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致上可以分为四类:1、向体制内靠拢的社会人士;2、闲散在家希望赚点生活费的中青年;3、“上进心”较强的部分大学生;4、“”。
hdb1

向体制内靠拢的社会人士:他们希望成为公务员,但又难以通过正常的公务员考试渠道进入体制,于是采取曲线流程,以外聘的方式加入到政府的宣传工作里来,再慢慢寻求机会加入体制,这部分群体是目前“五毛党”的主力部队。

闲散在家希望赚点生活费的中青年:他们是货真价实的“五毛党”,为了赚钱伺机而动,是“五毛党”初期发展壮大的生力军,但是到了后来则被逐步淘汰和边缘化,因为“钱”的诱惑始终不如“权”的诱惑那样能够死死的吃住一个人,这个群体的一大典型特征是不怎么受控,毕竟收入并不高,当半夜三更人已就寝时接到发帖或评论的任务,他们多半会置之不理,没有必要为了一点零碎钱牺牲自己的正事,也正因此,地方政府的宣传机构也认为他们不如上一类“五毛党”群体好使。

“上进心”较强的部分大学生:很多时候,“网评”的需求会以政治任务的形式下发到当地高校(为了节省开支成本),而在消化这些任务的时候,会利用大学学校内部社团的新入学生,让他们来做发帖的执行,许以“地位攀升”的诱饵,而这类会去申请干部的大学生,本就有这类“政治抱负”,加上大学生活闲暇时间确实很多,所以在做起“五毛党”来也是得心应手、毫无思想负担。

“自干五”:即自带干粮的五毛党,所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成长环境、经受教育、汲取学识等途径的差异,会让人与人之间存在着截然相反的不同,作者在十六岁之前,也是一枚会将抵制日货、核平东京之类的帖子手动转发到各个论坛及QQ群的**,而自干五,可以说是一直活在自己梦境当中的这种**,他们大多极其狭隘、闭塞,热衷于和同类拉帮结派,然后以QQ群等联络方式聚在一起,主动的寻找网络上的“汉奸”,约好群起攻之,试图干扰公众对于某些问题的看法,简单来说就是“把水给搅浑”。

“自干五”比较特殊,他们不受地域限制,纯粹属于在网络上找到气味相同的彼此,自然抱团。“自干五”一般会集结在QQ群中,“有鸟出现”指的是有与他们意见不一致的信息在网络上被发现,“打鸟”则是出动的代号,在微博上,他们会重点关注一些民间的律师、学者及右派用户,通过研读这些目标的Timeline,去排查那些“有危害”的信息,并在“打鸟”的号召下,对发言者及赞同发言者立场的用户进行嘲讽、辱骂、歪曲等针对性的传播,中国电子商务的先驱、8848的创始人老榕,就曾是“自干五”的重点监控目标,而老榕则是一度在“自干五”的QQ群里安插了一个卧底,实时向他直播群内动态,最后“自干五”们这边刚刚在群里放出要打的对象,老榕就在那边自己的微博上放出群里的消息截图,弄得“自干五”阵脚大乱,慌忙整顿排查内鬼。

hdb2

“五毛党”一度很厌恶网易,因为网易的跟帖文化让舆论引导工作很难进行,因为新闻下面跟帖的顶部排名是由“被顶次数”来决定的,不像论坛帖子那样可以通过人海战术瞬间化身“主流民意”,只要“五毛党”这边的人力不及基数更为庞大的普通网民,那么被顶次数最多的置顶评论则经常会是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言论。人力拼不过,智取成为了“五毛党”的另一项方针,而且最后的结果……至少在我所了解的传播学上,相当的高明而有用。

从战国时代开始,合纵连横、远交近攻就是兵法演义里的重要谋略,要想击败强大的对手,四两拨千斤的方法就是促成对方阵营产生隔阂和内斗,最终让自己渔翁得利。面对网易新闻跟帖里的汹汹民意,“五毛党”们成功祭出的法宝叫做“地域战争”。从2006年,网易新闻的跟帖中猛然流行起“地域战争”的风气,无论新闻的主题是什么,总有针对某个地域的嘲讽和辱骂评论,因为言辞又是瞄准该地域确实存在的某些弊端(如广东人什么都吃、河南人都是骗子、新疆人都是小偷等),很容易引起大量非该地域网的“顶”和该地域网民引用驳斥的回骂(进一步增强主评论内容的曝光),导致地域骂战常年以来都是网易各种新闻跟帖里的置顶热门,盖过了其他从新闻主题出发的评论。有点类似“病毒营销”的套路,这种做法很快也感染了普通网民,“地域战争”也动辄出现在了新浪、腾讯等网站新闻的跟评区,虽然没能起到“正面舆论引导”的作用,但毕竟在“阻断负面信息”的目标上,大获成功。

客观的讲,如果中国民间不是真的存在各种地域歧视,以及人性中的阴暗面极易被人为引燃放大的因素,“五毛党”的这种努力也不可能如此顺利,网易也不堪地域攻击对于新闻评论的污染,但因KPI的考虑(有了地域攻击的新闻跟评,在流量上会超出正常跟评不少),遏制起来也是有心无力,直到2011年之后才有所好转,对于地域攻击一律删除。

hdb3

如果不能阻止异见者的演讲,暂时无需强权出手,就在他演讲的附近制造一起打架风波,围观者自然会被人性驱使而来围观打架。这类战术后来被使用到很多场景,有五毛曾经接受过私下的有偿采访,透露过自己的一起工作,在时值油价大涨时,腾讯新闻的评论区都在骂中石油、骂政府,而这哥们就去发了条评论,大意是““涨吧,随便涨,哥不在乎。最好涨到50块钱一升,活该你们这些没钱的穷人开不起车。正好不用出来占道路,以后马路就应该有钱人才能在上面开车”,还换了几个马甲来骂自己的这条评论,很快就将网友激怒,矛头瞬间的转移到了这个“富人”身上,再没有人去讨论油价问题,大家都在愤怒自己身边(即政府、垄断企业的对立面,群众群体当中)怎么有这种“败类”。

加入“自干五”这一党支部比较简单,毕竟,不求回报的付出总会获得欢迎,我在卧底某“自干五”团伙的时候,就是通过一个微博马甲帐号,持续的转发赞美、肉麻吹捧一位著名的毛粉,并在微博转载一些极左意识形态的文章,大概半个月左右,就有“自干五”主动接触我,先是发来私信,问一些试探性的问题,然后加了QQ,聊天时也不断在对话中暗藏一些提问,用来测试我的态度和立场,在觉得没问题时,就先将我拉入了一个“自干五”的实习群,之所以叫实习群,是因为这个群也是一个考验,里面多是我这样被“看上”的“自干五”新人,但是因为没有获取足够的信任,所以先被聚拢在一起,长期观察的同时,安排一些打杂的事情给新人完成,比如举报一些右派用户的言论、转发司马X等人的微博等。若是一段时间内表现良好,而且经过线下的面谈接触,就有机会被纳入正式的QQ群内,策划一些更大的传播事件。

至于正式受雇的“五毛党”,加入流程比较复杂,在这里不便透露。

hdb4
【五毛工作大起底】

原创帖1元人民币,复制贴、转载帖0.5元。被顶一次按百分之一累加。按一个帖子500个顶来算,一个原创帖进账6元,复制帖、转载贴1元。

所以五毛最重视的是发帖和顶帖数,顶帖主要靠的是顶帖机和系统漏洞,这就是为什么一个新闻刚出来,还没有几个人关注,五毛的帖子就已经在首页超过300个顶了。其次是靠网上的傻粪五毛队友帮顶,但想让这些人看到就顶,必须起个好记的ID,毫无规律的英文加数字肯定不行,所以他们的名字一般都很规整,比如帅气飞扬 、正义鹰派、 轩辕黄帝的血统;还有够奇葩的起用很诡异和怪异的ID,一般人看不懂是什么意思,这样怪异诡异的ID也容易记住,因为搞怪。

至于发帖数,一个人的脑力有限,编不出太多段子,所以需要集思广益,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五毛帖子最后有个方括号,里面就是给他提供段子的人的网名,方便算账,具体算法不详。五毛是属于有编制的正式工,方括号里的是临时工。他们直接隶属的部门全称为网络舆情局,全靠邮件联系,邮件正文区从不写内容,只有一个加密的附件,看完就删,防止被揭露,五毛发工资很准时,每月5号,特殊情况下最多晚一周,过期作废,五毛要把上个月所有帖子的截图(专门软件,生成文件为特殊格式,防止PS,然后通过邮件或者上传到五毛群里供大五毛群主验收)、新闻标题、链接地址、和自己的17个字符的身份认证码整理出来,原创和转帖要注明,否则查到罚款。大概过3到5天,钱就到账了,(不得不承认在4000亿人民币网络维稳诱惑下的工作效率确实挺高)。

至于工作纪律,没有具体条款,但主要有以下几项:

第一,首先,不准私下联络,为了自保,也为了不被老百姓揭穿,所以五毛都不知道“同志”共有多少人。

第二,必要时刻(一般是在引起公愤的新闻)可以和网友争吵,挑起地域矛盾,以此来转移或者发些黄色段子来转移话题。

第三,不准直接发布一些轻易被揭发的低级谣言,一旦被揭发,相当于自打脸,顶多可以捕风捉影。

第四,多出现在军事板块、因为那里愚民和粪青最多,容易被蛊惑。二三两点,出于维护自身形象考虑的,形象良好才更具欺骗性。这类人,网易有,其它门户也,但网易的最活跃;有兼职的,也有全职的,但总体收入挺可观。

——以上信息,来源于一位“知情人士”,不便透露其真实身份。

hdb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