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向|牟传珩:习近平与胡耀邦南辕北辙

——高调纪念隐含何种政治盘算

十一月二十日,是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诞辰一百周年。中共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大型纪念活动,习近平发表长达三十分钟的讲话。胡耀邦当年殚精竭虑、用心良苦地推动党内冲破精神牢笼,是名副其实的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前线总指挥。胡耀邦的主要“政治遗产”,就是坚持解放思想,接纳普世价值,推动政治改革,平反冤假错案。然而胡耀邦终因“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遭到中南海保守派集团群起围攻,黯然下台。他一九八九年含冤谢世,引发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而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直推行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左倾路线,与胡耀邦根本就是南辕北辙。

政治立场的开明与保守

坚持“两个三十年不否定”论的习近平,是继毛泽东之后,中南海最保守的一个领导人。而胡耀邦则是中共改革开放以来,党内推行思想解放、政治宽容的开明派代表人物。胡耀邦曾经在反自由化时说,我们有些很受尊敬的领导人常常吃饱了饭没事干,对一些非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大惊小怪,“难道中国真的形成‘舆论一律’才叫社会主义?我看不见得”。胡还批评那种“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的审查制度。在胡耀邦时代,中国涌现出一大批反思、批判现政的自由派公共知识分子,如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等。他们大力宣扬自由、民主、人权等理念,并对中国后文革时代的非毛运动发挥了极大的影响力。

而习近平正相反。他上台不久,就发起意识形态“新舆论斗争”,其著名的“八‧一九”讲话中,刻意强调全党不能搞“爱惜羽毛”、装扮“开明绅士”那一套,不能做“骑墙派”,要“敢于亮剑”。去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官方微博披露:“(近期)对意识形态工作再发重要指示:要在重大问题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绝不允许与党中央唱反调。”近两年来,习近平当局就一直禁止一切“非议中央”言论,现在又发展到出台“最严党纪”,剑指“妄议中央”。这分明是对胡耀邦开明影响力的明确否定与打击。

对普世价值的接纳与围剿

胡耀邦的另一大贡献,就是支持引进了以《第三次浪潮》等西方著作为代表的蓝色文明,是站在中共党魁角度上接受普世价值的最早推动者,而被邓小平称谓“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正是在胡耀邦时代的中国得到了广泛传播。

而习近平执政以来,不断强调意识形态控制,大搞“七不讲”、“新反右”。官方喉舌一再发起对民主宪政、公民社会、普世价值的围剿。习近平特别强调互联网已成舆论斗争主战场,是中共面临的“最大变量”、“心头之患”,指责西方一直想用互联网宣扬普世价值扳倒中国,为此不断公布各种社会治安、网络安全、新闻媒体禁令。由此可见,习近平成为中共唯一一个明火执仗地点燃反普世价值意识形态烽烟的总书记。

胡耀邦在思想界、理论界鼓励反思、批判,在文艺界宽容讽刺文学、伤痕文学、揭露文学,“不抓辫子、不戴帽子、不打棍子”,为知识分子消除顾虑,解放思想,创造了“宽松、宽厚、宽容”的政治环境。胡耀邦指出:“提出真理标准的目的就是提供一个破除新旧个人迷信,粉碎新旧精神枷锁的理论武器。”胡耀邦严肃指出:“要清算乱打棍子这种恶劣作风”。

反观习近平当政以来,一面鼓动全社会歌功颂德的“正能量”,制造奉迎拍马的社会舆论,让花千芳、周小平等网络吹鼓手,接受“皇恩浩荡”钦点,同时大批培养专业“五毛”,并带动出各种“自干五(自带干粮的五毛)”队伍,一起参与制造思想文化的奴性生态。另一方面中南海将党内外一切“异见”诉之谓“砸锅党”,砸人饭碗,甚至投入大牢。这是公然背叛胡耀邦“政治遗产”的文化专横。

党政分开与独揽朝纲

中国政治体制的主要弊端,就是“权力过份集中”。为此,胡耀邦、赵紫阳力主“党政分开”,一再提出执政党现代化整体建设架构。胡耀邦多次提出要接受“文革”一人制体制、一人说了算的惨痛教训,要实现党内民主监督,党政职能分开,特别强调权力不能过分集中。这正是建立“依法治国”框架的核心所在。

然而,习近平却在“改革”的名义下,不仅公开设立更加“以党代政”、“以党代法”的各个“领导小组”与“国家安全委员会”体制,将党、政、军、经济、司法等各项国家、政府所有的权力,都高度集中到党魁个人手里。甚至今年一月十六日,要国家各大权力机构,都向党的总书记汇报工作,象征着习近平正在颠覆胡耀邦时代强调的“集体领导制”,行独揽朝纲之实,引发海内外舆论广泛聚焦。

胡耀邦的主要功勋之一,在于平反冤假错案。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七八年到一九八四年,胡耀邦主导全国复查以所谓“反革命”为主的各类案件涉及近五百万人,平反纠正了约三百万名干部的冤假错案,复查改正错划右派五十四点七万人;纠正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十二点五万人,为四七万多名党员恢复了党籍,再加上数以千万计的受牵连的亲属、朋友、群众,基本解决了殃及一亿人的问题,可谓一个对毛泽东“专政”人民的全面否定时代。

而习近平上台以来,重提政法机关是“刀把子”理论,不断加大打击异见分子力度,大张旗鼓地展开“亮剑”的专政维稳行动,甚至连“倡导公交性骚扰防治机制”的活动,迎接妇女节的数位大陆女权主义者都抓捕。特别是中国资深独立记者、七十一岁的高瑜,因公开了习近平主导的“七不讲”文件,被抓捕判刑,接着又对死磕派律师群体开展大规模围剿,被民众称为“中国大陆的美丽岛”事件。如今,当局对维权人士、维权律师、异见作家及记者、基督教“家庭教会”、天主教神职人员及一般上访民众的打压越来越严重,新的“思想犯”、“言论罪”、“维权罪”等政治冤狱又被不断制造出来。这是对胡耀邦力主平反冤假错案的现实反动。

“历史虚无主义”的断意取舍

如今一个强调全党不搞“开明绅士”那一套的习近平,为何偏偏又高调纪念党内的右倾开明派代表人物,究竟出于何种政治盘算,引发海内外舆论的高度关注?

记得今年年初,有网文称习近平批示高调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原因:“胡耀邦同志身份地位敏感,他的部分言行长期被敌对势力利用来反党反社会主义。通过纪念胡耀邦百年诞辰,要还原胡耀邦同志是一位坚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是捍卫毛泽东思想的优秀党员……总之,要把胡耀邦同志从对方手里夺回来。”其实这不过仅是种民间调侃而已。但习近平借纪念会不厌其烦地借题发挥自己的“三个自信”、“四个全面”、“中国梦”,可谓是夹带私货,用意明显。

此外,此次官方纪念胡耀邦有三点值得注意:习近平会上虽然给了胡耀邦各种美誉,却回避他因接纳普世价值,宽容自由化下台的原因;在央视同日播出的《胡耀邦》一片中公然造假,多处更换、抹去了赵紫阳的画面;胡耀邦在上世纪八○年代对政治改革有过许多精辟的论述,但新出版的《胡选》却将其大部分删除。习近平如此对胡耀邦进行他所谓的“历史虚无主义”的断意取舍,扭曲阉割,为己所用,正应了民间的调侃——习近平还真以为可以掩耳盗铃,把胡耀邦从“对方手里夺回来”。

《动向》2015年12月号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最新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

2015年12月16日, 10:33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