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孔子和平奖到底有没有官方背景?》刊出后被内地记者朋友提出补充意见,说的是“”评选委员会的孔庆东之流和一直都是他们的幕后黑手,对外号称在人民日报社享受副部长级待遇的环球时报驻持胡锡进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今年的孔子和平奖决定发给非洲大独裁者穆加贝,是基于胡锡进“揣摸上意”每每“中奖”,从未“跑偏”的“理论自信”和“道路自信”,没成想因此引发的来自整个世界的舆论挞伐惊动了当时正在英国伦敦享受女王御驾的总书记,由中宣部传旨“解铃还得系铃人”,“自己捅的漏子自己补”,胡锡进这才不情不愿地弄出了笔者上篇文章已经介绍的“社评”,以满足上峰“必须强调‘’不管发给谁都不代表中国政府”的要求。

RobertMugabe-afp

内地的记者朋友调侃说,习总此次英伦之行本来是兴致勃勃,满心欢喜,但期间发生在国内的两件中宣部系统的严重失职令他恼怒不已但又不便发火,其一就是北京的市级媒体公开报道了“庆丰包子被曝吃出蛆和蟑螂” ;其二就是环球时报胡锡进幕后导演的“孔子和平奖”授予声名狼籍的穆加贝。

在互联网上多少作点功课就不难发现,“庆丰包子被曝吃出蛆和蟑螂”的新闻在中央级党媒上一律不见,个中原因无需笔者在这里多作分析,百分之百是中宣部在第一时间就向所有党媒下达了“不准转发”,“严禁炒作”的禁令。

但是,毕竟已经是互联网时代,你禁得了党媒,禁不了民间论坛,更何况还有手机微信,于是,“庆丰包子被曝吃出蛆和蟑螂”被配上蟑螂点缀在包子上,蛆虫涌现在盘子里的实景彩色照片,改题为“主席套餐吃出蛆和蟑螂,极度恶心”,用现时代通信手段传遍祖国大江南北,也传到了正在白金汉宫出席女王国宴的“庆丰皇帝”的耳朵里。

与此同时,“孔子和平奖”花落穆加贝,也被国际上正义的舆论指斥为“极度恶心”。评奖人之所以敢于冒此天下之大不韪,当然是基于穆加贝是习主席心目中的“,好兄弟”,但却不知道这位“,好兄弟”在当面接受习近平邀请到北京阅兵式为习近平捧场的同时,再次向习近平狮子大张口,美元、大米…….什么都要,摆明了是借机敲诈,习主席怎么能不心中搓火?

去年穆加贝在北京接受习近平和李克强的热情款待之时,一个叫刘植荣的内地博客撰文质疑“援助津巴布韦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文中说:应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津巴布韦共和国总统罗伯特?穆加贝于2014年8月24日至28日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这是他第13次访华。现年90岁的穆加贝是非洲执政时间最长和最年长的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主席8月25日热情称赞到访的穆加贝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多数人已经有了思维定式,非洲国家领导人访华几乎是百分百地要援助。

英国《金融时报》2014年8月29日刊发了题为《津巴布韦总统未如愿获得中国无偿援助》报道,报道称,穆加贝访华本希望得到100亿美元的援助,但他此次中国行仅获得了价值800万美元的大米,以及用于建造学校和诊所的2400万美元援助款,另外还签署了一份价值20亿美元、未来建设一座煤矿、发电厂和大坝的协议,协议规定,中方提供的贷款要以津巴布韦未来的采矿税收收入为担保。
过去,非洲国家领导人来访几乎都是满载而归,中国领导人访问非洲也大都带着厚礼。中国的慷慨无私的援助让非洲人认为中国人富得流油,缺钱了就来中国化缘;中国领导人访问非洲,如果兜里不装着几亿美元的大礼,非洲人接待起来就显得冷淡。

对如上内容,胡锡进之流不应该不清楚,但可能是因为今年四月习近平在印尼再次热情会见穆加贝,“老友相见”依然还是惺惺相惜,称兄道弟,胡锡进才自信“习总还是很喜欢穆加贝的”。

在今年北京阅兵的前一个星期,海内外各界均都还相信应邀出席阅兵式为习近平捧场的外国政要肯定少不了穆加贝,原因不但是中共政权已经给了穆加贝太多的经济支持,更重要的还有习近平的北京阅兵实际上是受到了西方国家的共同抵制,而津巴布韦的穆加贝则是一直受到西方国家的制裁。正如习近平在邀请穆加贝第十三次访华时当面对他所讲的那样:“中津传统友谊是在我们并肩反帝反殖反霸的光辉岁月中凝结而成的。”“中国和非洲国家是患难之交,患难之交不能忘。”

既然习近平都再三对穆加贝强调了“中国人民是重情义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曾经风雨同舟、相互理解和支持的老朋友”,穆加贝岂有在习近平的阅兵倍受西方国家冷淡的当口不亲身前往为习近平鼓掌打气的道理?

但是,最后由中共外交部赶在阅兵式开始前两天才正式对外宣布的受邀出席北京阅兵式的国家元首中不但没有穆加贝,“政府代表”中居然都不见津巴布韦的名单,足见穆加贝是因为“健康原因”不能在北京阅兵式的当口进行他的第十四次访华,绝对是因为习近平口袋里确实没那么多美元去满足穆加贝的交换条件。
对此,内地的记者朋友分析说,依胡锡进的精明,不可能看不出穆加贝不到北京阅兵式上为习近平捧场的幕后端倪,所以他幕后授意“孔子和平奖”的评委们把奖评给穆加贝的时间应该是在北京阅兵式之前,因为当时没人会猜到穆加贝会对习近平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拒绝出席北京阅兵式的决定。据说当时的胡锡进曾提醒“孔子和平奖”评委会内的孔庆东之流:“今年如果不把我们的这个奖落实到穆加贝身上,明年可能就来不及了。他毕竟已经是九十多岁的人了。”
刚刚读过陈小平先生的文章《谁是北京的朋友?》。文中说:

9月3日,北京阅兵式,在天安门城楼上与习近平右手边并肩的第一外国明星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紧挨普京的是韩国总统朴槿惠。这两位是北京阅兵仪式上的“最尊贵客人”。為显示其尊贵,当天阅兵式直播了习近平、普京和朴槿惠三人共同步行与观览阅兵式的画面。

这场以抗日和反法西斯為主题的阅兵式,找不到击溃德国和日本法西斯联盟的中流砥柱美国和英国国家元首的影子。实际上,整个西方世界这次都没有给习近平面子,他们似乎相当默契地集体抵制了北京阅兵。

在北京宣称参加出席阅兵式的30名国家领导人中,多数属於与中国友好的第三世界国家,其中包括受国际刑事法庭通缉的苏丹总统巴希尔、从中国拿走50亿美元支票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普京和他的俄国现在是被西方制裁的孤儿,这三个在全世界声名狼藉的国家还有一个共同特徵:他们都严重依赖向中国出口石油赚钱…..

法国国际战略研究所中国问题专家艾克曼认為,“从出席观礼的贵宾名单看,人们注意到北京在亚太地区甚至亚太以外都显得相对孤立。”如果说中亚国家2个多月前,习近平受欢迎的程度可是大不一样。当时,前来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议签署仪式的有57个成员国。这57国的“含金量”比前来观看北京阅兵的国家高多了。世界前20大经济体中,只有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及日本四个国家未加入,几乎所有亚洲和西欧国家都在这份名单中。其中最亮眼的,是包括英国这样的美国铁桿盟国。那时候习近平的心情,借用孔子的话说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前后2月,西方对中国的态度為什麼反差如此之大?”陈小平先生的问题是“中国在世界上到底有多少朋友”,习近平的问题是“穆加贝到底还算不算‘朋友’”;胡锡进心里暗骂的是:“穆加贝这个老不死的真他妈得不够朋友”!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最新版Lantern 2.0,翻墙快速易用小巧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