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赵太爷阿Q会谈记要

习总日记(2015,1,6)

最近听说民众纠纷不断,起因是赵太爷不许阿Q姓赵。便吩咐秘书去未庄一趟,让赵太爷找阿Q谈谈,搞好两造关系。正值多事之冬,流年不利,地方上少惹事生非。

以下是赵太爷奉我大大之命找阿Q会谈记录摘要。

阿Q听说赵太爷找他谈话,心想妈妈的又要出啥幺蛾子。不去。赵太爷一直等到点灯时分仍没见人影,不得不亲自去阿家登门拜访。

听是赵太爷的声音,阿Q开门侧身让进屋里沏茶倒水。经过改革开放,阿Q毕竟不是先前的阿Q了。

赵:“阿Q啊,我奉习总之命前来登门向你道歉,为以前不许你姓赵一事,表示由衷的歉意。”

阿:“赵太爷,那是什么年代的事了,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不过既然你提起,不妨告诉你。经过多年打听,现已查明,我的确不姓赵。所以,你当年说我不配姓赵,还真让你说对了。”

赵:“阿Q啊,你这么说更让我深感惭愧,简直无地自容。”

阿:“不、不、不。真的,不是气话。”

见赵太爷狐疑的神情,阿Q转身去拿了身份证递给赵太爷。

赵太爷看仔细后,惊得张大了嘴巴:“阿Q,你,你,你姓习?”

阿Q的身份证上写着他的姓名:习贵平。

阿Q微笑着收好了身份证,翘起二郎腿一言不发望着赵太爷。铮亮的皮鞋闪着耀眼的光芒。

赵太爷一阵头晕目眩差点血管爆裂。

尴尬了好一阵子,赵太爷勉强挤出笑脸:“阿,哦,习,习先生。请恕赵某人无知,早年得罪了习先生,还请习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高抬贵手,饶恕小人则个。”

习:“赵太爷,你刚进来我就说了,第一我不姓赵,第二你说的并无过错。我的确不配姓赵。”

赵太爷此刻犯起阿Q当年的毛病,膝关节自然而然宽松,扑通一声跪倒在习先生脚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我抬手示意秘书别再继续说下去:“你有没有查查阿Q身份证的真假?”

秘书回答:“查了。真的假的。”

我不解:“什么真的假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秘书慌忙道:“身份证是真的,名字是假的。是他买通了当地公安局办的真的身份证。”

我当机立断作出重要指示:“赶紧找到赵太爷,严格保守秘密不许对任何人吐露半句会谈内容。另外通知阿Q,什么都可以姓,就是不准姓习。”

秘书等着我进一步指示。

我作进一步指示:“让阿Q姓赵。他不是曾经说他姓赵么。”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6年1月5日, 5:42 下午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