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tin
普京儿时玩伴、亿万富翁Arkady与Boris Rotenberg兄弟;普京密友Sergey Roldugin(国际调查记者同盟“专题网页截图)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时代巴拿马文件专题

俄罗斯宣布成立国民近卫军,总人数或达40万,直属总统普京领导,受到西方舆论充满恶意的解读。俄罗斯经济面临困难,对俄政治不稳的猜测总是会因为各种原因大量涌出,而普京成立国民近卫军被西方舆论看成俄面临严峻国内政治挑战的信号。他们给这支即将成立的部队编了个绰号:普京近卫军。

普京除了被西方称为“独裁者”,现在又被描述成疑似在境外有数十亿美元,并通过友人打理、洗钱的非法财富拥有者。他高度担心个人安全,“惶惶不可终日”,因而匆忙成立只效忠于他本人的“近卫军”。西方舆论一块一块地拼凑了这样的画面。

普京在俄罗斯保持约80%的高支持率,但在西方舆论中他几乎成了与卡扎菲、萨达姆有一拼的“恶魔”。西方的精英们似乎要置他于死地而后快。俄罗斯作为国家同样是个悲剧。苏联早就解体了,俄也接受了西方选举制度,但俄在西方的形象依然很糟糕,西方当年对苏联的仇恨差不多原封不动地转移到了俄头上。

要说俄罗斯的民主“不彻底”,那么同是原苏联一部分的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多个新生国家都是威权体制,他们的强人政治色彩远高于俄罗斯。但西方对它们是大体采取了友好、包容态度,只有俄罗斯永远让西方看着不顺眼,怎么看怎么像普京的“专制帝国”。

如果从缓和与西方矛盾的角度看,莫斯科显然是非常失败的一个例子。他先是交出了波罗的海三国,然后整个苏联分崩离析,经历了共产党下台的颠覆性变迁,付出了极其昂贵的社会代价。但站在莫斯科的位置向西看,俄从北约得到的仍然是敌视,而他们可以用来对付敌视的资源和工具却所剩无几。其中的一部分成为西方战利品,被反转用来对付俄罗斯。

根本原因是,今天的俄罗斯依然是个大国。他的国土仍横跨欧亚9个时区,人口1.4亿。最重要的是他继承了苏联的核力量,至今仍是能够“在十分钟之内摧毁美国”的唯一国家。

西方国际政治学首要看重力量规模,而非这种力量在短时期里多大程度是善意的。俄罗斯的超级军事力量继续提供了让美国和欧洲不安的理由,使它们无法像欣赏前苏联其他碎片那样欣赏俄罗斯,帮助它融入西方主导的世界。

从彼得大帝时代起,融入西方就是俄罗斯人的梦想,但是他们屡受挫折。普京的一些强硬政策可以看成是叶利钦那一轮融入西方失败后的反弹。这种反弹既有情绪上的,但更多是重新构筑防线的急迫布置。

西方体系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开放,它的利益中心是相对固化的圈子,新的外部力量很难融入并实现利益分享。日本也没成为完全“西方国家”,它更像是美国军事占领之下的“亚西方”。俄罗斯带着那么多核弹头试图做西方圈子里的平等成员,更加不可思议。

俄堪称是大国讨好并追随西方、被整得很惨不得不重走自己路的沉痛案例。然而俄罗斯的全面恢复有一定困难。西方对它敌视和压制似无尽头,而俄现有的经济实力和舆论能力支撑对西方攻势的抵抗则显得勉强。俄罗斯形成了以军事力量为中心的国家力量结构,民生质量与能源价格的关系过于紧密,抵御外在风险能力因此也比较脆弱。

大国必然面临地缘政治竞争,因而在西方体系之外做大国是蛮艰辛的事情。美国削弱其他大国是情不自禁的,西方的长期发展为这种削弱储备了大量资源和手段。任何非西方大国崛起都需经历一轮又一轮的全方位考验和洗礼。

中国已经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或许不能指望今后将越来越顺利,相反,越来越成为西方体系“排他性反应”的焦点更有可能。我们恐需对此做好充分思想准备。

以下评论由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

@沈_来:二人转也叫选举?百分之八十的支持率?朝鲜也是选举,支持率还百分之百呢。

@刘锦棂:普沙皇那也叫接受了西方的选举制服?

@横釖立马刘:环球报又在洗地擦地板辛苦了

@男低音A:人家一个,我们一窝

@Hermit航哥:这个事 人家俄罗斯最起码坦然面对,美国只整俄罗斯自己吗?中国涉及的 我们自己屁都不敢放,网络全给屏蔽了,还有脸评论别人,脸往哪放?

@贰零贰肆:别说了,满眼都是泪,,日你大爷,胡编,问候你八倍祖宗

@我就想吃饭:连作者名字都不敢写,可见你们都心虚

@dahacheng_bg1:自己实行的假民主还怪别人真民主。真是没有出息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