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行动影音资料库,[email protected]

文/ 李靜睿

賈葭是我的師兄,但我們並不怎麽熟,也從未在現實世界裏見過,特別是停用朋友圈之後,我和很多僅僅知道名字的人,其實斷掉了全部聯繫。

他在“騰訊大家”的時候,有一次偶然看到我給《經濟觀察報》寫的一篇諾曼·馬內阿書評,就來邀請我給他們寫專欄,我一直斷斷續續在寫,寫到他離開騰訊,去了端傳媒,又離開端傳媒,不知道到了哪裏。 現在,他失蹤了。

下面這篇小說《失蹤》寫於2014年年底,為當時失蹤的好友而作,但我當然期望它有更持久的價值。後來它被翻譯成英文,英國的譯者問我,裏面“法定失蹤”這個概念,是不是從諾曼·馬內阿那裏獲得的靈感?我佩服她的眼光,的確如此,在小說《巢》中,諾曼·馬內阿用一個詞形容羅馬尼亞人在齊奧塞斯庫治下的生活:“法定幸福”。而當年賈葭看到我的那篇書評,正是介紹《巢》,時間和局勢造就了這些不可言說的巧合,他的當下,就活在這個被諾曼·馬內阿啟發的概念之中。

這個公眾號開通了三個月,有九千個粉絲,更新了好像十篇文章,今天下午才剛剛開通了原創保護,在此之前的兩篇推送,因為加了轉賬二維碼,我有兩千多塊錢的收益。決定發這篇的時候,我內心有所猶豫:會不會這麽一發,這個公眾號就這麽沒了?畢竟蕭瀚已經被刪了三個號了,而重新開通一個,真的很麻煩。

但我迅速制止了自己,當別人已經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價時,我不允許自己為這麽一點點利益和恐懼猶豫。前一篇更新的最後,我引用了安·蘭德的

名言:“他使我相信,人為什麽不能把世界讓給他所鄙視的人。”

小說《失踪》全文網址按此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最新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