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方百名通缉外逃人员榜中排名第五的中国商人,通化金马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前董事长闫永明被新西兰媒体曝光,他逃到新西兰后豪赌,挥霍约12亿元人民币(3亿新西兰元)。他曾在82分钟内输掉2100万元人民币(500万新西兰元)。闫永明于2001年11月逃往新西兰,是中纪委网站公布的百名通缉犯中的一员。

《新西兰先驱报》2月20日报道,有“中国伟哥之父”之称的吉林省通化金马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前董事长闫永明,逃到新西兰后豪赌约12亿元人民币,曾在82分钟内输掉2100万元人民币。闫永明在新西兰的日子,经常与天空城的赌场扯上关系,包括每天赌博15小时以上。根据先驱报早前消息,“他有时筹码甚至能出到最高限制的40多万元人民币。他的出手在赌场中可以算是前三的客户”。有一次闫永明在赌场大胜,直接导致天空城无法达到预期的盈利目标。赌场还注意到闫永明是个“易波动的性格”的人,因为他常对赌场员工和客户粗野无理,还和人打架。

据报道,2014年8月,新西兰警方在反洗钱行动中查获约4000万美元的资产,但未对闫永明提起刑事指控。报道称警方曾在2014年搜查闫永明价值1200万元人民币的顶层公寓时,查封了他约1.8亿元人民币的资产。新西兰警方目前正与中国当局密切合作,中方称闫永明利用职务侵占1290万美元资产。不过到目前为止,新西兰警方还没有对闫提起任何刑事诉讼。他否认任何指控,声称自己的财产来源合法。

中国网民对于这样一位通缉犯在海外豪赌感到气愤,天津网民称,中国产生太多的腐败分子,且都是权贵之家,国内没人查,一查就跑到国外。另有网民称,比起高官贪污,几亿元根本算不上什么,不久前下台的广东副省长刘志庚就是一个例子。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22日就此评论说:

“很多贪官用各种方式把他们的财富转移出去。这件事说明,中共贪官太多了。有人说,几乎是无官不贪,而且,贪污数额相当巨大。当然这他们的钱来得容易,到国外去就任意挥霍”。

报道称,尽管闫永明是国际刑警组织通缉名单上的嫌犯,但他还是在2008年获得新西兰的居民身份。《联合早报》称,他在新西兰先购下该国大都市酒店顶层的一半房产。2006年,他又在北岸买下价值600万元人民币的豪宅。

孙文广说,中国的贪污腐败是体制造成:

“从深层次来看,贪污腐败是体制问题。民间强烈要求,政府到现在不敢公开官员财产。这样的一个贪腐现象,在政治体制不改革的时候,必然大量产生”。

《南方周末》称,闫永明出任上市公司通化金马董事长时,以3.18亿元人民币收购号称“中国伟哥”的壮阳药“奇圣胶囊”。

2001年,通化金马业绩直线下降,亏损达5.84亿元人币。同年10月,闫永明辞去通化金马董事长一职,卷款逃往澳洲、新西兰等国。2008年8月以刘阳的名字循非常途径获得新西兰公民权。

南京媒体人孙林说,中国官员有多种方式把国有财产转变为私有,再用各种方式把钱转移到海外:

“他们通过邻国洗钱。但是像这样公开豪赌,比如我在朝鲜看到过的(中国)官员(在新义州)赌钱,那真是挥金如土,简直是拿钱不当钱。因此(当年)中方抓了杨斌(朝鲜新义州特别行政区长官)。他手下的人曾和我们联系,当时我在平壤”。

据中纪委通缉令称,闫永明别名刘阳,拥有3个身分证号码和3个护照号码。他因涉嫌职务侵占罪,于2005年8月22日被通缉。闫永明潜逃后,中澳警方持续追缉,追回部分赃款。2007年11月,澳洲警方根据吉林省公安厅提供的文件,曾将闫永明转移至澳洲的赃款283万美元归还中国。《晴报》的报道说,中国政府目前正和新西兰商讨有关遣返闫永明的事宜。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石山/嘉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最新版Lantern 2.0,翻墙快速易用小巧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