卤蛋猫_礼司厨已着魔:现在大学里鱼龙混杂……我们这儿都希望查严一点,省得偷东西的轻而易举进来胡作非为。

文山娃:賈葭的移民理由又多了一條:憑大陸身份證,他大概已沒有資格走進廈門大學校門。

沮丧的居依:求贾老师黑一黑川大!对于这种动辄搞网络欺凌的现象,要旗帜鲜明的反击。对于文章,批评就批评好了,你们有什么资格决定谁应该滚出哪里?一肚子坏水阴损,恶毒猥琐,却总是要表达得大义凌然,替天行道。这样很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