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赵紫阳说要建立“强有力的权威”

习总日记(2015,12,4)

很多人有这个毛病,有权时专横跋扈得意忘形,失意和受迫害时才想起法律人权,才想起民主自由。刘少奇同志就是其中的典型。近日开国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在海外互联网发表了一篇《与习近平老弟商榷》,弄得好像很民主的样子。假如他仍在体制内高官厚禄,吃香喝辣左搂右抱的,会念民主这本经吗?

薄熙来身陷囹圄,你们何曾听见他的家人要真相要人权?说明他们作为红色革命家后代有特权嘛。一旦替薄熙来出头要法律要公平,立马他们将失去特权。而且照样没法律没公平。因此罗宇的行为表明了,他被踢出体制外。红色革命家后代在体制外宣传民主自由那是假的,是口头民主派,真正手中有了权,照样专权。你们不了解我还不了解他们吗?

罗宇说,“但反贪腐,你怎么反?全党都腐,无官不贪,你反贪,就是反党。”

真是没文化没知识。反贪官是反个别领导干部。能与反对整个共产党组织相提并论吗?

罗宇说,“常委里,一个支持你,一个中立,四个等着你垮台。”

王岐山支持我,李克强中立,这没错。但其他四个等着我垮台是什么意思?你以为当年就没人等着毛主席垮台?就没人等着邓小平垮台?就没人等着江泽民胡锦涛垮台?不用我说,等着共产党垮台的人千千万万。光等有个屁用啊,等到死也是无济于事的。

罗宇还说,“你要真反腐,真想把一个腐败的中国共产党重新变成一个廉洁的为人民服务的党,像战争年代的中共,唯一的办法是有序的、逐步的民主化。今天的中国,遍地危机:信仰危机、道德危机、环境危机、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教育危机、医疗危机、资源危机。总之,没有一方面没危机的。为什么?总祸根就是中共的一党专政。”

笨蛋,民主化就是明着把咱共产党给煮了。活得好好的干嘛自杀呀?除非有病,有神经病。劝党放弃一党专政走改良道路逐渐民主化的,都是有病。不但神经有病,智力也有问题。

我们共产党一些高级领导干部,退休后写书出书赚稿费。依我看来这也是腐败。谁敢不买他们的书?全国大大小小党和政府机关敢不买吗?各地新华书店敢吗?赚点钱是小事,在回忆录里唠唠叨叨吹捧自己如何廉洁如何为党为人民,才是恶心无耻的。

不谈刘少奇同志文革被批斗时才想起宪法这茬,谈谈赵紫阳同志被软禁时对中国的思考或许对今天的我们有所启示。读过《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的人说他觉悟非常之高,理论非常之强,认识非常之深。

1991年10月,他无限感慨地摊出自己思想上未能解决的难题:“一、又要改革,又要保持禁区,难呀!二、又要提高经济效益,发挥积极性,又要保持就业搞稳定,难呀!三、在‘老人政治’控制下,要尊老,又要改变老人旧的思维模式,难呀!”

难,不可怕。否则要我们共产党干什么?赵紫阳同志所认识到的难,正是我们所面临也要克服和解决的困难。但我有信心。

赵紫阳同志对中国政治形势的认识完全正确。他说,“在发展中的国家由于社会矛盾多,没有一定的集中,没有一个稳定的环境,没有强有力的权威来领导,难以进行社会改革;在这些国家不宜实行多党制,否则会造成混乱,改革也难以推行。”“党的干预控制不改变,进行改革确实难。但如果没有凝聚力也难。”“中国不能出现权力真空,共产党不能瓦解,那样,中国就要出现混乱,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中国需要共产党,否则中国会出现动乱,就要倒退,外国虽不希望中国强大,但也不愿意中国乱。”

因此,树立“强有力的权威”,是我的基本任务。只有“强有力的权威”建立起来,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地位才能稳固坚实,中华民族复兴梦才能得以实现,中国人民才有幸福可言。

120415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5年12月3日, 7:35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