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我以一筹莫展来形容大陆经济的困境,有读者不同意。问他有何对中国经济乐观的理由,答案是:“。”

对未来的事,没有人说得准。一带一路中的六十多个国家,说不定有些是未来十年八载经济增长最快的地方,不过,要是有百年一遇的机会,为何偏偏要留给中国?要知道,外交和经商,可谓人类活动当中最计算到尽的两类行为;虽然有时会计错数,但肯定不会不计数。

假如你相信一带一路有成功的机会,是因中国与第三世界国家情谊永在,请容许我无情地坦白:“你太天真了。”自过去三十年来,中国在国际市场上要赢过欧美国家,只有一招,就是斗平。平,代表低毛利。中国过去的优势是成本低,可是现在竞争者多了,游戏也变得复杂。

远的不说,由中国承建的印尼高铁,营造成本75%由国开行提供融资,可以说是一带一路的示范项目,结果是动工不足一星期就被勒令停工。难道要为此事出动外交部,又或者相关国企在当地兴讼?无论如何,从已经发生的事件看来,所谓的一带一路似是主观愿望多于实际策略。对香港来说,跟车太贴只是官员要向北京示忠,一般人要是太过认真,恐怕最终伤心。

退一万步说,在爱国者眼中,欧美洋人尽是见利忘义的小人,要是有利可图,为什么他们不去分一杯羹?再讲,人家要是谋定而后动,后发先至,中国又可以怎样?

可能爱国者会认为,我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观点等同卖国,可是我想说明事实摆在眼前,单凭主观愿望不顾客观条件,简单一句就是自欺欺人。讲完。

中国经济缺少质变

中国的经济问题,第一,就是在过去十多年已经没有质变,只有量变。量变是靠玩弄宏观经济政策工具促使而成的泡沫幻象,这种杠杆之下的增长,反过来打下来的一棍,一样有杠杆式的威力。

没有质变,最主要原因是中国经济一直以来都是单边开放,只知道要出口,但在本土经济却不让外来者竞争。甚至乎像智能手机这门本来没有既得利益的行业,当年大陆也要闭门造车,结果令香港成为了炒卖iPhone的交易所,大陆的厂商却只做出了千元左右毛利极低的山寨机。这只是其中一例,还有更其他的,多不胜数,不在话下。

没有质变,大陆的经营成本却越来越高,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错误的宏观经济政策所致。现在大陆的环境,是不能不让人民币贬值,因为人民币汇率高企的确影响到成本优势。可是,大陆又不能让人民币贬值,因为不少企业在之前的强势人民币预期下,借下了不少美元计价的债,要是人民币贬值,这些企业的偿还能力即会大减,甚至会即时破产。

有投机者见到大陆的客观情况,提出“沽空中国”的命题,主事官员跳出来叫阵,反而露了底牌。事实上,沽人民币的,不只外国人,十三亿人要是有机会买外币买外国货,难道他们会不想?说穿了,一直以来中国的经济局面,都是以某种“强力”来维系。正如某个保险广告所讲,再锋利的刀,也有生锈的一天;更何况,像中共般乱使蛮野,刀口上的缺损早就不断锈蚀。

我还未数人口老化和制度不完善等最根本的问题,这个国家,真的可以靠一带一路四个字保平安?还是不要跟我说笑了,好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