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大陆黑监狱盛行 劳教换汤不换药

大陆数名维权律师的调查指出,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犹如独立王国,罔顾法纪、自设法制教育基地,非法关押辖区的民众。农垦总局又得到司法机关作为保护伞,令当地民众活在惶恐之下。另外,中央废除劳教制度接近两年,但有访民批评只是改变了打压方式,关押到黑监狱的情况仍然在存。(林静 报道)

Clipboard09_160
被称为洗脑班的黑龙江青龙山黑监狱——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是中国国有农场经济区,重要的粮食和副产品加工基地,由农业部及黑龙江省政府直接管理。

根据国家政策,农垦总局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及独立承担民事责任。

农垦总局被指纵容辖下管理单位,自设俗称黑监狱的教育基地,对反对政策的民众肆意关押及进行洗脑。早前的“建三江事件”就引发社会高度关注。

农场工人吴存利,上月底遭带至黑监狱拘禁,促使曾处理“建三江事件”的六名代理律师再到当地调查。他们分别是马卫、冯延强、常伯阳、董前勇、任全牛、及许付桂。

冯延强律师周二(3日)接受本台访问时指,他们一行六人,上周三(10月28日)漏夜赶赴黑龙江省,到吴存利被困的黑监狱,即建三江农垦公安局青龙山分局背后的院子。

他们表明身份要求入内调查取证,但接见的男子拒绝他们的要求,称除非有政法委的批准文件。律师们只好无奈离开,中途更遭警察拦截查身份。

冯延强指,他们过去曾企图揭开该黑监狱的法理依据,申请要求黑龙江省农垦总局资讯公开,之后亦向黑龙江省政府提起行政覆议,但省级政府拒绝受理。

冯延强指,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及其下的黑监狱,犹如“铜墙铁壁”,外人无从了解,似乎亦不受法律制约,因此黑监狱可持续对民众非法殴打、拘押乃至审判,令当地民众活在惶恐之下。

记者说:你觉当局是有意保护这地方,无人能触碰对吗?

冯延强说:是这样的了,这基地是之前有六个律师进行个控告,但那些律师就负出了很大的代价,就是去年的建三江事件。但是从现实情况来看,不经过律程序就乱抓乱关押,对被捉的人是很大的心理打击迫害,对旁边看到的人,也是造成一种很大的恐慌。

他指,从今次的调查可见,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其下的黑监狱可以获得存在。或许源于“农垦”这一政治体制的存在。农垦区内没有人民政府、没有人民代表大会,国家宪法、法律可以在该区域内失效。因此欲改变此一腐败状况,外界往后必须关注及审视农垦体制的违法性。

另外,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3年底通过废除劳教制度,但并不等于长期上访的民众,其人权状况得到了改善。

“民生观察工作室”近日进行一项调查,向35名两年前曾被押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受害者,当中20人表示,在劳教制度废除后再遭受相同的待遇。

其中遭三次行政拘留的辽宁省访民陆秀娟指,废除劳教制度后,当局继续非法关押或随意安插罪名,属“换汤不换药”。

陆秀娟说:是的,情况是比以前更差,现在不是劳教,是判刑而已。

渖阳市访民许翠莲向本台表示,她因强拆问题而上访,2012到2013年间,在马三家劳教所劳教12个月。今年9月她到北京上访时,又遭截访关进黑监狱30天,之后在家遭软禁。许翠莲指,劳教未被废除时,受害人还可向司法部门提出上诉,但将访民关进黑监狱,根本不需要任何手续,当局更肆无忌惮,亦无从追究。她认为访民的人权状况,较劳教存在前更差。

许翠莲说:没有了劳教,不也就是有刑拘吗?
记者説:你觉得没有差多大分别是吗?
她説:对呀,一刑拘也不就是一个月吗?告亦告不了政府。

大陆的劳动教养制度始于1957年,它并不是一种法定的刑罚,而是一种行政处罚;公安机关无须经法院对疑犯进行审讯定罪,即可将疑犯投入劳教场所,实行最高期限为四年的限制人身自由、强迫劳动、思想教育等措施。

2015年11月3日, 10:47 上午
编辑:
分类: 国际华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