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微信号:
T-Read(译读)
BigBrochina(译读小号)

省长陆昊:迈向权力之巅

the economist
本文原载于The Economist

编译/eve & 杨雪

如果在黑龙江省会哈尔滨问人们,对于省长陆昊有什么评价,很多人会回答“那小子啊”。知道他年龄的人可能会吓一跳:1967年出生的他是中国现在最年轻的省长。就他之前担当的其他大多职位而言,他也都是最年轻的,比如最年轻的大型国企的厂长、北京副市长,以及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历来很多国家领导人 都曾在这个位置上摸爬滚打过。

6404
薄督还在秦城

中国的权力交接一般都按部就班,但偶尔也会有点小插曲,比如三年前对另一位省部级官员薄熙来的清洗。本来他很有希望攀上权力的顶峰——成为中央政治局常务委 员会一员,和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成为同级,但恰恰是在飞黄腾达的前夕,厄运突然降临。不过,至少在90年代执政党将接班程序制度化以后,哪些官员会前程似 锦,就很容易辨别出来了。陆昊就是其中之一。

他在共青团的履历是最有力的先兆。共青团很像美国的兄弟会(当然共青团没有违法乱纪的行为),成员私交甚好,且这种私交在他们的政治生涯中会一直持续下去。 共青团领导人后面都升职去了国家机关。比如80年代的总书记胡耀邦,就是从共青团开始打江山的,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也一样。李克强总理也曾是共青团的一把手。在2008-13年担任共青团一把手的陆昊,也不出意外地成为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果然,他随后被提拔成了一省之长。

年轻是他的优势。顺着权力阶梯更上一级,是进入25人的中央政治局,这最早在2017年就能实现。但要等到2022年召开党的二十大,习退休之后,陆昊才能 闪亮登场——很可能作为政治局常委。这样,陆昊可以在中共权力顶峰呆上好几年,因为常委退休年龄是70左右。他没准真的会成为党员口中的中共“第六代领导人”的一员(第一代以毛泽东为核心,习近平代表的是第五代)。

有希望的接班人还有好几位,比如陆昊在共青团的前任书记,现任广东省委书记的胡春华,以及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还有一颗希望之星已经陨落——原福建省长苏树林。他原本仕途一片光明,直到在十月的贪腐调查中落马。

6403
政坛“黑马”

中国媒体的报道常常有意走漏些风声。陆昊被任命黑龙江省长时,(当时距他加入中共中央委员会,成为最年轻的正式委员才过去几个月),执政党喉舌如《人民日报》等争相发文祝贺,吹捧陆昊年轻有为、工作有方、政绩出色。

媒体引用陆昊的各种故事对其歌功颂德。比如1995年,28岁的他被选为北京一家羊毛厂的厂长,在他的英明领导下,负债累累的羊毛工厂起死回生。四年后,他晋升至北京市政府就职,管理西北部的科技园区——中关村。当时园区里主要是卖电脑、电子产品配件和盗版软件的商铺,但哗众取宠的媒体偏要把它比做“中国的 硅谷”。当然,2003年奔赴新岗位时,中关村已经发展得不负盛名,现在,现代化高楼遍地开花的它已然成为许多世界级科技公司的总部所在地。

陆昊这样的人很少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习主席也从没有接受过外国记者的一对一采访),但一个见过陆昊多次的外国商人说他敢为人先,呼吁重用海归人才,是一个干劲满满的管理者。另外一个外国人和他很熟,说他“敏锐”、“出色”、“专注”,也很擅长脱稿演讲——中国官员少有这种习惯。

陆昊现在的担子可不轻。黑龙江一度是“铁锈地带”——被关闭的重工业工厂锈迹斑斑。它曾因为本世纪早期的振兴计划有所起色,但现在又一蹶不振了。油田产量已经过了峰值正在走下坡路,低油价的大环境更是雪上加霜。虽然黑龙江长长的一条边境都和俄罗斯接壤,但现在俄罗斯的经济困境和卢布暴跌打击了跨境贸易。煤炭 业也曾是黑龙江的经济支柱,但中国增速放缓导致需求下跌,现在被产能过剩压得苦不堪言。黑龙江创造就业的主力军龙煤集团九月宣布,将在三个月内从现在的 24万多矿工中裁员10万。去年龙煤已经裁掉几千名员工了。

640
无以为继:GDP同比增长率
浅蓝线:黑龙江省;深蓝线:中国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2014年第一季度之后,黑龙江的GDP实际增长率就在4-5%之间徘徊,远低于全国7%的水平,是发展最慢的省份之一。去年李克强总理召集陆昊和其他七个省长、市长开了个座谈会,讨论各自辖区内的每况愈下的经济,事后陆昊懊恼地说:“我感觉挨了批。”

但他可能也清楚,自己的仕途还是很稳。中国之前一味追求高速经济增长(后来意识到不可持续),但西方学者做了几项研究,发现辖区的经济发展几乎不影响省长晋升到党中央的仕途。黑龙江居民很少怪陆昊,因为他上面还有省委书记,尽管负责经济的正是陆昊。一个地方记者说:“主要是有些因素,省长也控制不了。”

近邻俄罗斯也帮陆昊背了黑锅。他指责俄罗斯不在靠近边境线的地方建交通设施。“很多跨境贸易都受限于气候条件,冬天基本都停滞了,这样怎么提高贸易量?”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上个月在参加中俄博览会时,陆昊如是说。

6402
跳迪斯科

当然,民众意见对接班人形象也没多大影响,这对陆昊是好事。提起他,黑龙江人民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他对黑龙江的贡献,而是他喜欢跳舞,不管是交际舞还是学生时 代的迪斯科。据说他在北京大学读经济学的时候,还自己发明了一套集体舞步。最重要的是,很多人说陆昊是习主席的得意门生,这是权力之路上最有力的敲门砖。

原文地址:http://www.economist.com/news/china/21678263-chinas-youngest-provincial-governor-long-road-national-power-north-star

译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