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中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

习总日记(2016,3,3)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国家。说得好听点是具中国特色的国家,说得难听点。。。算了,不说了,乡里乡亲的,怪难为情的。

很多人对这个国家有这样那样的要求和希望,更何况中国人自己。对这个国家,对党和政府,甚至对人民自己,有憧憬有念想,有愿景有梦。当然还有责备和怨言。

没想到,2013年去世的一个人的忠告在中文互联网上被热炒,他是,罗纳德·哈里·科斯(Ronald H.Coase)——新制度经济学的鼻祖,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芝加哥经济学派代表人物之一,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他对中国的十大忠告,意义不在于其他,而在于让我们认识到,中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国家,至少可以说,不是科斯教授通常接触到的国家那样的国家。

看看他的十大忠告就能证明我的判断。

忠告一,必须去除所有加诸国企的特权,让私企得以自由竞争。

习总评论:国企是谁的国企?国企所得归于谁?中国的国企本质是党的产业,是党赖以生存发展的经济来源。党性哪里来?没有工资福利待遇哪来党性?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的领导干部,从各部门员工到警察武警解放军,哪项不需要钱?光凭税收能养活地球上最庞大的政府吗?

私企是谁?凭啥与我们自由竞争?当年闹革命干什么?共产党闹革命就是中国的钱中国的一切都归共产党所有。

忠告二,政府参与土地交易导致腐败猖獗,必须将其自身排除在市场之外。

习总评论:改革开放从深圳蛇口土地批租起步,土地交易是我党主要财政来源。官员腐败可以通过建立监督机制和加强教育来遏制。

政府参与土地交易不一定导致腐败。只是后三十年没做好,第三个三十年要想办法弥补缺失。

忠告三,中国应打造一个自由的土地市场。

习总评论:中国土地国有党领导,自由的土地市场?想脱离党的领导?休想。中国只有党领导市场,绝不可能有自由市场。

忠告四,在中国,教育和税收两项制度都加重了不平等。

习总评论:我们的税收根据国家需要进行调整,而且主要征收国家企业的税,当然也没忘记收老百姓的税。雁过拔毛人过交税。你生活在这个国家就得交税,嫌税重你可以移民嘛。教育这项的确投入不多。主要是毛主席说过,知识越多越反动。因此出发点还是为了保护人民,担心他们读书太多走向反动挑衅现状最后锒铛入狱。

忠告五,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显然开错了药方,需要反思。

习总评论:计划生育政策是我们的基本国策,该生多少取决于党的政治需要。若要打仗,多生;若要卖土地房产,多生;若要扩大内需,多生。当前的计划生育政策是:多生多生多多地生。

忠告六,“边缘革命”将私人企业家和市场的力量带回中国。

习总评论:看见“革命”两字就头疼。现在的共产党是反革命政党。一句话,不许革命。革命就是抢劫强奸,怎能允许你们革命,再把东西抢回去?

忠告七,中国经济学者要从黑板经济学回到真实世界。

中国有经济学,有经济学者吗?中国只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对不起,连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也没有。怎么来钱怎么干。这是经济学吗?如果是,那么就有经济学。

忠告八,中国必须让其政治权力服从于法治。

习总评论:政治权力从哪一天开始服从法治,中国就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严肃,可惜你看不见。

忠告九,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严重的缺陷:即缺乏思想市场。

思想市场?要它干嘛?能吃能喝还是能陪睡?党的思想教育还有很大上升空间,其他思想就免了吧。一个领袖,一个政党,一种思想。完美!

忠告十,中国的奋斗就是全人类的奋斗。

习总评论:这句我爱听。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替全人类开创一条比西方文明更进步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好好等着吧,这一天终究会来到。

总结:

通常我们谈论人性,人性的善和恶。但如果我们所讨论的对象不是人,却还硬拿人的眼光来看待,以人的标准来衡量,是不是会感到吃了苍蝇般难受呢?中国,不仅是没有这个没有那个,与世界其他国家这方面不同那方面不同。中国,不仅仅具有政府所说的中国特色,还具有共产党特色,还具有虐现代文明特色。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6年3月3日, 2:56 下午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