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公号从创立到现在刚好一个月,正好有机会来聊聊这个号。本来我每天会在饭否分享些读书摘抄,有天朋友说要不建立个公号吧,想来也喜欢做些别人会问「你做这个有什么用」的事,也正好可寻些同好来「我悄悄地写,你悄悄地看」,但有时候就像你只是想描绘一片海,而船是自己驶进来的,不管你们是误打误撞还是寻着酒香进来的,面对着现在这一万个订阅用户,我也难免畏首畏尾。

因为只有一个人,所以大家很多问题无法一一回复,现就比较集中的几点说明一下,一是关于更新,本人精力有限,从想选题、找资料、交叉比对再筛选、到成文、编辑发布,最后还要撞几次「墙」,实在难能保证常常更新。但我有我的写作计划,会迟到,但从不缺席。二是关于被删文章,可以直接回复1和2看到被删的两篇,当然如果继续作死的话,以后可能会有3、4、5。

最后一个就是最想说说的内容问题,很多人在后台发来长者的恶搞图,并希望发布,其实这样的PS图乃至香港地摊文学里的料我不比你们任何一个人少,但我不会发的。因为这里是个干净明亮的地方,我内心里住着一个独裁者,你们可以提供好的idea,但我有自己的标准和趣味,也希望由自己来拿捏好尺度和边界,所以目前为止这里的文章都是我一个人操刀的。

我自己也很感谢这个号,把我从这几年来碎片化的表达和小情绪的抒发中拎了回来,而且人只要是坐下来写文章,即便写的是天上的月亮,地上的蒿草,都是谈自己,我是喜欢夹带私货的, 在「一朝天子一朝逼格」一文里应该能看出来,但即使带着恶搞戏谑成分,我也希望行文内容是严肃、克制且有仪式感的。幽默也是有高下之分的,一本正经的荒诞才是最高明的,不求你哈哈哈,只求嘴角上扬。文首那张图是最近在研读的江学有关书目,也是想说明推送里的每一句都是有出处的,这公号骨子里还是有新闻专业主义和基本治史素养的。就像海明威《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里那个每天都会在酒馆里把自己灌醉的老人,他喝得再晕,也没有丢失优雅的风度,文章里说到「这个老人干干净净。他喝啤酒来并不滴滴答答往外漏,哪怕这会儿喝醉了」

我也不知道这个号哪天就没了,愿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成为你的逼格,成为你们暗夜里击掌的接头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