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习总解释我们为何要抓家属

习总日记(2016,3,28)

有人告诉我近日《要求辞职公开信》专案组抓了几拨家属。这事我不知。我怎么可能下这样的指示?你们当我是什么人了?

我是土匪吗?当然不是。要是1949年前是。现在我们坐天下,世上哪有坐天下的土匪。我是独裁者吗?更不是。毛主席可以算,我想当他们还不同意呢。

请大家放心,只是吓唬吓唬,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毕竟不是毛主席阶级斗争那个年代了。现在讲的是依法治国。况且专案组抓人也是为了按时完成党中央交给的光荣任务。时间紧任务重限期破案,手段难免粗糙甚至毒辣,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耳熟能详的一句话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1976年之前是“载舟”,全国人民一心一意拥护共产党。从粉碎四人帮时人民群众那个高兴劲儿就可以知道。现在到了“覆舟”阶段。遵照小心驶得万年船的既定方针政策,要认识到即使一点点微小波浪都可能够酿成惊涛骇浪。要牢记细节决定成败原则,虽然在你们看来《要求辞职公开信》是小事一桩不足挂齿,但依我来看,一人喊一声“辞职”不打紧,但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几千几万人一齐喊,罗马那个尼亚国齐总的悲剧就可能重演。所以我们成立专案组布下重兵追查此公开信来源和惩罚传播者鼓噪者,并限期破案。如果限期内无法破案,将被视为同党,专案组全部成员一律就地免职。所以他们急了。

有人说株连九族。言重了吧。株连是要治罪是要杀头的,他们只是抓了几个家属,躲猫猫藏起来,好吃好喝供着,希望《要求辞职公开信》作者及传播者能向桂民海学习,投案自首。

我虽贵为党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但决不干涉专案组同志们的具体行为做派,无论文明还是野蛮我都管不着也不想管。对他们的唯一要求就是限期破案,查找公开信源头。

一个政权是需要蛮力的,否则无法安邦;一个领袖是需要权威的,否则无以服众。譬如我这个拥有八千万党员史上最大党的党总书记,即便是大多数党员心里不服,只要没人吱声,则可稳稳妥妥地继续做我的总书记。可一旦有人轻轻地喊一声“辞职”,再一呼百应,百应扩展成千人万人的怒吼,我不就完蛋了吗?想想叫人后怕,如果那天国内媒体一家转,然后第二家第三家跟进,一家家跟进,最后接力棒传到新华网人民网,不用费一枪一弹,我不就完蛋了吗?

所以啊,抓你们几个家人,在我眼里与我的权位相比,在党眼里与党的统治权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6年3月27日, 9:07 下午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