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楠:被遗忘的人——中国精神病人生存状况

医院外面才是精神病院,而真正的精神病院里面倒像教堂、寺庙、修道院,极为宁静。——吕楠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上午11.58.52

▲  天津 1989

这是一个盲人患者。当他感到有人在他面前时,便会重复说:“他们欺负我。”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上午11.59.22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上午11.59.29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张树华(右), 38岁, 住院两个多月, 由于没人帮她翻身和擦洗,屁股上的褥疮已有拳头般大小。拍照十天后,她死于医院。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上午11.59.35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上午11.59.41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从1989年开始,吕楠用15年的时间完成了他恢宏如史诗般的“三部曲”:《被遗忘的人-中国精神病人生存状况》、《在路上-中国天主教》和《四季-西藏农民的日常生活》三个系列作品。这三部作品“仿佛象征了人类今天的精神状况,象征了吕楠期望的人类伟大精神的复归”(栗宪庭语)。 15年,吕楠如苦行僧一般生活、工作和学习,他坚信“好东西是在沉默中完成的”。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上午11.59.46

▲ 精神病院 黑龙江 1989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上午11.59.53

▲ 精神病院 北京 1989

女孩,11岁。由于缺少儿童病房,中国绝大部分儿童患者只能同成年病人住在一起。这些成年病人不仅不会照顾他们,有时还会打他们。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上午11.59.59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0.06

▲ 家庭  北京 1989

张夏平,27岁,云南人。北京办画展期间住在朋友家,画展闭幕当天精神病复发,朋友认为她装病要赶她出门,“人们应当理解我,我是个病人。”她哭着说。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0.12

▲ 精神病院 北京 1989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0.20

▲ 家庭 四川 1990

谢致梅(右)一家四口,妻子(左)及二个孩子都是精神病患者。照片是他死去的儿子,而躺在医院破屋里的女儿谢群英已奄奄一息。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0.28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0.35

▲ 家庭  四川 1990

陶世茂,22岁,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寒假回家首次发病,杀死母亲,打伤父亲(左)。恐惧的家人把他关进石头房。每天为他送饭的是最疼他的85岁的奶奶。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0.42

▲ 精神病院 贵州 1990

医院没有院子,病人白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斜坡上度过。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2.13

▲ 精神病院 黑龙江 1989

打扑克的患者,输的一方要接受顶枕头的处罚。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2.19

▲ 精神病院 陕西 1990

1989年到1990年,吕楠跨越十多个省市拍摄了他“三部曲”中的第一部:《被遗忘的人-中国精神病人生存状况》,以全景方式关注了中国精神病人的生活,不仅是医院,吕楠还拍摄了家庭中,以及流浪中的病人。在吕楠的照片中,这些精神病人从被社会妖魔化了的概念形象中复活,重新变成多种多样的,活生生的,有着所有人都具备有的喜怒哀乐、爱恋和亲情的正常“人”。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2.26

▲ 精神病院 四川 1990

谢致梅的女儿谢群英,24岁。她家付给医院的住院费已用完,医院便把她从正式病房搬到这间废弃的屋子,她的生命已奄奄一息。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2.32

▲ 精神病院 天津 1990

她不会说话,警察3年前街上捡的。她有破坏欲,医院不能提供衣褥,一天大部分时间她都躺在地上,确切说是躺在自己屎尿混合物上。半年后死在医院。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2.40

▲ 精神病院 广西 1990

这是医院的重患者病房,这样的病房在这有十几间。23岁的周举铎,住院已超过一个月,但从没有离开过13号病房。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2.47

▲ 精神病院 云南 1990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2.54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万有胜,40岁,小学美术教师,墙上挂的是他画的雷锋像。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3.06

▲ 精神病院 天津1989

陈金铭,45岁,住院已有五年。二十年前在家里发病时长时间待在雪中,部分手指和全部脚趾被冻掉。

此前,这组照片从未在国内完整的发表过,但它仍然引起巨大反响,上世纪90年代初,这些照片经过各种途径流传,影响了一批年轻的中国摄影师。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3.12

▲ 精神病院 洗澡的病人 天津 1989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3.17

▲ 家庭  贵州 1990

贾文英,39岁,她的丈夫二个月前去世。现在,她和女儿以乞讨为生。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3.23

▲ 家庭 四川 1990

王建国,40岁,患病已超过20年。他唯一的依靠是81岁的母亲。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3.28

▲ 精神病院 四川 1990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3.34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韩民,36岁,住院已6年。他父亲把每月收入的一半支付其住院费。近日,韩民的哥哥被查出肝癌。“我都不知道该救哪一个好了”韩民的父亲叹息道。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3.40

▲ 精神病院 黑龙江 1989

为室友画画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3.45

▲ 家庭 贵州 1990

唐明季,45岁,丈夫于九年前去世。家里的门窗已被她取下用于取暧做饭。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5.11

▲ 家庭 云南 1990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5.18

▲ 精神病院 北京 1989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5.24

▲ 精神病院 黑龙江 1989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5.29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5.35

▲ 精神病院 天津 1989

孟兆兰,66岁,住院超过十年。因肥胖医院没有适合的衣服,她左半身偏瘫已6年,为她擦身的是和她一样的病人。“为我照张像吧,”她说:“我快要死了。”

而吕楠的影像中,虽有视觉冲击的画面,但是摄影师却没有刻意营造不安、可悲、恐怖的景象。相反他在实际接触过病人后,着力于展现病人们真实平凡的一面,在今天看来或许你会觉得很合理,但是在25年前这些影像深深影响着后来者。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5.46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5.52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5.59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6.06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6.11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6.16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6.22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6.29 Screen Shot 2016-04-05 at 下午12.06.35

新闻数据显示,目前全中国有超过一亿的精神病患者,撇除政治问题,如上访者被关进精神病院、社会对于有关疾病的教育与治疗等仍需要继续关注。在摄影师的镜头下,展现了这些病人的真实面目和处境。

2016年4月5日, 11:57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