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错了?

早晨收到留美闺蜜发来的微信。她问我:我前几天去欧洲是不是错了?

她喜欢一个欧洲男生,两个人约好感恩节假期一起去欧洲玩耍。想起她几个月前就开始的期待与纠结,想起她在欧洲时的忐忑与兴奋,我很替她开心。但没想到,她的一切开心却因为她妈妈的一句话而产生了自我怀疑。

她妈妈说:你这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倒贴。

从本科就在美国读书的她有些不懂:我去找他玩,我自己也很开心。这跟送上门有什么关系?

可是被最亲的妈妈这样批评,她仍旧陷入了挥之不去的罪恶感。

中国姑娘们的罪恶感

想起几年前我去刚谈恋爱的男朋友家玩,妈妈知道这个事情后特别难过。在她眼里,还没有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女生就先跑去男生家还住在一起,这样以后会被男生家里看不起的。她觉得如果最后不能结婚,我会非常吃亏。

身边步入“适婚年龄”的闺蜜们也经常会跟我说,由于她们还没有结婚,或者找到的夫婿并不是高富帅,父母会承受很大压力。甚至还会有亲戚朋友认为这是她们父母没有尽到当父母的责任,没有催促她们快些嫁人。这让她们觉得自己好差劲,并且——觉得对不起父母。父母悉心培养了自己这么多年,自己怎么就不能给父母争光呢?从小优秀的她们怎么在这个竞争中就输给了身边人呢?

虽然现在我已能渐渐理解上辈人的顾虑,也承认在中国目前的社会现状中她们的担忧不无道理,然而越来越多的经历让我意识到,这条价值观鸿沟的形成背后横亘着太多的因素:两代人年龄的代沟,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以及存在于剧烈社会转型中的严重断层。这绝不是简单用对错二字就能评判的。

而处于这条巨大鸿沟中的姑娘们,实在太容易产生罪恶感。

耻感文化与道德舆论

有别于西方的“罪感文化”,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东方人更容易被“耻感文化”所约束。耻感文化,顾名思义就是就是注重廉耻的心态。这种文化中的人们非常在乎别人怎么说、怎么看、怎么议论,古代文化经典一再把“知耻“作为中国人为人处世的最后底线。中国的道德观念中在耻辱方面有较强的社会倾向,如果大多数人觉得这是错的,那么即使你自己坚信这是对的,为了自己的“廉耻“,也多半会随声附和:这是错的。

而在中国,女生怎样行为才是“对的”和“错的“?

相信很多姑娘都和我一样,从小我们接受的教育都是:女孩子要懂得自尊自爱,要矜持含蓄,不能没脸没皮,不要当坏女孩。诚然,自尊自爱绝对是个再正不过的三观,矜持含蓄也一直是为世界所称颂的东方之美,然而,何谓“没脸没皮”?何谓“坏女孩”?社会的定义却经常还停留在千百年前的旧社会。

在中国社会的主流舆论中,女性仍旧处于从属于男性的地位,在一定程度上被私有和物化。女性是需要保持贞洁以备待价而沽的商品,她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被选择”。如果男性没有给予女性名份或物质上的承诺,这个女生的付出经常就会被人看成“吃亏”、“被占便宜”——因为在这个交易中她们付出了感情或者身体,却并没有卖得到一个好价钱。

有没有人来问问女生,在这个过程中,她自己有没有真心感到快乐?

传统社会默认女生在两性关系中是责任大于快乐的——女生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在交往、亲吻以及性行为中会得到快乐呢?真是不要脸!在男女交际这个游戏中,大众更加在乎的是女生的名誉和操守,包括很多女生自己都会以这样的道德规范来要求自己,看看女生们互骂“绿茶婊”就知道了。

集体主义文化重名誉是件好事,却经常无意识地压抑了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她们何错之有?

在中国的“”事件中,不论是强硬的张柏芝或是很傻很天真的阿娇,她们的主题都是:我错了,我要向公众道歉。而“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在被问到是否会就“”事件道歉时,她却说出了如下的话——

“每当我要开始写(道歉声明)时,我都会觉得愤怒,我不知道我要为什么道歉。这是我的身体,应该由我做主。”(☞ 劳伦斯说出当年阿娇想说不敢说的话

我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道歉。

在西方社会的交际法则中,似乎很少有面子和道德的顾虑。男生可以向心仪的女生坦然示好,女生并不会觉得自己受到了侵犯;同理,女生也可以向心仪的男生大方地抛出橄榄枝,这也是她的自由。在没有伤害到他人的前提下,女生愿意和哪个男生约会、亲吻甚至做爱,这完全是她自己的事情。她尊重了内心的感受,在这个过程中感到开心和快乐,没有人有权利从道德层面和舆论角度对她们的个人行为进行评判。

崇洋媚外并不可取,因为世界上任何一种文化都各有利弊。然而了解另一种价值观可以让我们跳出固有的思维模式去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抛开有色眼镜,认真去思考这道歉究竟因何而来?这罪恶究竟因何而来?

应该道歉的,难道不是那些一边偷看艳照一边在网上口诛笔伐的人吗?

应该道歉的,难道不是那些将别人的隐私和家长里短当成谈资笑料的人吗?

应该道歉的,难道不是那些占据舆论制高点、企图道德绑架他人感情的人吗?

按照自己方式自由真诚乐观勇敢生活的姑娘,何错之有?

你无需对世界说抱歉

这一代姑娘们活得很累。

我们受了更多教育,有了更多的自我意识,也更愿意遵从自己真实的内心感受。然而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并没有跟上我们思想的前进,当我们勇敢忠于自我而活时,大众还在用“伤风败俗”“不知羞耻”这种旧社会的标签来评价我们。于是我们自我质疑,我们犹豫挣扎,我们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

让关心爱护自己的妈妈担心,这的确是很令人难过的事情。我们为此感到遗憾,然而这并不代表我们认为自己的行为有错。

我是一个人,我有权利选择如何对待我的感情和身体,我知道如何取悦自己并使双方都获得快乐。你如果认为这是“送上门的倒贴”,我反而认为我受到了侮辱——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你凭什么将我看成一个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东西?

“女人的缺点,同时也是最大的优点,太容易有罪恶感!沒生龙子、嫁不出去、日渐变形、陪公婆够不够多、小孩教得够不够好、工作太多失去家庭、不工作跟世界脱节……因为罪恶感我们让自己活得有责任,因为有责任我们让自己有时觉得很累!女人啊~有的时候你必须跟世界说:都给老娘闭嘴!”

这是我很欣赏的小s的一段话。

姑娘,你无须对世界说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