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参议院2月12日口头表决,一致通过支持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参议员克鲁兹提出的议案,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门前地址改名为“”。中方随即怒斥此提案为挑衅之举,白宫也表明会否决此法案。分析指,一旦改名成功,所有寄往中国大使馆的邮件都将写有被中国政府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名字。

美国参议院2月12日通过由共和党籍议员总统参选人克鲁兹提出的议案,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为首都华盛顿一个广场命名,地点正正在中国大使馆门前。

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随即批评参议院的做法是挑衅,并无建设性,强烈敦促美国当局制止有关行动。

白宫发言人表明,总统顾问将建议总统奥巴马动用否决权推翻议案,强调美国一直敦促中国尊重人权、释放刘晓波及其他政治犯,不认为为将街道改名能有效改善中国人权状况。

对此,刘晓波在独立中文笔会的朋友刘荻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一旦中国使馆门前道路改名成功,这意味所有寄往中国大使馆的邮件都将写有被中国政府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名字。

刘荻:“我们非常欢迎美国参议院做出这个决定,会提醒中国当局,他们接到的信都会看到刘晓波的名字,心里肯定会在想这个问题。”

记者:“对于释放刘晓波有帮助吗?还是起了个反作用令中国当局恼羞成怒?”

刘荻:“这个事情我不好说到底会不会有帮助,我们都希望会有帮助,但是你说相反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记者:“命名更改的话对于刘霞的处境会有一定的改善作用吗?”

刘荻:“我觉得可能不会有改善作用,刘霞的处境其实主要取决于刘晓波的处境,但是他们就算是把刘晓波放了也可能还是会软禁,他们是处于这种状态。”

刘晓波曾因参与天安门广场民主运动遭中国当局监禁。2009年,刘晓波因起草号召中国进行民主改革的《零八宪章》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一年后,刘晓波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但至今被关押在中国监狱。而他的妻子刘霞开始被当局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软禁,至今已超过四年。

据报道,克鲁兹曾运用议员权力,三次阻挠奥巴马提名驻挪威及瑞典大使,以及部分国务院高层的外交官员任命。此次为了换取民主党议员支持通过“刘晓波广场”议案,他同意不再阻人事任命。

对此,长期关注中国政治犯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告诉本台,“”三个字一向是中国政府的敏感词,不让国民知道其人及事迹,而日后,相信“”将成为中方在更多场合难以避开的一个名词,事件也会让外界更关注刘晓波被软禁的妻子刘霞。

蔡耀昌:“中国政府在内部对很多维权人士的打压比想像中也比过去更厉害,这个命名对刘霞的处境怎么样很难说,更多的外面的关注,包括国际社会的关注,对中国的人权关注总比没有关注好一点,我们看到过去几年的时间刘霞的处境很悲惨,更多的外国的关注,我想肯定是有积极的作用。”

据悉,美国政界已非首次借更改街道名称来表达政治观点,上世纪八十年代,前苏联驻美大使馆所在的街道便以苏联著名异见者萨哈罗夫来命名。而早在中国文化大革命时,北京美国驻华大使馆所在的东郊民巷就被改名为“反帝路”,苏联驻华大使馆所在的西郊民巷改名“反修路”。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陈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下载火狐或者Chome浏览器扩展,穿墙阅读中国数字时代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