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哥社论 | 公知投放的精神雾霾更可怕

640
【题图当代水墨,作者新浪微博:@秃头倔人】

北京一夜之间放晴了,有力地回击了雾霾可防不可治的说法。长久以来,这种说法被公知界牢牢把持,在偶发的雾霾天气里投放出来。不明真相的群众不是太明白,但也只是受其短暂的困扰。相比于正常的环境现象,公知所扭曲的精神雾霾更可怕。

中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这些都是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暂时性困难,在习总书记倡导的绿色发展观下,都会妥善解决。但在解决之前,需要社会凝聚共识,不要在雾霾中迷失方向。而不甘寂寞的公知界,想方设法要散布精神雾霾,这是可笑与不合时宜的。

对中共执政历史稍有诚实态度的,都会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反对精神污染的伟大运动。在今天,反对精神污染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并且在社会领域里获得了新的生命力。反对精神雾霾,就是反对使用阴谋论手法,给老百姓灌输精神雾霾的迫切使命。

精神雾霾有各种各样的表现,但是总结起来就是“两反”:反政府,与反官员。这些个人声音造成了喧哗的假象,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将矛头对准政府,认为政府治霾不力,甚至认为政府无心治理。这种精神雾霾法无视“北京蓝”的成果,非常令人遗憾。

公知大V还有南方系在散发精神雾霾上还有一招,那就是片面指责官员对此事没有用心尽力。这也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在今年的禁烧秸秆政策实施中,我们的基层官员日夜守候在田间地头,虽然有卫星辅助,但主要靠嘶哑的嗓子,守护了华北大都市的空气安危。

对于精神雾霾的传播,社会持宽容的态度,这也是我们这个社会日益进步的表现。但是一些人仍对这种宽容、宽松与宽厚,持有轻慢的态度。有人就污蔑说正因为没有社会支持,治霾才搞不起来。这种缺乏根据的指责,逞一时口舌之利,却分裂了社会。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有些NGO在与境外势力撇清关系后,也及时发声,像XX之友就勇敢地站出来,用民间立场与民间表态辟除雾霾的种种谣言,证明官方的监测数据反而更可信,民间监测不靠谱。这种做法展现了民间社会的能见度,是精神雾霾无法阻挡的。

还有一些人混淆舆论,指责北京市长治霾军令状是“儿戏”,死盯着“提头来见”的玩笑话,将它作为官员不作为的证据。稍有政治认识的人都知道,北京在治霾上动用得政治资源是全国最多的,作为巨型城市的市长,不该受精神雾霾影响,应该继续咬定雾治霾不放松。

社交媒体很快捷地反映了社会意见,但是对鱼龙混杂的社交媒体,也不能全信,甚至被它牵着鼻子走。政府在怨声载道的微博指责下,毕恭毕敬,这是从前没有的,应该珍惜这种开门纳谏的官员。政府要按照既定的治霾思路走下去,莫为精神雾霾遮望眼。

正如习总书记在巴黎召开的国际气候大会上的庄严承诺,在全球气候治理上,当有“中国贡献”与“中国行动”——不论你是信还是不信,中国政府在治理雾霾上的决心不会动摇,这恰恰是“中国行动”的最好诠释。用“中国行动”驱散精神雾霾,我们的天空会更干净。

2015年12月2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