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习总决定去双鸭山煤矿工人家揭锅盖

习总日记(2016,3,14)

两会期间发生了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煤矿工人上街游行讨薪事件。起因是黑龙江王八蛋省长陆昊吹牛说黑龙江没有拖欠工人一分钱薪水。

我在黑龙江的人立即汇报了原因,两个字,没钱。

没钱就眼看着不管吗?不能。咱不是共产党吗?共产党不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吗?别说工人上街游行请求我们管,就是不要我们管,我们也要管。

我马上指示印钞厂加班加点,多印钱印好钱,把人民币印得漂漂亮亮的,带着油墨的芳香,尽量早日送到黑龙江煤矿工人手里。遵循把坏事变成好事,把丧事办成喜事的原则,我决定,两会之后马上去黑龙江双鸭山市煤矿工人家里访问。敲门要柔推门要轻,上炕嘘寒问暖,揭锅盖开冰箱的情节不可少,拉着大爷大妈的手,一起畅谈共产党好习大大亲,做个煤矿工人多幸福。

政令不出中南海不一定是坏事。

有人担心我受蒙蔽被架空,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不过暴露了担心者的智商。通过我在各地的嫡系亲信,对全国各地形势了如指掌。譬如上海,我只信任三个人。此三人通过他们设伏在上海的眼线,向我汇报上海情报,我是相信的采纳的。其余人包括市委书记韩正,循正常途径向我递交的上海市情况汇报,我都留个心眼打个问号,生怕他们给我挖坑上眼药。

三个人只透露一个,现任习办主任丁薛祥。

中兴通讯遭遇美国制裁,虽借口向伊朗提供禁运电子器件,但矛头直指我电子军工产品,直接涉及到我军力发展和科技发展。美帝国主义不声不响地又戳了我们一刀。

本届两会代表们比较乖,没有胡言乱语。也没再见成龙搂宋祖英脖子。

这样很好,孩子听大人的话天经地义。两会代表都是党的孩子。小孩不懂事大人要管,小孩乱说话大人要骂,小孩闯祸大人要揍。

在中国领导人身高评选中,我被选为最高领导人。在担任总书记时间前后评选中,我被选为最后领导人。他们说接下来评选最胖领导人。我说我有事先走了。

031416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6年3月14日, 8:50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