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雅文

北京积分落户细则,已落地一个月。1月4日,中青报对3003名在北京工作、居住的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0.3%的受访者觉得积分落户政策让年轻人更难立足。世界那么大,为何非得来北京?因为人们知道,不管是教育、养老,还是住房,北京资源都最充足。可蛋糕这么大,分得均匀吗?

2015年11月28日,天则经济研究所发布《2015中国省会城市公共治理指数报告》,衡量了30个省会城市(除西藏、港澳台)的公共治理指数。比较七项绩效指标占比可知,在城市公共治理中,公众最关心的是社会公正。

Screen Shot 2016-01-18 at 下午5.56.00

那么,单就北京来说,各职业公民感受到的社会公正一致吗?

根据罗尔斯正义原则中的平等原则,如果财政资源不是花在最穷的人的身上,就是不公正的。因此该报告将不同职业的平均收入水平,按从低到高的次序绘成柱状图。从左往右看收入组,都是比自己高的收入组,每有一个在右面的收入组比该收入组的财政分配高就记为-1,这意味着较低收入组获得了更少的财政分配。反过来,从右往左看收入组,都是比自己低的收入组,每有一个在左面的收入组更低就记为+1,这意味着较高收入组获得了更多的财政分配。两者的计数相加则为该收入组的损益指数,损益指数为正意味着在该分配情况下获益,为负则意味着在该分配下受损,为零则意味着损益中立。

为方便比较,本文将所有分数指数转换成整数指数。人们可以直观地看到有几个职业组比自己所在组的公正性高或者低。

一、住房:房价虽高,但北京的住房分配最公正

买房,也许是所有北京人都绕不过去的坎儿。但不管房价有多高,北京的住房公正指数排名是第一。这方面的公正性,该报告用平均保障房的获得概率来衡量。

Screen Shot 2016-01-18 at 下午5.57.54
Screen Shot 2016-01-18 at 下午5.58.06

根据柱状图,收入较高的党政机关中高层干部,以及工人、普通勤杂人员等低收入群体更容易获得保障房。虽然工人、普通勤杂人员等群体的损益指数为负,但其得分为负的原因在于该组别收入最低。收入偏低的他们,更应该得到政府的财政补贴。不过补贴是有一定限度的。如果要使其损益指数为正,则他们必须比所有组别的保障房获得概率都高,要做到这一点是极为困难的。

可以看到,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职工的损益指数基本为正数。那么,他们是住房公正性上的受益者吗?为此,一图观政(微信号:P100017)采访了一位在北京事业单位工作的“”。

黄昉苨是一位记者,在《中国青年报》工作了四年多。刚买房的她,看起来并不开心。“那是个极小极老的破屋,大约30平米。”黄昉苨说,虽然自己在事业单位工作,但她也无法承受北京的高房价。她曾想申请两限房,但条件不符合;想申请自主型商品房,又怕质量不高且地段偏远。

“十年前单位还给分房,去年员工子女还能上史家分校。”黄昉苨觉得,自己在公正性上的受益其实远不如父辈,甚至不及一些市场化媒体的同行。当然,已是京籍户口的她也承认,就整个社会来说,她在公正性上是受益者,但这“距离一个普通伦敦人享受的权利,还差太多”。曾在伦敦布鲁内尔大学念书的她,经常回想起自己在国外的生活。

二、教育:私企高管的子女,最容易成才

还记得前段时间的“10万+”网文《同样的薪资水平,北上广深哪里过得更潇洒》吗?四大城市中,北京的衣食住行并非最优,空气状况还垫底。可这依然浇灭不了人们的首都梦,因为那里有最好的文化氛围:你可以看到独一无二的戏剧和展览,你的孩子还能在最顶尖的学校念书。

是的,好不容易买了房,你该考虑子女的教育问题了。该报告认为,所有职业调查对象中子女就读于重点学校(包括区重点、市重点学校)的比例,可以衡量政府对各职业的教育补贴程度。

三、养老:工人、勤杂工等低收入群体,最受“压榨”?

拼搏了大半辈子,一切尘埃落定。这时你必须要考虑养老问题了。在养老方面,北京平均收入较低的职业(工人、勤杂工、售货员、服务人员)受到最不公平的待遇。

养老金替代率,是指劳动者退休时的养老金领取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收入水平之间的比率。因此通过比较各职业的平均养老金替代率,就能衡量劳动者退休前后生活保障水平的差异,从而看出政府在公民养老方面的投入偏向。

Screen Shot 2016-01-18 at 下午6.01.44
Screen Shot 2016-01-18 at 下午6.01.56

可以看到,党政机关及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养老金替代率要远高于其他职业。其中,党政机关普通职员在损益表中的得分为负。这是因为其平均工资偏低。左边只有基层工种养老替代率比它低,而右边却有同等级单位中的干部群体养老替代率比它高。这说明,它之所以得分为负,只是因其公正性比体制内收入更高的中、高层领导阶层低。相对私营企业,它的平均养老替代率依然很高。

“其实根本看不到未来在哪儿。”黄昉苨说,虽然事业单位是公正性上的受益者,但不同的单位感受到的公正程度也不同。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可能会选择去体制外的单位,甚至不会到北京来。

比她晚两年入职的同事袁贻辰,也表示自己未来不一定留京。但在公正性的感受上,他比黄昉苨要乐观。“单位五险一金都齐全,工作氛围也很好。”他喜欢现在的工作,也喜欢北京这个充满梦想的地方。他觉得相比小城市,北京的公正性要好很多。

点评:从三个基本的社会公正指标来看,北京住房保障是全国最公正的,但其在教育和养老方面的治理水平却相对落后。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人员,在多数领域都受到更公正的待遇。工人和勤杂工等服务人员,在多数领域受到的待遇都不太公正。不过,数据代表的只是整体水平。到底该不该去北京工作,该不该落户,该不该买房,该不该定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