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南桥:香港危险了

据香港多家媒体报道,铜锣湾书店一名股东李波在岁末突然失踪。据李波妻子报案称,出事当日有人致电该公司表示要买十多本书,李波被骗到位于柴湾的货仓而中伏。几小时后,李太接到丈夫疑从深圳打来的电话,透露“正协助调查”,并表示“不要搞大”事件。这个电话所用的“协助调查”和“不要搞大”的说法,显示出此事背后中国公安操作的标记。这些说法是典型的中国大陆公安的用词。中国公安在“请喝茶”、黑头套、强迫旅游等措施的时候,通常会使用这样的语言,这类说法即使是香港的黑社会也不会用的。

在此之前,以专门经营大陆禁书而小有名气的铜锣湾书店,已经有四名股东和工作人员先后在泰国和中国内地失踪,至今不知下落。李波是在香港的地界失踪,事后给家人的电话却疑是从深圳打来。他是怎么从香港去了深圳的呢?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令人不安的事件。香港危险了。

香港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指出,事件的关键在于这些人是否自愿离开香港。他还指出,李波失踪后的“报平安”电话,说明制造事件者刻意营造失踪者是自愿前往内地“协助调查”,给人以没有失去自由的假象。在中国内地,公安是用不着这最后一步的,长久不通知家属的失踪事件有的是,但是香港不同,香港人在香港地面上失踪,司法部门照规矩是必须介入的。

香港和内地,实行一国两制,而最大的不同,保证“两制”能持续下去的关键,是香港实行与内地不同的司法制度。香港是实行英国人留下的普通法体系的,其关键性的核心是历史悠久的“人身保护令”,任何人在任何有可能失去人身自由的情况下,第一件事是法庭过堂,有独立的中立的法官来决定此人被拘押被限制自由是否合法,是否必要。也就是说,香港人在香港地面上,太太平平的是不会无缘无故突然被警察弄去“协助调查”的。在我看来,这是做一个香港人和做一个大陆人最大的区别。可是这一次,铜锣湾书店的股东李波却在香港地面上突然疑去深圳“协助调查”了。这令人怀疑,香港人所拥有的司法保护在消融。这种消融一旦开了一个头,会发展到什么程度,谁也说不上。这种事件不阻止,香港的司法体系就会逐渐变质。一旦香港的司法内地化,香港就不再是香港了。

当年邓小平承诺,香港回归后“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那么香港人有没有拒绝中国公安而“不协助调查”的权利呢?照理说,应该是有的,香港人在香港,应该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应该不受大陆公安的影响。然而,铜锣湾书店至今竟有五人失踪,股东李波是在香港的地面上失踪。香港警方称李波“身体智力正常,有手有脚,有出境自由”,对他的失踪只暂时备案,对案件列为失踪人士由失踪人口调查组跟进。其实香港警方寻找这个失踪人口应该找大陆公安,让大陆公安表态,人是不是在你们手里,你们不可以在香港地面上把一个香港人弄到你们手里的。

这一切,没有按香港法律体系的程序发生,连傻子都看得出,大陆公安在行动。

事实上,按照大陆的政治性格,大陆公安是不会放过香港的,问题只是在什么时候他们能够做些什么。香港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一个自由的地方,有时候大陆公安只能忍耐,不可以像在内地一样为所欲为,但是,大陆公安记仇,他们不会永远忍耐。只要香港的司法制度不阻挡他们,他们总有一天要在香港为所欲为的。

九七回归后,香港似乎一切太平。我记得曾经在香港的一个大学里短期访问,经常遇到大陆来的学者,还经常遇到大陆来的身份不明的年轻人。这类年轻人穿着讲究但是有雷同的风格,出入低调但是很显眼,因为只有他们在早餐的时候用小调羹喝咖啡而且喝出声响来。所有看到他们的人都明白,这些人是来公干的,但是谁也不打听他们到香港的大学来是来干什么的,大家都不由自主地对他们敬而远之。

那时候我就在想,他们最起码是来了解情况的,他们需要知道他们想知道的事情,香港没有什么事情他们不想知道的,不知道他们不放心不甘心。以后呢,以后他们会干什么?

十几年后,我们看到了这个“以后”,香港人李波和他的四个同事失踪,疑“自愿”地去了“协助调查”,还要家属“不要搞大”,而香港的警方和司法体系,却至今无所作为,而且看上去不想有所作为,不敢有所作为。

香港的自由,还保得住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使用SYNC分享软件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2016年1月3日, 9:33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