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赵缶:沈颢案或许只是新闻黑夜的开始

令无数媒体人关注的沈颢案终于有了结果。据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二十一世纪传媒及原总裁沈颢等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系列案件12月24日一审宣判,浦东法院以被告人沈颢犯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职务侵占罪,具有自首、立功情节,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沈颢被捕后,媒体报道多用“新闻圣徒”来称呼他,即使面对这样一个无数新闻从业者心目中的偶像所在,媒体报道仍不忘寻找亮点,“新闻圣徒”和“阶下之囚”的反差似乎是在讽刺,讽刺无数以为自己还是无冕之王的新闻人。

沈颢是“”理所当然的代表人物之一,这位北大才子有着令人惊叹的才华,不仅仅是他的文章他的诗会让你泪流满面,还因为他作为媒体管理者领导了传媒业辉煌的一段历史。这种辉煌不只是体现在舆论报道的扬眉吐气,还体现在媒体从业者令人艳羡的工资水平。尽管往事不可追,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评价沈颢,新闻理想都是他的一个标签。正因此,沈颢的被捕才更令媒体人有兔死狐悲地悲凉感。

对沈颢的被捕以及判刑,不乏观者大声叫好,那往往都是媒体行业外的人。他们或被收过红包,或被不客观报道过,或因为这样那样直接或间接的感知,对媒体有不好的观感,对记者这个职业有厌恶,这其实是正常的。在中国,只要《环球时报》还拥有一大批坚定地拥护者,舆论监督的公共意义就永远形成不了共鸣。

和所有的行业一样,新闻业亦有其问题、毒瘤。而在中国,新闻业又是一个尤为特殊的行业。它处在挣扎之中,也在撕裂当中,对于身置其中的人而言,新闻人终其一生都必须在这种环境和理想的撕裂之中挣扎。沈颢作为媒体的管理者,他要让新闻不死,他还要让从业的新闻人能活,所考虑的所经历的所感受的应该尤为丰富尤为强烈。

正因此,媒体人大多理解沈颢,也愿意为他说话,那是因为从沈颢这里,大家几乎能够看到这个行业共同的命运。也明白,任何一个媒体人站到沈颢的位置上,他今天的罪你很大的可能会犯,但他的成就你却不一定能达到。

更关键的是,它让人忧虑,舆论监督的力量如何继续传承下去?这样一种力量来自于媒体人的内心,它还有一个词叫“新闻理想”。旁人对新闻人恶意的揣测不要紧,可怕的是新闻人对于自身前途的揣测更不堪。当新闻人失去理想,自然也就不再有力量。到那时,歌舞升平的盛世大概也是所有新闻人的牢笼了。

总结来说,沈颢的判决,意料之中,却难免令人悲观。过去的历史不算好,但现在的天空却更糟,至于未来如何,也只能且行且珍惜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最新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

2015年12月24日, 12:07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