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读党报|人民日报问“你是谁的人?”,到底什么意思?

今天的《人民日报》,在第四版发了一篇文章,标题就是“你是谁的人?”,很有意思。

谁的人1

文章以一个刚入基层单位的年轻人,被同事私底下问“你是谁的人?”为开头,说这位年轻人很郁闷:是不是进机关就得“选边站队”,非得成为“谁的人”?难道靠认真工作、正直为人就没有好的前途吗?

进而引出官场中圈子、派性的问题,文章说:

共产党的干部,究竟是谁的人,答案其实很明白。干部都是党的干部,不是哪个人的家臣……各级干部都要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加强党性修养,增强组织观念,自觉抵制“认人不认党”“拜码头不敬组织”的歪风邪气。

在周、薄、徐、郭、令已经落马的当下,在中共四级党委的换届之年,人民日报刊出此文,发出此问,究竟是什么意思?

杜宝俊从琅琊榜说起吧:

在琅琊榜中,六部尚书,分成两派,户部、礼部、兵部尚书是太子的人;吏部、刑部、工部尚书是誉王的人。

扶持靖王夺嫡的梅长苏,用“剪裙边”的办法,把太子、誉王的干将一一拿下:

兰园藏尸案,拿下了太子的户部尚书楼之敬;

杨柳心妓馆杀人案,一举拿下了誉王的吏部尚书何敬中、刑部尚书齐敏;

朝堂论礼,又拿下了太子的礼部尚书陈元直。

但是,到了最后,梅长苏却放过了兵部尚书和工部尚书。

特别是兵部,一开始还跟靖王作对,在私炮坊爆炸后,上奏折弹劾靖王违规挪用军资救灾。这是为什么呢?

太子被废、誉王谋反,靖王成为新的太子,作为废太子的人,兵部尚书李林每天提心吊胆,以至于在靖王传召后,居然还迟到了。

谁的人2

靖王给他派了一个差事,说“春猎时,庆历军作乱,可见京城周边安防有问题,你回去想想,牵头拟一个驻军调动及换防的改制方案,二十天后报给我。”

接到任务的李尚书,有点意外,也有点摸不着头脑,出去时正好碰到了户部尚书沈追,二人有了一段对话。

沈追:李大人。

李林:噢呵,沈大人。

沈追:怎么这幅脸色?是做错了什么差事被殿下训斥了?

李林:殿下倒没训斥,只交办了差事。

沈追:李大人,我们同僚也好些年了,我便多几句嘴,如今东宫里的这位,不是当年的太子,别老想着揣测他什么意思,会怎么对付你,既然交办了差事给你,尽力做好便是。倘再胡思乱想误了正事,那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二十天后,沈追告诉靖王:臣遇见了兵部尚书李林,见他一副精神百倍的样子,想必他驻军换防的初案,得到了殿下的首肯。

靖王说,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兵部尚书,对兵制其实是最了解的,抛开党争不谈,能力本是有的。那个初案没什么大问题,我让他再修改一下,就能呈报中书内阁核准了。

镜头切换到了苏宅,梅长苏将写有兵部、工部的木牌投入了炭盆。

谁的人3

管家不解,问:宗主,这两部的尚书大人,您还没有处置呢,为什么要毁掉啊?

梅长苏回答说:因为我不会动他们了,留着这两块木牌也没有意义,党争就像是一场噩梦,有些人会永远困死在里面,而有些人会醒过来。这两位大人,算是醒过来了。

谁的人4

在和沈追、蔡荃对谈时,靖王说,“无论以前是否参与过党争,只要有心悔过,我自会给他们机会。”

沈追为这个表态做了注解,说:

其实多数人在入仕之时,都有一颗济世报国、光宗耀祖的志向。只因为朝廷气象污浊,渐渐迷失了心智,随波逐流了。殿下在更新朝廷气象之时,肯为这些人留一线生机,实在是仁德呀。

沈追口中的“朝廷气象”,换个当下的词,就是“政治生态”。

2014年6月30日,中共建党93周年前夕,政治局集体学习,习近平说,“必须营造一个良好从政环境,也就是要有一个好的政治生态。”

杜宝俊看来,十八大后的反四风也好,从严治党也好,打虎拍蝇也好,其指向都是,刷新政治生态,营造一个良好的从政环境,改变劣币驱逐良币的不正常现象。

积习已深,非朝夕之功。在拿掉了搞团团伙伙的周永康、令计划后,2015年1月,习近平告诉中纪委全体委员,“重构政治生态的工作艰巨繁重”。

在习看来,“做好各方面工作,必须有一个良好政治生态。政治生态污浊,从政环境就恶劣;政治生态清明,从政环境就优良。”

而政治生态污浊的一个表现,就是门派朋党,从政之人不能以才干政绩胜出,而无能之辈,因为关系强,后台硬,却忝居高位。比如《太阳后后裔》里,姜暮烟这样能力强又敬业的医生评不上教授,走关系的那个垃圾,叫什么来着,却当上了教授。

谁的人5

所谓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说的就是这种污浊的政治生态。

比如琅琊榜中,一身正气、坚持原则的蔡荃在刑部靠边站,而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的齐敏,因为有誉王这棵大树,就能盘踞要津。

人民日报今天的文章也说:

“群臣朋党,则宜有内乱。”历史的悲剧反复告诫我们:结党必定弄权,弄权必定营私。

邓小平同志曾经说过,“小圈子那个东西害死人哪!很多失误就从这里出来,错误就从这里犯起。”

有些干部整天琢磨拉关系、找门路、抱大腿,热衷“圈子文化”,迷信“朝中有人好做官”,崇尚人身依附,污染了清爽的政治生态,更与“举贤为公”的宗旨严重背离。

这种山头主义者被毛泽东同志形容为“精神上被石头压着”,我们需要“替他们解开”。

要党性,不要派性;相信“成绩自己会说话”,莫信“大树底下好乘凉”;对味道不正的“老乡会”“同学帮”“战友圈”,洁身自好、敬而远之。

摆正个人与组织的关系,眼睛常往下边看,多琢磨事、少琢磨人,心存敬畏、手握戒尺,凭业绩说话,靠实干进取,干部成长才会按下安全的“快捷键”、驶入健康的“快车道”。

习近平曾说:

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

诛一恶则众恶惧,用一贤则群贤至。三年从严治党之后,在大换届即将启幕之际,人民日报发出此问,呼吁:

今天的共产党人更应该抛开无原则的纷争,卸下拉帮结派的包袱,努力把自己锻炼成为忠诚纯洁的战士。

这不就是沈追劝兵部尚书李林的一段话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