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克实:八路军缴获的〝日军砍刀〞 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的展示

两年以前2014年的3月18日,笔者为了进行实地调查,在山西大学有关部门的协助下,曾走访过平型关。目的是调查平型关战役的全体情况。当然,其中也包括八路军115师的小寨村伏击战。所以专门挤出了约一个小时,匆匆走访了乔沟近旁的平型关大捷纪念馆。这是一座很雄伟的建筑,坐立于战场东方的半坡上上。在正面看不到的山顶部,更有一个广阔的生活,办公的空间。承蒙某领导的好意,在午休未开馆的时间里,纪念馆专门为我打开了展示室,得以匆匆在馆内浏览一遍。说实话,像预料中的一样,并没有多少文字,档案史料,展示的不过是一些照片,图片和为数不多的,如下图所示的数十件实物(此外还有一个展窗)。

值得吃惊的是,馆内的年轻漂亮的讲解员们,除了背诵讲词之外并没有任何对战役,战斗的基础知识,也不见对历史求实的任何兴趣。对于来自城市的大学毕业生来说,此处只不过是一个娴静,寂寞的工作场所。不了解国军在八公里外平型关口的作战的事迹,不知道团城口,鹞子涧,跑池村等有关平型关战役的地点地名也罢,工作了几年只是进出于纪念馆内外,甚至没走过一次八路军作战的乔沟(现在有旧道但不通汽车)。结果是在当地出身的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才和我们几个来访者一起,第一次体验了乔沟沟底道路的天险。

第二吃惊的是展示内容和展示的解说。如下图,曰115师686团“缴获日军胜利品”。仅一眼就发现了许多不应有的错误。

图1 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的实物展示

图1 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的实物展示

首先,是国军使用的大刀,日军的记录称 “青龙刀”。是国军进行“夜袭”, “逆袭”作战中让日军闻而生畏的武器。在日军的有关平型关关口作战的记录中,经常可看到这种“青龙刀”出现。这种大刀,亦是抗日歌曲《大刀向日本鬼子们的头上砍去》[1]的主角。歌颂的正是国军第29军(宋哲元军长)的大刀队,1933年3月在喜峰口战斗中的杀敌情景。此代表着中华儿女脊梁骨的典型武器,不知为何,在此处却被标为八路军在平型关战场上缴获的“日军砍刀”(见下图白圈中的小字)。

图2 青龙刀部分的扩大图。白圈内字为“日军砍刀”

图2 青龙刀部分的扩大图。白圈内字为“日军砍刀”

此刀来自何处?若真是平型关战场的遗留品,不用说肯定来自于关口的正面战场,应是国军在平型关战场奋勇抗战杀敌的证据,勇士们血溅沙场,人死志存,散落在战场的大刀,是这些抗日英雄曾存在的唯一见证人。怎么能不调查研究轻易称为是“日军砍刀”呢。

1937年当时日军的《诸部队兵器表》(装备表)[2]中,只见有两种军刀,一种为士兵每人必备的30年式枪用刺刀(30式銃剣)、另一种是下士官(准尉以下,曹长,军曹,伍长等称下士官)配备的32年式军刀。(将校(少尉以上)的军刀规定为自行购买,并没有制式)。这两种军刀,展示中也有收录,如图一中的左中(枪用刺刀)和右上(下士官军刀)。

005PYfgygw1f11zslyar4j30it0hv441

005PYfgygw1f11zsmmd21j30hq067gma

图3 日军装备的两种军刀

图4 1937年日军部队的装备表

图4 1937年日军部队的装备表

第二个错误是轻机枪的种类。图一中下段出示了两种轻机枪,不错,都是日军的武器。左边的这种是11年式轻机枪,在中国称“歪把子机枪”。日中战争初期普遍使用于各战场。在八路军打伏击的小寨村的两个战场(汽车队的乔沟战场,和行李队的小寨村南战场)的记录中,都可确认这种轻机枪的出现。据文献考证,在两支部队中,至少应该有8挺左右11年式轻机枪的出现。在战斗中被缴获两三挺,当然不足为奇。问题是右方的两挺重机枪,从图中判断为九二式重机枪。虽然是当时日军使用的主要武器,但应该出现在与国军作战的平行关口的正面战场。

《滨田连队秘史》中岸本清之描写的,9月27日夜,参加团城口内鹞子涧村外阵地夜袭作战的“勇敢的中国军人”,就是在抢夺这种机枪时壮烈殉国的。枪口下遗留的58具国军士兵的遗体,也说明了这种重武器的威力和战斗的激烈[3]。我想那位无名的勇士牺牲前紧握的,应是几乎已经被弹火烧红的枪管!可叹我们雄伟的国家纪念馆,可曾为这些在平型关前线牺牲的国军勇士分享过一石,一砖?

相反,在和共产党八路军115师的作战中,并没有出现使用这种重机枪的记录。这是一种重武器,操作一挺机枪,若加上弹药班成员,平均需要约15个人,两三匹马[4]。主要装备给前线作战部队,而在小寨村战场的辎重兵(汽车队和行李队)不可能有这种装备和专门操作的战员。

005PYfgygw1f11ztuwkxkj30s00e2t9l

更滑稽的是图一中黄线圈中的这种轻机枪,从外表看是是11年式轻机枪后一代的96式(6.6MM)或后两代的99式(7.7MM)轻机枪制品(外表相似,仅口径不同,如下图)。平型关战役的1937年9月,这两种后续武器并没有问世,怎么会出现在小寨村战场?肯定是事后从哪里借调来为八路“助威”的武器。若借用老式机枪,或许还会蒙骗一些人,错用了新的,不免要露出马脚。

还有,所谓缴获的战利品中展示的6种手枪中,也不见一种是日军装备的武器(若有能判断出此几种类手枪名称和产国的专家,赐提供情报)。

005PYfgygw1f11zu8sjakj30cf07u0t9

图5 展示手枪和日军装备的14年式手枪的比较

005PYfgygw1f11zu9aalxj308c05k0ss

下图为当日本陆时军甲师团装备的

 

此外,还有那一进门就可以看到的1938年4月国军在在台儿庄歼敌作战的照片,在此被称为“八路军第115师伏击日军”。对此照片,笔者已有过详细考察[5],在此不再赘言。

005PYfgygw1f11zurlbypj30b4083ab2

总之,要想使人相信“大捷”内容,必须要有严谨的科学态度和专门学识。拿出史料,史实,证据等来使参观者,受教育者从心里信服。博物馆,展览馆并不是政治的宣传的工具,而应是历史事实的记录,研究机关。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原则。现在日本和国外的各种博物馆,纪念馆都是在进行展示的同时,以收集,收藏资料,文物,进行研究为目的的组织。其中被称为“学艺员”(英語: curator)的,大多是有资格的,具有研究生以上水准的专门人才,本身就是馆藏文物史料的专职研究者。而我国的战争纪念馆,多是宣传机关,很多都挂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招牌[6]。表面是一个威严雄伟的建筑,内容却多是一个象征着国家权力的虚伪,无知的殿堂。里面并没有设么真正的史料,图书和研究机构,更缺乏专业人才。纪念馆的工作者们,也都是以宣传为己任,并不对事实内容负责。

一个国家级的战争纪念馆若如此弄虚作假,怎能让天下众人心服口服,怎能在历史认识面进行国际接轨呢?作为政治宣传机关,也许一时能哄骗住一些无知的年轻人,学生,但怎能瞒过专家学者,又怎能让谎话,错误在历史上永远不露馅呢?

参观的当时,笔者曾忠告过某领导,说“马上先把这青龙刀拿下去,否则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更有失于共产党的体面”。结果据说至今青龙刀作为“日军砍刀”还是原封不懂得展示在那里。似乎改动展示品的权力不在于专家的鉴定,劝告,更需要的是什么“党组织和上级的批准”!

[1] 1937年7月,麦新作曲,原副题为“献给29军大刀队”。

[2] 「諸部隊兵器表」JACAR:Ref.C01007658600 №378。

[3] 岸本清之『濱田聯隊秘史』非売品,1987年,59页。

[4] 每一步兵大队(约1091名,4个步兵中队)下,配有有一个重机枪中队,人员139名,马28匹,92式重机枪8挺。C01007658600  No.096.

[5] 参考爱思想网拙文《一场尴尬的历史剧——代表“平型关大捷”的一张历史照片》。

[6] 平型関大捷記念館在2001年、被共産党中央宣伝部指定为「全国愛国主義教育示範基地」,台児庄大戦記念館也在落成後的1996年9月,被国家教育委員会、文化部、解放軍政治部等指定为「全国中小学校愛国主義教育基地」,1997年6月,又被共産党中央宣伝部指定为「全国愛国主義教育示範基地」。

2016年2月18日, 8:0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