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期间和新华社记者在新闻发稿中,误将习近平写成“中国最后领导人”,新加坡传媒指涉事的编辑李凯面临停职。图为习近平出席人大闭幕会议。(法新社图片,2016年3月16日)

两会期间和新华社记者在新闻发稿中,误将习近平写成“中国最后领导人”,新加坡传媒指涉事的编辑李凯面临停职。图为习近平出席人大闭幕会议。(法新社图片,2016年3月16日)

新加坡传媒指,因将习近平写成”中国最后领导人”的涉事新华社编辑,被以犯政治错误而遭处分,多名责任人被连坐。但该篇报道随后亦消失于公众视线。两会刚结束,期间中国钳制媒体现像更加严重。有网友透露,中国知名媒体人贾葭准备飞赴香港失联,疑与国内无界新闻发布“公开信”有关。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报道,中国官媒新华社日前在报道中误把国家主席习近平称为“中国最后领导人”,该事件旋即被多家中外传媒报道。新华社随后已急删改该则原始报道,但此事已被认定为政治错误,涉事编辑李凯面临被停职、撤销发稿人资格,其作为预备中共党员资格也会被取消。

联合早报网的报道称,新华社内部调查后倾向认为,导致错误的原因是发稿编辑在改稿时,以拼音输入法输入「最高」(ZG)时,手误输入了「最后」(ZH),而在键盘中「G」右边就是H。

该报道还称,涉事编辑为1992年入职、现年48岁的李凯,他曾在香港做过驻地记者,去年获升为新华社对外部港台发稿中心主任,此前曾长期担任两会新闻报道的发稿编辑。新华社高层将是次错误定性为“”、“影响恶劣”。该社对外部领导和分管领导,也分别被依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进行不同的责任追究。

报道还引亦知情人士称,新华社原驻冰岛的记者黄晓南于全国两会期间返回中国,本月11日从家中堕下,自杀身亡。据报警方调查指是“抑郁症导致”。但联合早报网就该事件的报道很快被删除。

而国内维权人士王茘蕻周三在推特表示,中国知名媒体人贾葭周二(15日)下午从北京前往机场准备飞赴香港,过程中失联,事件疑与无界新闻发布“公开信”有关。

要求匿名的中国媒体人告诉本台记者,根据党对媒体的管控模式,这个处分属轻的。负责媒体审查的中宣部规定,写错国家领导人的名字,都会被作为重大政治问题,除非被涉及的当事领导人亲自表示赦免,当事记者才可能免于处分。

他说:这个事件不就是一个事故嘛,没校对清楚,大意了呗。停职不算什么嘛,这个处分在圈里不算狠啦,其实已经算很简单的了。人民日报也错了一个,把包子(中国民众对习近平的戏称,因为其曾到庆丰包子店吃饭显示亲民)的名字写错了,也是这种打字错误。中国是这样的,中国是首先新闻事故它是从政治意义上来说的。错别字是错别字,上面给一个小罚款啊,或者警告之类的。所谓的事故,指的就是政治上造成重大影响的这种失误,是这么一个概念。国家领导人的名字是典型的政治问题啊,重大问题啊。

此外,宣传部还要求对领导人的图片的使用,以及出现多个官员时按照职务排名的顺序,都不能出错,否则编辑和记者都会被追究责任。

随著中国加紧对媒体的管控,刚结束的两会期间,媒体无法公开报道敏感问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在接受财新传媒采访时,表达了对言论空间被压制的担忧,被称为是两会少有的“好声音”,但该稿件迅速遭删除。但他并未因此禁言,周三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 专访时表示,一个社会如果只听一种声音的话,那它很容易犯错误,避免错误的一个很好的办法是让大家都来说话,让他们能够看到全面的情况。

据知情人表示,财新对蒋洪的采访,引起了《纽约时报》的关注,导致压力陡增,最后多篇文章被删除。但删文的指令来自何方,记者都不知情。

她说:主要是因为《纽约时报》报了嘛,因为纽约时报是把它做成了一个阐释,它直接说是财新的一篇文章,我觉得中文版没有那么强的意思。这个应该编辑他知道吧,我们真是没法知道,因为他不需要通过我们,就说你们这个事情不要转发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一名编辑则拒绝了采访,他表示,这只会导致他们的言论空间更窄。此外,当事人蒋洪教授,则一直没有接听电话。

另据科技网周三报道,该媒一记者仅仅因为问了军工企业代表一个问题,结果遭其公开的威胁,该代表称,“涉及军工企业的,不能随便写”,还公开威胁,他已经记下了记者的证件号码,小心有关部门把记者抓起来。但科技网的报道没有透露系何企业以及该代表名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最新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