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意气:解读999急救声明

999急救关于“南航事件”有关情况说明

999急救中心自2001年成立以来,与“120”共同承担了北京市民日常急救任务,目前急救工作量占全市急救任务的50%,为城市的安全和市民的健康做出了重要贡献。(解读:50%只是因为占有了特权的应急电话号码而获得的急救任务入口流量,并不代表其贡献达到50%。另外,50%这个数字有点蹊跷,如果说大约一半可以理解,但50%那么精确的数字只有两种可能性:1.999和120达成协议,拨任何急救号码都轮流分配到两家单位,这样可以精确地保证每一家获得50%的“生意” 2.999的领导不讲科学,认为40%、50%、60%都没什么区别,都是大约一半。)

作为国际人道主义组织 (解读:中国红十字会和国际红十字会是没有关系的,中国红十字会只能称为中国人道主义组织,在不接受国际红十字会规章管理的情况下是不能冒用国际红十字会的品牌的),999在做好城市医疗急救工作的同时,还承担着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的救援任务,先后在汶川地震和玉树地震救援中成绩突出,两次被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全国抗震救灾英雄集体”称号。2013年作为中国红十字国际救援队赴菲律宾参与国际救援,圆满完成任务,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好评,为国争光。999作为首都红十字救援机构,主动承担重大国事、要事、赛事的医疗急救保障任务,圆满完成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国庆60周年大庆、2015年世界田径锦标赛、9.3阅兵等重大活动医疗急救保障任务。(解读:对上服务得好,不代表能对老百姓做好服务,而且往往还相反,这是两种不同的基因,两种不同的文化,两种不同的管理运作方式,这就像上级任命的官员不一定能做好对普通民众的服务一样)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群众对医疗急救需求的提高,率先在全国开展专业航空医疗救援,实现空中与地面、长距离与短距离相结合的空地一体化救援模式,为推动我国医疗急救现代化迈出了创新发展的重要步伐。(解读:本次事件就是空中出现急救需求,为什么没能看到999所宣传的空地一体化救援模式,会不会该模式只存在于向领导汇报的演习中?)作为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在积极应对传统危机的同时,遵循国际人道法,按照国际惯例 (解读:无论是按照国际人道法还是国际惯例,急救都应该将病人送到最近的可救治的医院,999这次遵循了吗?),999在应对非传统危机中,积极发挥着人道主义组织独特的作用,已成为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建设中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

南航事件发生后北京市红十字会及999相关领导密切关注,市红十字会领导要求999积极配合市卫计委及各级卫生行政部门相关调查。(解读:积极配合领导的调查,不必配合民众的知情权,也不必给当事人一个交代,更不必关心是否存在自身责任是否需要改进)999本着对患者负责(解读:据当事人披露,999从来没有找他做过调查,这就是“对患者负责”的态度?那什么才能叫不负责呢),对公众负责的态度 (解读:过了这么长时间才发这么一个声明,这也算对公众负责吗?如果巴黎恐怖袭击后法国政府也是过了几天才发声,是不是也算对公众负责?),认真调取、核实有关资料,询问当事人员 (解读:患者本人不属于当事人员,只有体制内的才有资格当“人”),还原了事件经过。首先向患者张洋表示慰问,祝早日康复。其次,对所有热心关注999的公众及网民们表示感谢。

2015年11月9日12时07分, 999指挥中心接到首都机场急救中心医务人员报警,一位腹痛患者转院需使用救护车,接到报警后立即调派就近救护车赶往现场,在去往首都机场急救中心途中,车组人员与患者电话取得联系,了解病情,同时讯问患者转诊哪家医院,患者表示自己是外地人,不知道去哪家医院,未明确转诊医院。救护车组人员12时21分到达首都机场急救中心急诊大厅,当时患者张洋看到急救人员问“是不是接他的”,急救人员与患者核实信息后明确任务对象,随即与首都机场急救中心医务人员进行交接,几分钟后999急救人员与首都机场急救中心的保安共同将患者张洋扶上救护车离开。

在救护车上,患者张洋问“去协和还是朝阳医院”, 因999急救人员已接到指挥中心通报11月9日09时59分协和医院医务处来电请求的通知(内容为:“我们急诊爆满,麻烦您帮我们协调一下,减减压。”)。(解读:且别说这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之前的事了,那为什么不尊重患方意愿而送到朝阳医院呢?)由于恰逢周一,急救人员及时通过手机查阅高德地图,通往朝阳医院、协和医院的道路交通拥堵,转诊时间较长,同时患者无家属陪同且行动不便,无人陪同挂号和协助检查 (解读:患者同事已经在赶来陪同的路上了吧?),按照就近、就急、就能力和遵照患方意愿转诊原则,建议其转诊急诊抢救中心并征求患者张洋的意见 (解读:这是关键,急救抢救中心是就近、救急、就能力的医院吗?请扪着良心说给一个能让北京医生看得过去的说法。对此说法当事人的回复是“无视最近的安贞,中日友好,地坛,朝阳等一系列三甲医院,甚至路遇解放军306医院而不入,把我准确的投递到自己经营的急救中心”)。(根据百度地图搜索证明相同时段首都机场急救中心至协和医院、朝阳医院、急诊抢救中心,虽然到急诊抢救中心比其他两家医院远几公里,但时间最短)(解读:那到其它医院呢?从机场高速、京平高速、京承高速再到中日友好和安贞医院就非常近了,而且中午是北京白天交通中唯一不堵车的时候)张洋表示同意 (解读:患方本人意愿是协和或朝阳医院,这是999利用信息不对称有意误导患方后改变了患方的意愿,然后再称为“尊重患方意愿”)。随后急救车组上报999指挥中心开辟接诊绿色通道。转运途中患者张洋与多位朋友电话联系后再次向救护车医生明确转诊至急诊抢救中心,并签字确认。在转运过程中,医务人员密切观察病情,随时询问患者身体状况并不断安抚患者。

患者于13:00到达急诊抢救中心,急诊科根据指挥中心开辟绿色通道的通知,提前安排医护人员接诊,患者到达急诊后立即给予了吸氧、心电监护、询问病情、查体,医护人员为其挂号并协助患者陪同进行相关检查,检查结果回报后,请普外科、内科主任联合会诊,初步诊断:腹痛原因待查,不完全肠梗阻不除外。对患者进行禁食水、补液、 甘油灌肠、下胃管行胃肠减压等治疗后,患者排便一次。

根据会诊意见:患者下腹部压痛,无反跳痛,无腹肌紧张,肠鸣音存在,无气过水声。结合辅助检查,排除急性阑尾炎、急性胰腺炎、胃肠穿孔及内科疾病,考虑有不同程度的肠梗阻,建议收住院进一步治疗,必要时手术开腹探查。但随后患者不配合治疗,自行拔出胃管,多次强烈要求注射止痛针 (解读:据当事人提供的信息,当时的疼痛超过了女人生孩子,要求注射止痛针并无不妥。如果999要求病人都要像关羽那样能够刮骨疗伤才能算配合治疗,那不好意思,我们都做不到,不配做999的病人),一再干扰医生对病情的诊治。根据患者所述症状与体格检查、辅助检查结果不相符时,会考虑少见病、疑难病,包括再次追问特殊既往史,如吸毒史等,以协助医生对患者的诊断和治疗。(解读:在明知存在肠梗阻可能性的情况下,为什么只认定吸毒这种可能性,而不担心如果真是肠梗阻耽误了治疗而出现危险?)在诊治过程中,患者朋友到达急诊抢救中心,医生将患者张洋病情向其朋友详细告知,其朋友与患者商量后要求转院,并拨打999急救电话,于15时43分将患者转往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针对患者的病情演变过程,所以急诊抢救中心对患者的检查是恰当的 (解读:在机场医院已经做过的检查再做一遍也是恰当的吗?只为了多收点检查费就重新折腾病人一次,而且耽误了救治时间,这就是“恰当”的治疗?另外据当事人说,有些检查还加重了病情),也是符合诊疗规范的 (解读:在999急救中心符合诊疗规范都查不出来是什么病情,到人民医院就给治好了,大约有两种可能性:一是999的医疗水平过于低下,不够格承担急救治疗 二是所谓符合诊疗规范是谎言)

如果患者张洋对999的处置过程有异议,存在医患矛盾,应当通过法律途径依法解决,我们相信法律会对该事件作出客观的评判。(解读:当事人张洋已经明确表态,不争个人利益,而是要改变这一害人的急救体制,而普通的诉讼是达不到这个目的的,只有公开当前急救体系存在的问题,让公众了解后施加舆论压力才有可能。例如,孙志刚事件如果仅仅是其亲属提起一个诉讼,绝不可能导致救助体制的改变)当前是法治社会,对同一事件,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理解和认识,应当通过诉讼程序解决,不应该误导社会舆论 (解读:当事人公开这一事件也是符合法治社会的行为,只要当事人的行为不违法即可。法治社会是除了违法的事都可以做,而不是说只有领导允许的事才可以做),加剧医患矛盾,影响社会稳定。(解读:意思是说做了破坏社会稳定的事不算破坏社会稳定,将破坏社会稳定的行为公开出来就算破坏社会稳定了。也就是说,贪官贪污不算破坏社会稳定,中纪委公开披露贪官行为则破坏了社会稳定)我们通过该事件也将不断提高院前急救服务水平,按照市委市政府及市卫计委、市红十字会的要求 (解读:典型的对上不对下的立场,不是以尽到职责做好急救工作为首要原则,而是以服从领导指示为首要原则),继续为社会提供优质的服务。

结合目前正在进行的北京市人大院前急救条例立法,建议进一步依法和规范完善北京市院前急救体系,在充分发挥政府医疗急救主体作用的同时,重视和激发社会力量参与院前医疗急救的作用。(解读:院前急救自设急救中心违背急救的原则,规范和完善的体系是应该禁止这种方式,希望本次立法能达到这个目的,也希望999能自觉认识到这一点并主动改变)

针对目前北京特大型城市医疗急救新期盼、新要求的实际,借鉴国外医疗急救经验和做法,建议将接诊任务按紧急和非紧急进行分别区分调派,以发挥120和999的各自优势 (解读:999最为关心的是这次立法时将999裁掉,统一急救号码,所以呼吁要保留999,即使999犯了如此大错后其领导最关心的问题既不是道歉追责,更不是反思改革防止出现同类错误,而是借此“曝光”机会呼吁一定要在立法时保留999的利益),共同编织城市医疗急救网络,满足各类医疗急救需求,为广大市民提供更好更完善的急救服务 (解读:不利用北京现有的丰富强大的医疗资源,而是让拥有特权急救号码的单位自行建设医疗网络,从而进一步垄断急救病人所带来的利润,这就是999心目中位广大市民提供的最完善的急救服务。再翻译一下就是:急救服务不是为了救助急病人生命的一种医疗服务,而是从愿意不惜成本拯救生命的急病人中赚钱的一种商业模式,拯救了最多病人的不是最完善的医疗服务,让领导赚到最多钱的才是)

2015年12月1日, 3:23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