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真的抓不到就抓姓贾的

习总日记(2016,3,17)

我指示国安部同志全力以赴查抓公开信的始作俑者,就是那封《关于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的作者。
快两个星期了,一无所获。

昨天我把有关人员叫来当面训斥并发表指示。我说:“实事求是办事,可能一无所获。迄今为止,证明了你们是实事求是认真负责办事的。我很欣慰。党有你们这样的同志,前途铁定光明,道路是否曲折便无所谓了。”

有关人员表情轻松。

“但是,”我话锋一转:“但是一无所获也可能是失职渎职办事不力的结果。”

有关人员表情顿时凝结。

我发表重要指示:“让我来告诉你们怎么做。姓真的没查到先查姓假的。”

有关人员之一:“报告习总,巧了。嫌疑者名单上,姓甄的没有,姓贾的倒是有一个。”

“那就先抓那个姓贾的。把他当真的抓。若最后真的抓不到,就把姓贾的当姓甄的判。”

有关人员问:“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这不是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吗?”

我恨恨地:“昨天有两会代表说我土包子。那么我就包子给他们看,发包子脾气给他们瞧瞧。你们不但要抓那姓贾的,还要抓更多人,逼出姓甄的来。只要真的一天不落网,就抓那些平时调皮捣蛋的,以解我心头之恨。”

有关人员之二:“哦,我明白了,习总是演劫匪抓人质,看真正作者会不会良心发现救苦救难自投罗网自首。二来也可以趁机打击报复泄私愤。”

我当场表扬了他们:“只能意会不许言传!”

当晚,嫌疑人在北京机场被拦截。我立即要求视频审讯。

习总:“小伙子,请问尊姓大名?”

小伙子:“免贵姓贾,贾宝玉的贾。虽贾但不假。单名也是个葭,真假的假,没了人性多了草寇。”

习总:“这就骂上了啊。知道为何拘留你吗?”

小伙子:“知道。”

习总:“不,你不知道。”

小伙子:“不就是为了那封《公开信》吗?”

习总:“是因为你姓贾。没想到你名字也是葭。”

小伙子:“真的抓不到只能抓俺姓贾的凑数交差。”

习总:“想多了。不是凑数也不是交差,是把姓贾的当姓甄的抓。反正抓真的也是抓,抓假的也是抓。除非真的自己冒出来,不然就把你当真的抓。”

小伙子:“习总您疯了不成?”

习总:“我能不疯吗?经济跌跌不休,政治内外交困,党内还不齐心协力同舟共济,急着要把我扔出去当替罪羊。我不疯能行吗?”

小伙子:“同情你。听你这么一说,我的遭遇也没什么了。”

关掉视频,我对有关人员说:“怎么样,搞定。他不但不怨恨,还会感谢党感谢我们。”

有关人员掐准时机拍马屁:“习总英明。”

心中得意话便多:“同志们,非常时期对老百姓狠点,避免妇人之仁切忌仁爱之心。驭民之术有一条写着,非常时期对付懦弱之民,要狠。能多狠就多狠,彻底打碎他们的自信和自尊之后,百姓便会像狗一样匍匐在你脚下。”

不知谁小声嘟哝:“双鸭山市煤矿工人欠薪闹事,抓领头人,同时每人发2000块搞定。”

“对,”我这最吼领导人吼道:“抓领头人,严厉打击敢于冒头者。借助《公开信》事件,乘机扩大打击,能抓的都抓。对‘最后领导人’事件当事人,不管有意无意,从严处理决不手软。”

鳩鵪漫畫:敌对势力恶搞习总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