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我对999急救回应的相关声明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时代999急救事件专题

晚上十点多看了某媒体记者转来的999急救相关声明。逼得我不得不连夜回应一下。

1,首先感谢999如实的证明了我叙述的基本事实,无论是机场医院的转诊,不送我去朝阳和协和等上级三甲医院,包括认为我吸毒。

2,关于不送我去朝阳协和,999急救唯一的证据是9点59分的一个协和医院来的信息,说协和急诊量大。我暂且不去怀疑到底有无这条信息。

我想说,我转诊是在12点半左右,999急救以两个半小时前的单一一家医院过期信息,无视最近的安贞,中日友好,地坛,朝阳等一系列三甲医院,甚至路遇解放军306医院而不入,把我准确的投递到自己经营的急救中心,我不知该如何理解。

再有,999回避了急救医生说朝阳和协和挂不上号的原话,不知为何。期待精彩的解释。

3,首都机场医院急诊室主任明确说,我的病有可能是胃穿孔,应该转上级医院,不知999急救如何把自己的医院理解为同级机场医院的上级医院。也不知急救车医生是如何跟机场医院医生交接的。

4,在诊疗过程中,提出我不配合治疗,我想请999详细解释一下,我都有哪些不配合治疗了?麻烦详解。

至于拔下胃管,我早在前面的长博文里明确说明过,这是因为我当时已经做了所有该做的检查,痛不欲生但999医生毫无办法。而那时身边没医生理我,我痛苦的叫喊,要求医生立即做进一步治疗。

而这位999的医生,见我惨状之后,却第二次强硬的问我,是不是想吸毒,我无法理解。

至于喊着打止痛针,对于当时的我,别说打止痛针,只要能止痛,你打我一枪都行。难道999急救中心判断病人是否吸毒就是以病人喊痛打针来确定?医学对吸毒有多种明确的诊断方式,对此,已有多位相关医学界人士做了详解,我作为外行,不再多说。

5、 999急救中心原文:“如果患者张洋对999的处置过程有异议,存在医患矛盾,应当通过法律途径依法解决,我们相信法律会对该事件作出客观的评判。当前是 法治社会,对同一事件,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理解和认识,应当通过诉讼程序解决,不应该误导社会舆论,加剧医患矛盾,影响社会稳定。我们通过该事件也将不断提 高院前急救服务水平,按照市委市政府及市卫计委、市红十字会的要求,继续为社会提供优质的服务。”

我的阐述:首先我是依法向北京市卫计委投诉,不晓得这算不算法律途径。其次,麻烦问一下,我们基本的事实都是一致的,不知那里误导了社会舆论。贵急救中心历年来在北京市民心中攒下“良好”口碑,是我误导的么?

本人作为记者,一直致力于缓解医患矛盾,尤其本次事件中,本人和众多医生和谐交流,成为挚友,从无鼓动医闹。难得众多医学界专家学者大V,在一起事件中理性交流,为患者所想,为急救体系出现的问题建言献策,难道这是加剧医患矛盾?

最后一句说我影响社会稳定,请问哪里不稳定了?麻烦具体向北京市公安部门反应。究竟是你们不稳定还是社会不稳定?请勿偷换概念。

6,999急救中心若是真正的公正的调查,至少应与我联系并详细问询情况,但是在我最近一周里,999急救没有一次与我联系,没有一次向我了解细节情况。

这种自己跟自家兄弟开了两天会,就得出个调查结果,请问,公正吗?

最后要说,今晚太累了,麻烦999急救中心再发声明,请考虑我作为患者的作息时间,尽量在上午或下午。

希望我跟999急救中心的这起纠纷,能成为法治社会的一个范例,不扣帽子,理性表达,真实的用良心对待自己说的每句话。希望999急救中心与我本人,携起手来,肩并肩,共同为院前急救的改良,为人民群众的医疗需求,为和谐社会建设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晚安。

2015年12月1日, 4:04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