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膑|我不接受这个说法:问题疫苗流向“农村偏远地区诊所或接种点”

微信公号:Story(ID: zhanbinstory)

640
截图来自凤凰网新闻《食药监局官员:中国疫苗监管体系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疫苗事件终于有了新闻发布会,领导们想尽办法解释,以让“恐慌”降低。没有了恐慌就没有了追问,世界就和谐了。这不仅仅是上层世界的方法论,也是广大底层与之长期合谋的默契。

对于疫苗一事,原本确实没有写公号文的意愿,因为“信息量太少”,尤其有效信息量。所以,只是在朋友圈写了一段,转述这里:

关于疫苗,我觉得:

  • 打疫苗就是应该,这是科学。疫苗有几率出问题,很小的几率。
  • 但中国什么事儿都可能发生,就很麻烦了,安全性变得完全不可评估。
  • 这个疫苗事件公共性太强,但是来龙去脉的信息太少,但就是国家失职。
  • 疫苗是产业,这个应该是公共化的产业,不能是遮蔽起来的产业。
  • 在没有惩罚国家管理人员的情况下强化管理只是个说法和一轮折腾。

至于和菜头和王五四资深网红们的口水仗,我显然是两边都认同的:左边是确实缺少有效信息和资讯误导;右边但确实是老百姓也只剩下恐慌的权利了。

如今,新闻出来了,“恐慌”就被消除了!或许真的会被消除!因为发布会内容来了,在凤凰网的文章《食药监局官员:中国疫苗监管体系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点击原文可看)里,赤目惊心的看到这样一句小标题:

问题疫苗流向哪里? 农村偏远地区诊所或接种点

具体内容如下:

李国庆说,一些疫苗接种机构与疫苗贩子和经营企业长期勾结,将容易在最终消费环节出现库存积压甚至过期的二类疫苗在临近有效期结束时低价甩卖给违法分子,再由违法分子通过借用经营企业资质、虚构购销流向的方式销售到有需求的地区和单位,特别是管理薄弱的农村偏远地区诊所或接种点。

所以,全互联网追问的问题,只要它属于“农村偏远地区”的问题,就不再是互联网的问题,也不再是互联网上的白领妈妈们的问题,不再是“利益关联者”的问题了,它只是“农村偏远地区”的问题。

世界清净了,因为“农村偏远地区”不仅仅是社会底层,而是社会底层的最底层。它天生就应该是被踩踏和伤害的,或者它原本就不存在。没有人会为他们发声音、愤怒和讨伐,这是我们每个人心知肚明的,当然,上面的人也心知肚明。

对这个事情,我们大家都说了,最关键的问题、必须知道的问题、上面必须给我们解答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问题疫苗到底去哪里了?好,现在算是有答案了吗?然后,你们会继续追问吗?你们会继续追问:问题疫苗到哪个农村偏远地区了吗?经纬度和村子的名称是什么?

其实你知道的,我们有能力抵达祖国大地任何一个小角落。但是你永远得不到真实,尤其是你并不想为“农村偏远地区”寻求真实。

只要有一寸不真实,那么就不存在任何真实。

愤怒太多,以至于没力气愤怒了。我只是最后哀鸣一句,我想说:

我不接受“问题疫苗流向‘农村偏远地区诊所或接种点’这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