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30e6ab27faaaa

一个重磅泄密案又在国际舆论中炸开了。一家在巴拿马注册的名为莫萨克-丰塞卡的律师事务所被指专门办理用来洗钱避税的离岸公司,他的1150万份秘密文件被匿名者交给德国《南德意志报》,据称经过300多名世界各国记者一年的“调查整理”,于北京时间4月4日公之于众,轰动了世界。

西方媒体迅速从这份1150万份文件中“大海捞针”出有新闻价值的那些内容,非西方国家领导(包括已下台的)成为最受关注的被打击对象,而其中俄罗斯总统普京一“密友”洗钱10亿美元的爆料尤为突出,西方媒体或明或暗将此称为“普京洗钱”,并同时挖出涉及普京的其他“丑闻”。

西方国家也有一些名人中枪,但最不得了的算是冰岛总理夫妇在海外有个大账户。这对夫妇的影响力与普京相比,以及他们“有海外大账户”与普京被疑在海外“巨额洗钱”的指控比起来,都不是一个重量级。

最近几年连续出了维基解密、斯诺登爆料及这次的“”泄露,这些时间最靠谱的大概是斯诺登爆料,因为它是真人举证。此外维基解密总还有个网站负责人。最新的“大泄密”是谁干的都不知道,而这些材料的政治指向一开始就从大量碎片中形成基本轮廓,这很耐人寻味。

总体看,西方主流媒体把控着每一次爆料的“分析阐释权”,美国政府在这当中的影响力十分显著。对美国不利的事情,即使曝光出来也能大事化小。对普京这样的非西方领导人,只要“有爆料”,假的也会被当成“疑似真的”。

因此互联网时代来自基层的这种“大泄密”,对欧美有顶级影响力的机构和精英来说大体是安全的,对“西方”更伤害不了什么。从长远看,它会成为西方意识形态联盟“顺势而为”,打击非西方世界政治精英和关键组织的一种新手段。

从情报学上说,在一大堆“真材料”中加一些假材料,而后者又被媒体“挖掘出来”,网络泄密的不断发生使这样的“精确打击”成为可能。如果西方情报机构不这样玩两手,那么它们实在善良得让人摸不着头脑。

西方有大量不同利益体组成,它们在很多时候并不和谐,彼此的摩擦经常发生。但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它们仍然是相当紧密的同盟,这大概已是现代“西方”概念的基础。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该贬谁该褒谁,不同西方国家的舆论有相当高的一致性。

西方主要情报机构对非西方目标打舆论战可谓得天独厚。他们可以做得对普通人来说神不知鬼不觉。他们如果不这么干,情报学恐怕就要改写。

断言某一次“大泄密”真假或者其中的某几件材料是情报机构塞进去的,都是一种冒险。但是有一点可以大致预见:如果这种“大泄密”总让西方主要国家在政治上难堪,那么它们一定持续不下去。如果这种事情的效果是让非西方的关键人物,尤其是让西方的公开对手遭到打击,那么它们就会一轮又一轮的发生下去。

至于有人质疑,为什么那么多世界名人和与他们关系密切的人会把隐秘信息交给同一家律师事务所,这是非常枝节的问题。能够偷出1150万份文件或者编出1150万份文件的力量,肯定非等闲之辈。一般人跟这样的力量较劲,非得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