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习近平要革李克强政府的命

习总日记(2016,5,19)

5月16日上午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三次会议,分别研究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工作。我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综合研判世界经济形势和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作出的重大决策,各地区各部门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决策部署上来,重点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不能因为包袱重而等待、困难多而不作为、有风险而躲避、有阵痛而不前,要树立必胜信念,坚定不移把这项工作向前推进。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全社会大力弘扬勤劳致富、艰苦奋斗精神,激励人们通过劳动创造美好生活,不断提高生活水平。

副组长李克强不高兴了:“习组长的四个‘而’分明在说我吧。我们国务院没有等待,没有不作为,也没有躲避,更没有不前。”

我说:“经济运行的总体态势符合预期,有些亮点还好于预期。但经济运行的固有矛盾没缓解,一些新问题也超出预期。很难用‘开门红’‘小阳春’等简单的概念加以描述。”

李克强反驳说:“我认为第一季度经济运行平稳、结构优化、民生持续改善。通俗来说称得上‘开门红’‘小阳春’。”

我指出:“综合判断,我国经济运行将是L型的走势。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

李克强不同意:“我认为将会是U或V型走势。”

我认为:“退一步为了进两步。我国经济潜力足、韧性强、回旋余地大,即使不刺激,速度也跌不到哪里去。希望你们保持战略定力,多做标本兼治、重在治本的事情,避免用‘大水漫灌’的扩张办法给经济打强心针,造成短期兴奋过后经济越来越糟。”

李克强针锋相对:“我认为采取适当的财政政策刺激经济是必须的。近年来,面对持续下行压力,宏观决策保持战略定力,保持宏观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没有搞强刺激和大水漫灌,而是创新宏观调控,实施区间调控、定向调控、相机抉择、精准施策,保证了国民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我提醒道:“对一些经济指标回升,不要喜形于色;对一些经济指标下行,也别惊慌失措。”

李克强表示不满:“这是对国务院所有工作人员的侮辱。我们有权利对自己的工作成绩自豪欢呼,有责任对经济下行状况作出积极反应。”

我不以为然:“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供给侧是主要矛盾,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加强、必须作为主攻方向。需求侧起着为解决主要矛盾营造环境的作用,投资扩张只能适度,不能过度,决不可越俎代庖、主次不分。”

李克强自负地:“适度扩大总需求是我们的既定政策。至于如何掌握‘度’,国务院比任何部门任何人都清楚,谢谢关心。”

我发出警告:“树不能长到天上,高杠杆必然带来高风险,控制不好就会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导致经济负增长,甚至让老百姓储蓄泡汤。”

李克强力辩:“各项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亮点纷呈,是改革发力、创新增力、转型给力、政策助力、预期蓄力综合作用的结果。”

我批评道:“‘五大任务’是一个系统设计,每项任务都很吃重。从具体操作看,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

李克强辩解道:“今年以来,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不断深化,投资审批制度和商事制度改革步伐加快,事中事后监管持续加强,‘营改增’有序展开,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积极推进,市场主体的潜力和活力得到有效激发。一是市场主体大幅增加。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边际效应开始显现。三是企业效益增长。”

我亮出重点:“国务院要更多地减少行政干预,让市场机制更多地发挥好决定性作用。但“解铃还须系铃人”,减少行政干预离不开政府自我革命。那些本身没有行政干预、市场机制发挥较好的领域,就别再去指手画脚了。”

李克强质问:“不知习组长要国务院怎么革自己的命?挥刀自宫?把政府权力都交给各个以习总为小组长的中央领导小组吗?”

我表态说:“我倒是想啊。今天提醒这些,是不愿看着国务院在经济管理政策制定上犯错误走邪路。党领导一切,党领导政府天经地义。我作为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更有责任对国务院的工作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

李克强应对道:“国务院坚决拥护党中央的领导,认真听取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副组长和同志们的意见批评和建议。我们要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策部署和《政府工作报告》总体安排,适度扩大总需求,坚持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注重把握重点、节奏和力度;坚定不移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着眼于矫正供需结构错配和要素配置扭曲,全面落实“三去一降一补”五大重点任务;注重引导良好发展预期,增强各方面对经济发展的良好信心,全力抓好政策落实,积极释放改革红利,努力巩固积极变化,促进经济稳中向好,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为‘十三五’规划开好局、起好步,促进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发展迈向中高端水平。”

张高丽劝说道:“你们第一第二把手针尖对麦芒,使我们无所适从。若是让西方敌对势力知道了,还不笑痛肚皮。以前是两条路线斗争,现在也是两条路线斗争,只不过换成经济政策路线。我以为,条条大路通罗马,经济怎么搞都可以。文革十年即使如此,日子还不照样过?二位何必吵得惊天动地将相失和?”

我不愿意听这种话:“你说清楚,谁是将谁是相?”

张高丽涨红了脸:“不是将相是什么,你还想当皇帝?”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

2016年5月19日, 11:26 上午