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sforum|李平:中國戒不了馬家軍式興奮劑

香港蘋果日報 2016年2月4日

1993年曾在世界田徑錦標賽掀起黃色狂飆的馬家軍,被揭使用興奮劑不是新聞;1998年中國作家趙瑜憑一部《馬家軍調查》潔本震動中國體壇也不是新聞。如今,《馬家軍調查》全本面世還能引起巨大迴響,不只是馬家軍使用興奮劑的細節聳人聽聞,更因為馬家軍式的興奮劑仍在中國盛行,是中共戒不了也不想戒的。

馬家軍是指遼寧省田徑教練馬俊仁在1990年代訓練出來的一批女子中長跑運動員,包括1993年在世錦賽分別奪得1,500米、3,000米和10,000米冠軍的劉東、曲雲霞、王軍霞等。這股黃色狂飆隨即受到使用興奮劑的質疑,但中國官方力撐馬家軍,並把外界質疑歸咎於敵對勢力、反華勢力。

1994年央視春節晚會的小品《打撲克》的一段台詞,最能說明中國的鬥爭思維和政治需要。這段由黃宏、侯耀文演出的小品,對外國記者在查馬家軍的興奮劑問題作出反擊:「外國人得了冠軍啥說的沒有,中國人得了冠軍就興奮劑啊?告訴他們,不是馬家軍打了興奮劑,是馬家軍給十二億中國人乃至全世界華人打了一針興奮劑。我們中國,總有一天要像馬家軍一樣,跑在世界最前方!」

《打撲克》是春晚小品的經典之作,黃宏後來更獲封國家一級演員,擁有解放軍少將軍銜。而「馬家軍給十二億中國人乃至全世界華人打了一針興奮劑」的表述,更是迄今擲地有聲的經典之論。馬家軍的興奮劑問題之所以被長年掩蓋,薄熙來、谷開來夫婦之所以力撐馬家軍,《馬家軍調查》之所以塵封17年,就因為中共需要馬家軍這樣可以振奮民心、鼓動愛國的興奮劑。

儘管王軍霞1996年還在亞特蘭大奧運奪得5,000米金牌,但馬家軍很快就因興奮劑問題而沒落。前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袁偉民2009年在其回憶錄《袁偉民與體壇風雲》中,首次透露馬家軍無緣2000年悉尼奧運,是因為七個運動員的興奮劑檢測樣本中,有兩人尿檢超標、四人血檢超標。

當權者的愚民工具

由於世界反興奮劑組織、制度、技術的完善,中國體壇未能再複製馬家軍集體使用興奮劑揚威國際的故事,只能偶而從劉翔等世界冠軍中挖掘愛國愛黨題材,而一旦冠軍們不公開感謝黨感謝國家,就會面對官員和官媒的炮轟。無論是溫哥華冬奧冠軍周洋,還是法網冠軍李娜,她們對父母的感恩、對合作夥伴的感恩,都未能得到官方輿論的肯定,可見當權者想給民眾服用的興奮劑是何等低劣。

一個拒絕民主、法治的國家,一個最高領導層的貪腐已擊穿人類道德底線的國家,當權者要維護自己的權利、要繼續推行愚民政策,當然要想方設法讓民眾處於亢奮狀態而失去自己的思想。在馬家軍式的體壇冠軍漸漸失去政治興奮劑功用後,當權者自然會製造新的興奮劑,無論是政治的、經濟的、文化的,還是以愛國的名義、以民族復興的名義、以國際主義的名義。

「當我們氣餒時,中國夢是我們的強心劑。當我們失落時,中國夢是我們的興奮劑。」中學生作文中的華麗辭句,與小學生說當貪官是其理想,恰恰反映了中國官場的兩面性:以愛國的興奮掩蓋貪腐的真實。政治興奮劑的迷幻劑特徵再明顯不過了。

至於「四千點是中國牛市的起點」這樣的股市興奮劑,藥效很快就過時,其後遺症又是黨國所難承受之痛,於是,救市又如吃了另一種興奮劑,充滿暴力意味。當強力部門把共產黨專政的鐵拳砸向股市、匯市的「敵對勢力」時,當權者眼中那抹服用興奮劑的血紅已不加掩飾。相比於權力興奮劑,馬家軍的興奮劑實在是小巫見大巫。(https://www.facebook.com/appledaily.liping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最新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