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2016,3,6)

还是人大代表比较拎得清。昨天人大十二届四次会议开幕,我进场时,代表们全体起立鼓掌。这才像话嘛。你们给面子我也给面子,来而不往非礼也。下午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拉着总理李克强给代表们即兴表演了一段相声。

习:人大十二届四次会议代表们,你们好,

李:代表们好,

习:同志们辛苦了。

(众:首长辛苦。)

习:同志们吃了么?

李:首长今天请大家吃庆丰包子。

习:今天我协同李克强总理给大家表演一段相声。

李:咱不一直在说相声嘛,已经说了三年了。

习:相声是咱中华文化经典艺术之一,曾经涌现出很多相声大师。

李:譬如。。。

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

李:敢情这位是从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相声专业毕业的博士。

习:当年时间紧任务重,还要和情人们约会,压根儿就没好好念书,请同志们原谅则个。

李:原来真有情人们啊!

(众:吁—-)

习:相声这东西看上去难,其实简单。

李:不简单。

习:能逗人笑就是好相声。

李:废话。

习:十八大我当总书记人家就笑了。

李:可不,好意思说被选上的,这不就是笑话嘛。

习:后来搞了很多小组长,人家又笑了。

李:还缺个中央相声表演领导小组组长。

习:今天如果,注意我的用词,如果,如果咱俩相声表演成功了。

李:你想怎么着?

习:去德云社隔壁开一家。

李:真的要辞职啊!

(众:吁—)

习:你们起什么哄?我这总书记做的,真的那么不堪吗?

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习:要说历届党和国家领导人里头,论搞笑,就数我第一。

李:不见得。

习:谁?你说说,谁比我更搞笑。

李:天安门那位。

(众:吁—-)

习:怎么?他比我更搞笑?

李:不信?

习:你说出来,我和他比比,谁更搞笑。

李:好,你听着。人家亩产万斤大跃进。

习:我一带一路大撒币。

李:人家砸锅卖铁全民练钢。

习:我零首付全民炒房。

李:人家揪党内走资派。

习:我揪党内贪污犯。

李:人家生前部署我爷爷打倒我奶奶。

习:我,我,我生前部署我外公打倒我外婆。

(众:吁—)

李:有人在隔壁唱着悲伤的歌。

习:说相声我得天独厚

李:怎么说?

习:我读书多啊。

李:又要背书名的节奏。

习:这么爱听我背书名啊,哪我就表演一段?毛泽东选集第一卷,毛泽东选集第二卷。

李:行了行了,别恶心人了。

习:三年来咱俩一个总书记一个总理,好似牛郎织女,配合得天衣无缝。

李:您不用客气,是一个总书记,兼总理。

习:至少你还挂着名嘛。

李:哪我要谢谢您,没把我撤了。

习:江湖传说朕要用韩正替换你。

李:这不韩正在这里坐着。韩正,过来,来接替我的位置。

(韩正笑着摆摆手:捧哏这活,还得您来。)

李:韩正说他只接总理,不接捧哏。

(众:吁—)

李:其实你们有所不知,韩正捧哏的水平,朝中无人能比。

习:哪倒不一定,我看黄奇帆就比他强。薄倒了他还没倒。

李:强中自有强中手。我看有一人比他强。

习:谁?

李:三朝元老,王沪宁。

习:不对。

李:怎么?还有比王药师更厉害的?

习:我呀!三朝元老。

李:哪倒是。习总从正定县县委书记干起,历经邓、江、胡三代。一步步走来,勇攀高峰。

习:他王沪宁给江搞了“三个代表”,再给胡搞了“科学发展观”,到我这里,没戏了。

李:王郎才尽。

习:所以我说,与我相比就差远了。

李:你当着大家面说说,你什么能耐啊?

习:三个自信。

李:自以为是、自欺欺人、自毁长城。信以为真、信誓旦旦、信马由缰。

习:我姓习不姓马。

李:真的?第一次听说。

两人鞠躬下台,表演结束。

(众:鼓掌)

030616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