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台湾脚趾头与大陆脚趾头之辩证关系

习总日记(2016,1,31)

我是爱人民的,真的。诚心诚意地、顽强不屈地、掏心掏肺地爱着人民。

中共中央政治局1月29日下午就“十三五”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重点进行第三十次集体学习。我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发展战略重点,是“十三五”时期我国发展的“衣领子”、“牛鼻子”。抓准、抓住、抓好战略重点,是保证“十三五”发展开好头、起好步的关键,是保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获得全胜的关键。要准确把握“十三五”时期我国发展的战略重点,做到胸中有数、落实有策、行动有策,以奋发有为的精神状态、攻坚克难的拼搏意志、只争朝夕的紧迫劲头,通过抓好发展战略重点带动发展全局,把“十三五”发展宏伟蓝图一步一步变为现实。

我饱含热泪说:“脱贫开发工作是我们的一个突出短板,要举全国之力抓好,确保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刘云山举手要求发言:“城市贫困人口就不用脱贫了么?”

王岐山拍马赶来反驳:“城市哪会有贫困人口。都富得流油。‘人傻钱多’是嘛意思你知道么?是这我们这儿富裕的夸张说法。要是在毛主席那会儿,我们就压根儿不会承认有农村贫困人口。习总书记实事求是,承认有贫困人口已经很客气了。哪还有什么城市贫困人口?”

我认真地对刘云山说:“云山同志,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若能告诉我,哪个省哪个市还有一个贫困人口,我马上把那个城市的领导班子从市委书记到妇联主任全部双规,一撸到底。”

我转向大家严肃地:“同志们,建国六十六年了,若还不能让城市人口脱离贫困,我们还有什么脸面继续统治中国?当年共产党顶着雷推翻国民党政权,还不是为了取得全心全意为人民的权利。若…”

俞正声没礼貌打断我插问:“请问习总,‘顶着雷’是啥意思?”

我不屑:“连这都不懂还当啥政治局常委?”

俞正声不服气问王岐山:“岐山同志,麻烦你来替习总解释给大家听。”

王岐山一连茫然:“真不好意思,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词。还是请习总亲自解释吧。”

我语重心长地:“按照我们现在的是非标准,从建党起,我党犯了勾结外国敌对势力推翻国家政权罪。还好我们革命成功,罪行一笔勾销。因为检察院法院我们开,军队也是我们的。这就是一个雷。这个雷我们一直顶着,不垮台雷便不会爆。”

李克强笑了:“原来是这个雷。”

我冷眼道:“你以为呢?”

李克强不敢作声。

我告诉大家:“我是爱人民的,党也是爱人民的。当年共产党推翻国民党自己来做统治者,就是认为共产党将会比国民党做得好。否则推翻他干什么?如果知道国民党做得比我们好,就让国民党继续执政好了。是吧。以前以为台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后来看看生活得不错,所以就放弃解放台湾的念头。现在民进党上台,我们要听其言观其行。若他们能促进台湾经济发展,能让台湾人民生活幸福,海峡两岸暂时分裂也没关系。”

俞正声提醒道:“习总你这是台独言论。什么只要台湾人民幸福,暂时分裂也没关系。这是地地道道的台独言论。”

我不以为然:“为人民服务是我党宗旨。台湾由国民党民进党管理有啥不可以?只要台湾人民没意见,我们就没意见。哪一天若台湾人民向我党情愿说,请中央政府来接管台湾,我们大军马上出发,兑现为台湾人民服务的承诺。”

张高丽插嘴:“对,为人民服务是最高原则。统一不统一在其次。”

俞正声不买账:“那么台湾人民请求独立,我们怎么办?”

我马上回答:“那可不行。全体中国人民不会答应。”

俞正声说:“习总多次说了,鞋子合适不合适只有脚指头知道。台湾人民幸福不幸福只有台湾人民自己知道,管全体中国人民屁事!”

王岐山说:“台湾若独立,全体中国人民的脚趾头不舒服。这是问题所在。”

我问韩正:“请你说说,为何中国人民的脚趾头会不舒服?”

韩正嘿嘿一笑:“羡慕嫉妒恨。”

俞正声也曾主政上海。他补充说:“上海人民的脚趾头也想独立。”

我恨恨地:“想得美。”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6年1月30日, 5:24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