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习总邀杨继绳做客并谈《墓碑》

(2016,2,19)

我女儿的母校哈佛大学在2015年12月以杨继绳在其《墓碑》一书中“雄心勃勃且无畏”的报道20世纪“最为惨重的人祸”,决定颁发路易斯·莱昂斯奖给杨继绳。杨继绳在2008年出版的著作《墓碑》,其内容是描述发生在中国六十年代初,大饥荒年代的故事。

原本下个月杨将来美接受此奖。经我党中央讨论,全国人民一致通过,和与当事人杨继绳商量后决定,谢绝领奖。杨继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绝不做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事情。

我对此表示赞赏。于是请杨继绳来家做客。

我告诉杨继绳:“我们不让你去领奖,不是因为《墓碑》写了饿死人的事,而是怕大家提起来伤心难过。其实你也知道,人早晚都得死。早死晚死而已。”
:“习总您这说的是哪儿的话?您这么说哪就见外了。是我主动拒绝领奖,而不是党不让我去。”

我亲切地:“哎呀实事求是嘛。党不让你去,是爱护你关心你,怕临时紧张说错话。你也知道,你已经退休了,享受党给你的各种福利,太太平平颐养天年。是吧。万一说错话,像高瑜那样,被开除公职取消医保社保,日子难过,人瘦得像猴一样。”

杨继绳:“感谢习总的关心和爱护。我作为新华社记者,也是党的人,在这关键时刻决不能掉链子。”

我好奇地问:“关键时刻?你什么意思?”

杨继绳:“我听说经济遭遇大麻烦。还有金融,外交。党中央内部虽然排除了一些隐患,但真正大的隐患别说排除不了,您自身能否保住还是个问题。”

我拉下脸来:“看来不让你去领奖就对了。刚才还提醒你不要说错话,怎么说来就来?”

杨继绳:“习总您刚才说实事求是,怎么我说几句实话您就翻脸。既然您不高兴,我看我还是走吧。告辞!”

我喝道:“站住。你把这里当什么了,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

杨愣在那里,不敢言语。

我严厉质问:“坐下。我问你,《墓碑》是谁指使你写的?”

杨继绳战战兢兢地:“作为一名记者,我以为有责任报道事实真相。”

我冷冷地告诫道:“你是一名党员,是一名新华社记者,不是西方媒体记者。西方媒体记者可以不顾一切报道真相,而作为一名新华社记者,放在第一位的是不顾一切替党唱赞歌为党遮羞。你是一名歌手,你也是一块遮羞布。”

杨继绳第一次亲耳听到从党总书记口中说出的至理名言,富有个性的名言名句,清华水平的醒世警言,流露出不明觉厉明更觉厉的表情。
我进一步教导他说:“知道我们这个国家的本质么?”

杨继绳眼神茫然地摇摇头。亏他还是一个资深新华社记者,所谓见多识广。可此刻在我眼里,蠢啊蠢的一个。我也可以想像,毛主席老人家为何那般鄙视知识分子,下手狠毒。原来中国知识分子大多弱智,譬如眼前这位,对中国的本质都看不透,还好意思自认是知识分子。我替他们害羞。从此往后,谁夸我是知识分子我跟谁急。

好人做到底,我告诉他中国的本质是什么:“中国的本质是党的国家,不是人民的国家。你看啊,世界上哪一个大国没有国家的军队。”

杨继绳发现新大陆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就是国家的军队啊!”

我真像替中国人民给他一巴掌:“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共产党的军队,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队。你看你连起码的常识都不懂,那么多年是怎么在新华社混的?”

杨继绳说了一句似乎明白的话:“如果都懂,可能无法做记者了。”

我点点头,继续:“解放军的任务是完成党交给的政治任务。懂吗?不是接受国家的任务。懂吗?党归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管,不归国家军事委员会管。那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委员会是虚的。这就是为何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军委主席军委主席的全称是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如果假如中国真有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军委主席,那么他绝对必须接受中共中央军委的领导。况且,我们不会让这种矛盾的事情发生。这不凭空添乱吗?所以,同理,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也由中共总书记兼任。”

杨继绳呆如木鸡。

由呆如木鸡的人写出的什么《墓碑》,还获得国际奖项,说明老外不是捣蛋就是笨蛋。

临别,杨继绳傻傻地问:“死亡3600万。这个数字没错吧?”

我盯着他的眼睛,恶狠狠地反问:“即使是4600万,又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