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王岐山不干了

习总日记(2015,12,24 )

九三事变的主因是,王岐山不干了,撂挑子了。

王岐山为何撂挑子?是因为害怕?是,他害怕了。他为何害怕,他害怕什么?是害怕被秋后算账,还是怕我关键时刻拿他当替罪羊?都不是。王岐山害怕是因为老虎太多太大,无法继续打下去了。而且,打虎严重的副作用出现,国民经济出问题了。王岐山是懂点经济的。他深知,经济滑坡与打虎有关。于是王岐山九三大阅兵前来告诉我,他要撂挑子不干了。

“这可不行,坚决不行。”我对王岐山说。

王岐山愁眉苦脸:“近平,不是我不愿帮你,实在是经济将要出大问题。打虎不能继续下去了。”

我不解道:“打虎是打击干部贪污腐化,分明是有利于经济良性发展的。怎么你也与他们同唱一首歌,不改革是等死,改革找死。”

王岐山双目无神:“先前我也是真不信。可现在不得不信。打虎伊始干劲十足,给党洗澡,洗去污垢,还党纯洁性。可是越打越不是滋味,越打越恶心。就好比你手里的机枪喷着火焰,敌人在你面前一大批一大批倒下去。开始胜利感挺强,可是随着时间推移,敌人不断往你的枪口上撞,撂倒一批上来一批,再撂倒再上来,何时是尽头?习总,请你告诉我,何时是尽头?”

我冷冷地回答:“毛主席说过,要消灭一切反动派,全无敌。打虎也一样。打到领导干部不想贪不能贪不敢贪。”

王岐山凝视我:“可能吗?近平,你说可能不想贪不能贪不敢贪?”

我闪避着他的目光:“岐山,不管可能不可能,既然党把重任交给我们,尽力而为才是。”

王岐山争辩道:“但必须认清什么是可为的,什么不可为。”

我回敬道:“首先要想的是,什么该为,什么不该为。而不是可为不可为。难道不可为就不为了吗?不为怎么会知道可为不可为?”

王岐山点点头:“好,近平,你听我说。问题是现在已经为了,打虎已经过百。所以今天才有资格说,打虎不可为。”

我发扬民主:“好吧,你说说为何不可为吧。”

王岐山分析道:“老虎是谁?领导干部。领导干部是谁?朝廷命官。朝廷命官是干什么的?朝廷命官是朝廷用来管理国家的。说明白一点就是党中央用领导干部管理人民群众的。现在我们把这些人称为苍蝇老虎,而且还满世界嚷嚷拍苍蝇打老虎,你设身处地为各级领导干部想想,心里是什么滋味。”

王岐山喝口水后继续:“文革时人民群众每天晚上八点整守在收音机旁听完党中央毛主席又打倒了谁才安心睡觉。现在人民群众为党中央打老虎拍手叫好,每天盯着中纪委网站坐等老虎出事才安心睡觉。就好比中国大剧院里上演打老虎,人民群众就是观众,你我就是武松,吃饱了撑的打的这些都是鞍前马后辛辛苦苦替党中央办事的老虎。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嘛!”

我没好气插嘴:“谁让他们贪污腐败?”

王岐山像个怨妇:“问题就出在这里。毛主席当年要打倒资产阶级。资产阶级被打倒后又要消灭资产阶级思想。这资产阶级思想怎么消灭得了?现在,你给领导干部这么大权力,又要他们不贪污不腐败,这怎么可能呢?”

我不服气:“怎么就不可能?我看是可能的。毛主席那时候就没有这么多贪官污吏。”

王岐山说不过我,心中焦急,不断咳嗽起来。

我心疼道:“岐山,好好回去休息。过几天再说吧。”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5年12月24日, 10:36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