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东步亮:赵家关于公布家丑的时间点选择

赵国送朝

最近赵学成为显学,我也来凑个热闹,贡献一点我的研究成果。今天先来谈谈关于家丑公布的时间点选择。

赵家家丑一般不外扬,如必须对公布,也会想尽一切办法降低影响。这个“研究成果”不算什么创新,也不是什么新发现,中国传统封建社会几千年来都是如此。不过,一个号称代表人类社会发展方向、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现代化政党,也延续此种传统,将这两点发挥到极致,且毫不避讳,也蛮让人沉醉,邻居各家应该都对此佩服得五体投地。

何谓“家丑不外扬”?赵家对媒体的管控,全世界知名,大家有目共睹,各种揭露已经太多,我就不多说。我想提请各位看官注意的是,在不得不公布一些家丑的时候,赵家在时间点的选择上,已经驾轻就熟,有了一套尽可能减小影响力的应对机制——这应该是赵家研究危机公关的豢养学者们的贡献。这个机制就是:对境外媒体和境外舆论关注的事件,选择西方的节假日公布进展;对国内民众关注的事件,选择中国的节假日或公众注意力集中在其他问题时公布进展。总的原则是,虽然从形式上讲,事情对外公布了,但绝不给或尽量少给公众言说的时间与空间,想办法让舆论尽快平息、让人们忘记赵家的这些丑事不要再谈,比什么都更重要。

比如,境外机构和舆论一直关注中国的政治与人权案件,赵家便专门选择西方媒体及人权机构休假、度假时公布事件进展。2009年判决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罪名成立获刑11年时,便是圣诞节。人权律师高智晟2006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时是圣诞节前三天,即12月22日。维权律师浦志强去年被宣判的时间也是圣诞节前的12月22日。赵家人认为,这个时间西方驻华外交官和驻华媒体都放假了,西方各国民众也都在欢度节日,无暇他顾,这个时间节点宣布不会被西方媒体“大肆炒作”。

而中国国内的重大“负面”事件,只要时间点可控,他们也一般都会选择民众忙于别的事,没时间“操闲心”时公布。最典型的莫过于周五晚上中纪委公布“大老虎”被查的消息,以及周六、周日证监会出台各种能影响股市的惊天动地政策。

还有一些必须公布、但一旦公布可能引发极强舆论风暴的事件,赵家的家长们也会精心选择日子。比如2015年最震憾的事件之一天津港大爆炸,事故调查结果选择在中国农历新年前夕、中国人合家团聚的除夕前两天公布,就是趁大家都忙于回家过年、多数人在路上之际,把这事了结了,不想让民众再聚集热议、讨论这件事。而且,公布过程部署得极其严密:文字、图片,全国媒体一律只能用新华社通稿,不得自行采写,不得做事件回顾,尽量低调处理,不得放在过于突出的版面。有的省还另行规定,一律采用新华社标题,不得自行更改标题。于是,翻开2月6日的报纸,人们会看到一个奇特的景象,天津港大爆炸调查结果公布这么重大的一个新闻,全国绝大部分媒体都没有上头版,有的在内页也是放在角落里。而规定只能用新华社原文原题的省份的报纸,全部一字不少用了新华社30多个字的标题。

更离奇的是,新华社当晚播发了三条稿件,结果在2月6日凌晨1点半左右突然撤掉了一条稿《检察机关严肃查办天津港“8·12”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25名职务犯罪嫌疑人》,弄得很多已经签版下班的媒体措手不及,不得不重新撤版重做,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如此等等。类似这样选择时间点公布,以控制舆论的事件还有许多,以后再一一道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2016年2月6日, 3:3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