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2016,2,17)

近日有人在网络上妄议:2016,习近平过大关。说我在2016年面临过大关,经济危机是小关,政治危机才是大关。说各级领导干部从“坐等出事”到“坐盼出事”,总的来说就是希望我早日滚蛋,希望我向华国锋学习,或像胡耀邦赵紫阳一样,从总书记位置上滚蛋。说2016年有两根导火索,一不留神便会导致政治危机爆发:一是文革五十周年纪念,一是中共十九大人事布局。

今年是文革开始五十周年结束四十周年。我已指示一律不准举办任何形式的活动,官方不允许,体制外更不允许。当然,到时新华社会发表一篇官方社论,讲一些大道理引领舆论方向。

关于爱情,说穿了就是发花痴;关于文革,说穿了就是发癫疯,怎么可以允许随随便便讨论研究?文革结束后,改革开放时,讨论文革一段时期内,伤痕文学创作,真理标准讨论,因那个时期人民还朦朦胧胧觉悟不高,并没有把矛头明确对准我党。现在可不行。“六四”一声枪响,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反马克思主义。所以现在的政策和策略是严禁讨论。说白了就是往导火索上浇水,不让你着还不行吗?

至于十九大人事布局,我倾向于拖。以拖待死,等待老家伙们死亡,尤其是老江。等他们死了,我的话语权决定权就相对要大很多。所以,十九大会延后进行,至少延后一年。若按时召开,说明我又被人牵着鼻走。你们只要看见我哭丧着脸,就可以知道我在党中央权力斗争中的比赛成绩了。

台湾大选时,黄安周子瑜事件发酵,为民进党大胜助了一臂之力。2月15日,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于迎丽在凤凰网《凤凰全球连线》节目中接受有关美国军事威胁打击朝鲜问题时竟然扬言:“其实我们中国也完全可以考虑把台湾问题跟朝核问题可以联系起来看,如果说美国不排除用军事手段来解决朝核问题,那么我们其实在台海问题上面的一贯立场就是我们从来也没有排除过武力手段。”此话等同于:你若犯朝,我也可以犯台。

气得我立即把王沪宁叫来:“复旦大学就培养出这样的人才?”

晚上气未消,嘟哝道:“山东人脑袋少根筋。”话刚落音,“啪”地一声,挨了一巴掌。

美国参众两院日前通过由共和党籍议员总统参选人克鲁兹提出的议案,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为首都华盛顿一个广场命名,地点位于中国大使馆门前。若美国政府批准,中国大使馆的地址也将改为“1号”。

有意思吗?很好玩是吧?长不大你们。

我要向美国人民喊话,你们选出来的政治精英们,就这水平,用更改路名的方式寒碜我们,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你们知道中国人民闻讯后多伤心吗?有一位朝阳区大妈哭着问,今后我们跳广场舞,是不是也要改名为“刘晓波广场舞”?

看把她们气得,神志都不清了。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021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