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2015,12,26 )

今天是毛主席122周年冥诞。找来刘源一起吃饭,谈论毛主席和刘源的父亲刘少奇。

习:,你是怎么理解历史悲剧?

刘:对家母的回答,当时我也想不通。我问家母,难道党就不能问毛主席的罪吗?母亲回答说,儿子,你父亲贵为国家主席,位列党内第二把手,毛主席的接班人,所以党内党外才如此关注他的悲剧。你想想,若你父亲只是一个地方干部,甚至是一个普通党员,谁会关心他的生死。你也知道,光死于文革之手的各级干部数以万计,死于文革的普通党员和人民群众更是千万计。所以我只能说,这是历史悲剧,不能怪罪于毛主席一人。

习:我父亲平反后,也是有类似的看法。这本账无法算。因为无论怎么算,算到最后一定会落到每一个共产党员头上,尤其是如你父亲和我父亲,这些追随毛主席闹革命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头上。

刘:有人说刘源啊,共产党对你而言有杀父之仇,你怎么还无耻地继续与共产党为伍。杀父之仇难道你忘记了吗?

习:是啊,自新中国成立后政治运动一波接一波,历次运动都是由党发动杀人无数。若追究起来,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包括我们的父亲,或多或少都背负血债。所以,也只能用历史悲剧来解释。

刘:你父亲受迫害早,血债也少。我父亲跟毛主席跟得紧,地位高,血债也多。

习:都是革命党,闹革命就是杀人。只可惜建国之后,还如此疯狂地搞运动杀人,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刘:都是老毛,什么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继续革命,就意味着继续杀人。

习:你看现在,我们最多抓几个关几个,他们意见大得不得了。似乎我才是独裁者,反而毛主席是大救星。每逢12月26日,天安门纪念堂,湖南韶山,崇拜者络绎不绝啊。扪心自问,单论杀人,我们比毛主席可差远了,连一根小手指头也不及。

刘:人民群众根本不识好歹,都是欺软怕硬的主。毛主席若是从纪念堂出来,我看他们跪都来不及,哪里还敢死磕。毛主席向来不死几万人是不会罢休的。

习:刘源啊,老实说,我们第二代,顶多也就小打小闹拍个苍蝇打个虎,搞大的,实在没那么高威信。没有威信,谁会听你的?政治上,只能坚持马列毛邓三科;经济上,也只好顺着邓江胡的路子走,坚持改革开放。原本想借反贪腐提升一些个人威望,你看,搞不下去了。那帮孙子无法来硬的,就给你来软的,消极怠工,出工不出力,人到心不在,硬是把经济砸下去。我这边一点辙都没有。

刘:历朝历代,吏治最难。你看大明朝到最后,就连皇亲国戚都只顾自己二亩三分地,置国家危难于不顾。

习:我看咱们这儿也差不离了。

刘:唉,别提了,过一天是一天吧。

习:你倒好,说得轻巧。我这个十年有期徒刑才过去三年,还有七年要熬。

(一阵风带来远方似有似无的笑声,哈哈哈–。)

习:谁在笑?

刘:听声音似乎是熙来。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